玻璃少年(1)
  每次回到家,穎淵總是會帶回一堆的水晶、玻璃飾品,裝飾他的房間。而這些家,不管是原生的,或是賃居的,都一樣。門前有用五色水晶和鈴鐺串成的「風水簾」──並不是因為他信風水,而是「風水簾」是他上飾品店時,店員給的名號──其他還有用水晶珠串成的熊、兔子、貓等動物,擺放在房間各處的水晶球,以及放置在床頭的「水晶休息室」,也就是一個裝滿了玫瑰色粗鹽的長木盒,專門擺放他的水晶手環。至於玻璃飾品,那可更是不計其數了,有杯墊、造型杯組、空心的鯨魚(裡面放了三顆極小的骰子)……種種式樣,擺滿了房間,同時,還穿插了造型幾隻可愛的大小布偶。
  而房間的佈色,則是以極淺的藍色為主色,至於家具用品,則一律套上藍色或紫色的布套。

  這就是他的房間,永遠晶瑩且閃爍著寒涼的光輝。只要是在夏天在裡頭休息,總會感覺到絲絲涼意──是房間本身散出的,而非冷氣。「這就是我的水晶宮啊。」穎淵總是這麼說,「在房間裡,感覺就像浸在水裡頭一樣舒服,你們不覺得嗎?」
 
  確實是很舒服──因為他的房間總是散著幽香,儘管他從未擺設任何香品,但是整齊的擺設、若有似無的香味、還有晶瑩的裝飾,總讓人以為是進到了哪個龍女的房間中,竟不帶有一絲男兒的陽剛。而他的性格,卻也如同這個房間。
 
  一天,當穎淵在一年回來一次的屏東故居整理房間時,在滿是花箋的抽屜深處找到了一只小紅盒子。這個盒子,他沒見過──或許該說,他曾經見過,只是在上了大學、鮮少返家後,他對這個家中的許多細碎東西的擺設位置,早已不甚清楚,對很多東西,也早已不復印象。而這個盒子裡頭裝的是個陳舊的、以玻璃製成的葡萄墜子,上頭用一條紅線穿過兩片黯淡綠葉中的孔洞。而這個墜子,因為陳舊、沒人配戴,也顯得毫無生氣,應該是紫色的晶瑩果實,已被深色的時間染黑,而上頭的兩片綠葉中的一片,也缺了一角。
 
  是何時買的呢?又是何時缺的角呢?穎淵自知,這絕不會是近年所買的東西,因為他不會戴這種項墜,而且他絕對不可能讓自己所買的飾品有任何的缺口──因為要就是完好如初,否則就是因故摔個粉碎。

  他把這個項墜放回盒中,繼續整理房間。邊整理,同時也邊思考這個項墜的來歷。但是幾經回想,穎淵就是想不起它的來由,只好拿下樓去,問母親是否知道這個東西。
 
  「這個我怎麼會知道呢?你的東西都是你自己買的,我也不會去動你的房間啊,誰知道你會買什麼啊?」他的母親如是說。「但是這個東西看起來這麼舊了,不會是我這幾年買的東西,應該是更久以前的東西了吧?感覺至少有八年以上了。」他把項墜拿出來,對著燈光,「妳看,都沒有光澤了。」
 
  「哦……這個我想,應該是你抓周時抓的東西啊。其實還有一隻筆,只是不知道放去哪了,以前搬家後就沒再看到了,就只有這個留了下來。至於為什麼會在你房間裡,大概是我以前在整理我的化妝臺時,想說這是你的東西,才會放到你房間裡吧?」
 
  「原來是這樣。」他轉了轉這個墜子,看它與紅色的繩子在空氣中畫成的紅黑圓圈,一路走回房間。「原來這是在周歲時抓到的啊?那我會這麼喜歡這些水晶玻璃,應該也是在那時──或是在更早的時候,就喜歡上了吧?讓我的人生,永遠脫離不了這些璀璨耀目的石頭。」
 
  雖然耀目,但卻也冰冷又易碎。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Copyright © ◆◇…聆聽風的聲音…◇◆.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