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失
  我在手腕上重重地劃上一刀,看著暗紅色的鮮血從傷口湧出,染汙了白細的手臂、心愛的衣服、家中的地板,接著昏厥。
  我究竟昏睡了多久,並不清楚。但是醒來的那一刻我就知道,我沒有因此死亡--雖然傷口隱隱作痛,白色的紗布上被滲出的血暈染成深茶色,並不時飄出鐵鏽味。
  「雖然出了很多血,但還好傷口不深,所以沒有失血過多的問題,只要休息一陣子就好了。」A說。似乎是他將我送來醫院的。「但是請你不要再做這種事了,你知道這樣做會讓我們很困擾嗎?」
  「喔。」原來對你來說,我真的是個困擾?
  但之於我,的確困擾,因為我不知道該如何讓自己的時間以正常的方式迅速流失。因為我不管如何操演死亡,能夠發現的唯有一件事:那就是我的生存意義在一次又一次的清醒中,隨著點滴、營養劑與血液的輸送,流向空洞殘破的軀體,卻又不定時地流出體外。
  「吶,」我無力地看著A,「那些流進我身體內的東西,究竟流往何處了呢?」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Copyright © ◆◇…聆聽風的聲音…◇◆.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