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戀
  他的雙眼總是注視著那個總是坐在他斜前方、穿著水藍色襯衫的人。有時對方會轉過身翻動袋子內的物件,因而彼此相視微笑,但兩個人並沒有因此說過話。
  「真想他說話啊……」但,該說什麼呢?突然上前攀談感覺很冒昧啊。
  「不知道怎麼開始?什麼啊!你到底是活在什麼時代的人啊?想和他交朋友就主動點啊!主動!你知道這兩個字是什麼意思吧?」一次向朋友說起這件事,卻反被回以白眼,「我管你是害羞還是怎樣,總之想認識他,不管用什麼方法就是要搭上關係啊!」
  「可是我真的不--」
  「沒有什麼知不知道!只有敢不敢!給你一個星期的時間自己想出辦法並且實行,不然就別來問我!」
  當晚,他思考了一夜,終於想出了覺得可行的方式。

  於是隔天在對方出現之前,他放了一張粉紅色底、印著蝴蝶花樣的信箋在那人固定的座位上,並用一盒酒心巧克力壓著。
  他看著那人好奇地打開信封、撕開巧克力的包裝,緊張地抓著自己的頭髮,直到看見那人吃下巧克力,嘴角微微上揚。
  「看來他很喜歡呢,太好了!」
  突然,他想起一件事,讓他雖然放心、卻又懊悔。
  --因為他忘記在卡片上寫自己是誰!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Copyright © ◆◇…聆聽風的聲音…◇◆.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