逼婚
  「噯喲,阿姨跟妳說啊,這個男人企業經營相當成功,家財萬貫,又有車有房。雖然沒有父母雙亡,但是父母的個性都是不錯的,絕對不會為難媳婦的。而且他們家的財力,足夠讓你過著少奶奶的生活。而且他們家也沒有傳宗接代的壓力,所以絕對不會逼迫你生孩子的!而且最重要的是,你要是嫁過去,還是可以維持和現在一樣的生活。」穿著紅色綢緞鑲藍色蕾絲邊套裝的媒婆口沫橫飛地對著她介紹這個男人,「這麼好的男人、這麼好的機會,現在要去哪裡找啊?而且你們家的家境雖然過得下去,但有時不是也覺得過得很吃力嗎?所以就快點嫁過去吧,不要再考慮了!當個少奶奶有什麼不好呢?如果要嫁的話,快點跟阿姨說,我要回去跟他們家回報了。」
  女人靜靜地喝了口茶,放下茶杯,對於媒婆的強力推銷並沒有太多反應,只淡然地看著媒婆。
  「照片呢?我連他長的是圓的扁的都不知道,是要怎麼嫁?」
  「阿姨看過的,妥當的啦,正港的一表人才呢!他長怎樣,妳嫁過去就知道了啊。而且結婚嘛,重點還是要過生活,長得怎樣又如何呢?」
  「個性呢?我沒有跟他見過面,也沒說過話,對他可以說是一無所知,怎麼知道我和他的個性適不適合一起過生活?又怎麼知道結婚之後會不會出問題?」
  「溫文儒雅、對人和善,保證不會打罵老婆的啦!放心放心,阿姨跟妳拍胸脯保證!」說著,一隻戴著金色手鐲與許多珠寶戒指的手拍在胸口上。
  「妳保證?妳拿什麼保證?生命?財產?還是--」
  「女兒啊,別這樣,好好地讓人家說嘛。」女人的父母拉了拉女兒的手臂,隨即又對媒婆陪笑臉,「啊,歹勢啦。我們女兒憨慢說話,望媒人婆不要介意啊。」
  「哪有這種話,年紀這麼大了還沒嫁,擔心自己的未來翁婿也是理所當然的啊。放心放心,我不會介意的。」媒人婆搖搖手,又轉過頭來對著女人說,「不要再考慮了,快點下定決心吧,阿姨要去跟他們說了。」
  「先見面再說。」女人又幫自己倒了一杯茶,一飲而盡,「沒見過面,沒有深入了解,我是不會答應的。」
  「女兒妳怎麼可以--」
  「就是說啊!這麼好的人、這樣的身家,現在有多難找啊!能過好生活比較重要,管他是老是少、是美是醜、性地好還壞,通通都不是問題啦!」
  「就是啊。想當初我和你阿爸還不是這樣認識,然後結婚生下妳的!」女人的母親著急的說,「而且妳也不想想自己都幾歲了,三十三歲了!現在這麼好的對象不嫁,是要留在家裡當老姑婆嗎?」
  「我又沒說不結婚,只是我幹嘛嫁給一個連面都沒見過的人?」女人重重地放下茶杯,讓茶盤中的杯子隨之震盪,發出匡啷的聲響。「有錢又怎樣?我是要跟錢結婚,還是要跟人結婚?沒有感情和互信的婚姻,根本不能長久啊!更何況現在對他根本就是一無所知,你們不擔心,我都擔心我未來的生活了!」
  「噯喲!妳這個查某怎麼這樣--」媒婆搖頭,對著一旁的父母說,「我看你們的媒人錢我是很難賺了啦,你們自己還是多考慮吧!男方那邊我會再跟他們說一下,看他們願不願意再等等。」說完,就立刻走出屋子。
  「真歹勢喔,還麻煩媒人婆走這一趟。」女人的父母不斷地陪笑臉,並送媒人離去,「真歹勢喔,讓你見笑了!」

  送走了媒人,女人與父母又爭執了一回,雙方各執一辭--父母要女嫁,但女堅持要見過面再說,否則抵死不從。
  「妳這個查某真的有夠夭壽,妳父母的面底皮都被妳削了了啊!嫁給有錢人是有什麼不好?妳說啊!」
  「我的幸福我自己決定,絕對不會因為他的外在條件有多好就答應,更不會沒有經過相處就嫁的!絕不!」

  婚姻的抗爭持續地進行了一個月,仍然沒有結果。
  直到兩年後的某日,女人的父母聽到鄰居閒聊時,才知到男方已經結婚,也離婚了。原因是妻子不堪男人的暴力行為--包含家務的、床笫的,以及各種方面--於是訴請離婚。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Copyright © ◆◇…聆聽風的聲音…◇◆.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