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雪
  無法掙脫的背叛衍生
  CP:路夕(應該吧)
  「哇,下雪了下雪了!夕月,快點出來看啊!」
  「好好,我把裝飾品做好就和去你玩喔,索多姆。」夕月整理著糾纏在一起的緞帶,笑著說,「索多姆看到雪很高興呢,是不是在魔界沒有雪呢,路卡?」
  「……是有。」路卡看著窗外的一切件件被白色的雪覆蓋,在雪片反射出來的光中,銀色的瞳孔閃爍著冷冽的光輝,「只是那代表著又有一個惡魔因罪而死。」
  「咦?原來是這樣啊,對不起……」夕月低下頭。
  一生下來便是重罪的血族,帶著罪而生活,高貴而又卑賤,也被魔王、以及其他上等的惡魔當成玩物收藏著,或許,這一族的人在其他惡魔的手中虐待死去,是常有的事吧?
  「沒關係的。」彷彿知道夕月在想什麼,路卡走過來輕撫著夕月柔細的髮絲。「我們這一族的人生命堅韌,儘管是重罪血族,但因為魔力強大,不是這麼輕易就會死去的--尤其是那種玩樂的興趣。」
  夕月笑了笑,把手上整理好、並繳纏成各種花樣的緞帶放在樹上。「好了,這樣子,只要再放上其他的裝飾品,聖誕樹就完成了。我們出去陪索多姆吧?」
  路卡輕輕點頭。
  「哈啾!咦,雪好冰喔……可是也好好玩!主人、夕月,快來玩嘛!」
  「好,我們這就去陪你喔。」
  夕月穿上外套,和索多姆在庭院中追逐著。冷不防的,索多姆因為潮溼的地面滑了一跤。
  「啊,小心……!」夕月趕緊上前抱住那個瘦小的身軀,卻也讓自己的身體失去了平衡,腳步踉蹌。路卡見狀,也趕緊衝過來抱住夕月。
  「沒事吧?」
  「嗯,謝謝你,路卡。」夕月台起頭,對上路卡的雙眼,而他的嘴角,似乎有些上揚,讓夕月不禁臉紅。
  「咦?主人和夕月怎麼了?為什麼夕月的臉這呢紅呢?」索多姆看著夕月,好奇地問。
  「才、才沒有呢!我只是……」只是有點心動。
  「嗯?夕月跟我說跟我說嘛!」突然,像是想到什麼事情,索多姆說,「主人和夕月的懷抱好溫暖喔,讓索多姆好開心!索多姆聽十瑚說啊,在聖誕節的時候可以收到聖誕老人的禮物耶,不知道聖誕老人會不會給索多姆最想要的禮物?」
  「喔?索多姆想要什麼呢?」在路卡的懷抱中站穩後,夕月摸著索多姆的臉,笑著。
  「索多姆想要--夕月當我的媽媽!主人當我的爸爸!」
  「咦咦咦!!這、這、這是不太……」
  「嗯,我覺得這倒是有可能的喔。」從一旁拉門經過的橘突然說,在後面跟著抱著許多禮物的九十九和千紫郎,兩人也點頭。
  「咦--怎麼連橘也!!」夕月轉過頭來看著路卡,希望路卡能說些什麼。
  但路卡笑了,明顯的笑容,融化了因為戒備心而繃緊的臉。
  「我覺得,這不是有可能啊,而是早就已經是了……」
  「欸!!!路卡!!!」
  看到夕月的反應,大家都笑了。

  在遠方的高樓中,也能聽到大叫和笑聲。
  「嗯,看來,今年的聖誕節會很有趣呢。」
  「主帥……」

  雪,不斷地下著,將凝重的黑暗掩蓋,讓人忘卻戰鬥的煩惱。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Copyright © ◆◇…聆聽風的聲音…◇◆.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