嗜血花
  她身上總有著特殊的香氣,讓身邊所有的人為之著迷,且不分男女--男的對之熱情追求,女的則欲了解她的迷人之處,以及時尚風格,尤其特別想知道是何種香水。
  「我沒有搽香水喔,因為那些香精的味道太複雜了,聞了多不舒服--如果真的要說,就只有純玫瑰精油做的保濕精華液吧。」
  玫瑰嗎?說起來也有點像,但細細聞來,仍是有點不同……是種混著難以形容的味道,神秘而又危險。縱然她的形象純潔沉靜,一點也看不出其危險之處。
  一個月後,她和一個作家陷入熱戀。聚會時,總會看到她帶著作家甜蜜地出現在席間。標準才子佳人的組合。應該相當幸福吧?眾人都這麼想。而她,也不隱晦地表現出她的喜悅。
  她的香味又更濃烈了,人也變得更美了。淡色的嘴唇,變成瑩潤的珊瑚粉色,和她纖白的肌膚兩相輝映。
  作家擁著她的肩,笑著,笑得極為含蓄,如同多數善於文字表達的人,不善於言辭。而作家的動作卻不經意地露出領口下和手腕上的幾塊紅褐、青紫的斑。
  「咦?你受傷了?」
  「嗯?沒……喔,對啊,前幾天不小心撞到的。」
  撞到的?「可是看起來真像……你知道的,草莓。如果你不說,還真會讓人誤會呢,對吧?」
  作家笑著點頭,瘦削蒼白的臉露出一絲羞赧。
  三個月後,朋友間的聚會已不見作家的身影,而她,也什麼都沒說,依然過著如同以往單身的日子,看不出他們之間發生了什麼事,只是她的光芒比在死會時稍微淡了些。直到某天,在文學電子報上傳出了作家憂鬱症與精神錯亂自殺身亡的消息,同時也由他的經理人推出他的遺作《血魔》,介紹與封面設計完全不同於他以往溫柔敦厚的風格。隔天,水果報上發現作家名下的財產全然掏空,據傳是投資失敗。
  「嗯,就是這樣啊,你們知道的,個性不合。」她淡然地說。「只好再等下一段感情出現了吧?還是說,我根本不適合談戀愛?」
  她眨了眨雙眼,卷翹而長的睫毛翩然舞動,令人神迷。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你的短文跟你的人一樣....
天天都在發春了= ="
Windness | URL | 2013/04/04/Thu 18:34 [編輯]
TO:Windness
> 你的短文跟你的人一樣....
> 天天都在發春了= ="


這麼黑暗的文是哪邊在發春了啦…
啊,還有,不要以為你用這個名稱我就看不出來你是羽毛好嗎~
羽風 | URL | 2013/04/04/Thu 21:40 [編輯]
Copyright © ◆◇…聆聽風的聲音…◇◆.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