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少年(11)
  小學一年級第一天的作業很少,不外乎就是把課本寫上自己的名字,以及抄寫注音符號。這對有上過幼稚園的學生來說,其實沒有什麼──包含穎淵在內。從幼稚園開始他就能看完整本的《小牛頓》雜誌,「注音符號」對他來說根本就是小菜一疊。在快速地寫完這些無聊且乏味的作業後,穎淵走到一樓的圖書區,尋找在午睡前看的月刊的下一期。

  但是無論他怎麼翻找,他就是找不到。他看看在櫃台盯著電腦的老師,想了想,還是抽出別本來看,因為他從來沒有看過畫得這麼漂亮的漫畫──《小牛頓》還有《看漫畫學成語裡》的那些漫畫,人物都沒有這麼漂亮!所以,無論看哪一本,對穎淵來說都是一個天大的「啟發」與恩賜,因為只要他回家,就沒有漫畫可以看了,更顯得這休息時間有多寶貴。
  雖然這些漫畫都陳舊泛黃,有些甚至已經缺頁、還有封面整片消失的,但這都無損穎淵對它們的沉迷。若月刊有連號的,他就照著號碼繼續追下去,如果沒有,就自己憑空幻想──這對他來說並不是什麼難事,因為過去在看完美少女戰士之後,他就會找張紙,隨便拿起身邊的筆在紙上作畫,畫的內容有幻想自己就是水手服戰士的其中一人,也會自己編造劇情,雖然畫出來的樣子和電視上所演出的模樣差異甚遠,但至少特徵他都注意到了:頭上有兩顆圓球、兩條長長的頭髮從圓球下方延伸出來。

  在接下來的兩個小時,穎淵一直看著漫畫--雖然中間有班導師要他拿回檢查的作業,同時誇獎他寫得很好,並且給他兩張護貝過的色紙,說是「彩票」,一張一點,可以集點換一樓玻璃櫃中的東西。在拿回坐業後,穎淵也就順便收拾書包回到一樓大廳,繼續沉浸在夢幻的、浪漫的漫畫世界中。

  「我以後要當漫畫家!」幼稚園時的他看著美少女戰士這麼說。而現在,他又更確定這個目標了。因為他有好多好多的想法,想要畫出來,雖然這時候的他,畫出來的圖案很凌亂破碎,只有他才能了解。

  當人在專注地做一件事情時,時間過得非常快的。原本書櫃後方的玻璃門還射進強烈的陽光,讓穎淵就著陽光看漫畫,慢慢地,原本極強的白光變成柔和的橙黃,再變成深橘,接著就全暗了,只剩下大廳中的燈光。而穎淵窩在兩個書櫃的直角中,其實照不太到任何光線,但他完全沒有察覺到時間的變化,只是專注地看著手中的漫畫。

  「穎淵,穎淵小朋友準備go home。」突然,書櫃上方的音箱傳來廣播,讓穎淵猛地一震。但他不懂「go home」的意思,在他耳中「勾鬨姆」是沒有意義的發音,於是又低頭繼續看漫畫。
  沉寂了一下,音箱又傳來同樣內容的廣播,但穎淵不理,因為此刻的他,覺得看漫畫是天大地大的事,沒有人可以打擾他──除非是他的爸爸媽媽來接他。但是兩次廣播都沒有人有反應,而櫃台老師似乎是接收到什麼訊息,於是朝著穎淵走來,「小朋友,你是穎淵嗎?」穎淵點頭。「你看看外面,誰來接你了啊?」在玻璃門外站著的,就是他的媽媽,而且正在對他揮手。

  「可是,我這本漫畫還沒看完……」老師摸摸穎淵的頭,笑著說:「現在媽媽來接你回家囉,所以應該要放下這本漫畫囉!而且你明天中午還會來這裡啊,漫畫也不會不見,只要你明天下課過來,你還是可以繼續看啊,對不對?現在就乖乖回家吧!」

  穎淵有些不甘願地把月刊放回書櫃,拿起身邊的書包走出安親班的門口。「來,跟老師說再見啊?要有禮貌。」媽媽說,而穎淵也忸怩地照做,只是聲音非常小聲。
回到家後,爸爸就先問了:「在學校怎麼樣啊?」「不知道,只是老師……」「老師怎樣?」  「沒有……」「今天有哭嗎?」「嗯……」「『嗯』什麼?說話啊?該不會又哭了吧?你是男生欸,怎麼可以這麼愛哭!」

  因為我想回家嘛!而且老師很討厭欸!一直要人家做我不喜歡的事!穎淵這麼想,但是沒有說出口。只是爸爸略兇的語氣,讓穎淵有點害怕和難過。「好了,不要這樣對孩子說話!你快去接你女兒回來啦!不要讓她一直在保母家等!」查覺到穎淵表情不對,媽媽立刻支開爸爸。等到摩托車發動後,才一邊做菜一邊說:「你啊,現在已經不是在幼稚園了,不能動不動就哭,你要給你妹妹做一個榜樣啊!這樣隨便就哭,在學校是會被別人欺負的,以後要勇敢一點,知道嗎?」

  「喔……」

  穎淵趴在桌上,撥弄著《國語日報》翹起的一角,無力地發出聲音。因為現在的他,只想要快點吃飯睡覺,然後明天繼續去安親班看漫畫──因為家裡沒電視、也沒漫畫,讓他在家裡非常無聊,雖然他也很喜歡看書,只是漫畫有趣多了。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Copyright © ◆◇…聆聽風的聲音…◇◆.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