孝子父母
  父親節剛過,母親節是約三個月前的事,這兩天,都是大家會「突然」想起來要慶祝的日子,也就是孩子回過頭孝順父母的時候。而在現今的生活壓力下,大部分都是一家只生一個孩子,所以孩子各個都是寶,幾乎每個都被寵上天。當然,小孩總是父母的心頭肉,不寵孩子要寵誰?所以有一首歌是這樣的:「天下的爸媽都是一樣的」,說的就是這種愛子疼子的天性。
  但是當孩子漸漸長大,步入學齡,如果父母還是一位的滿足孩子無理取鬧的需求時,那就會變成「孝子父母」--就是孝順自己孩子的父母。而這種孩子,在長大後,往往會變成「靠爸族」、「媽寶」、「啃老」之類的怪異病症族群,而且,此症無解,除非兩邊同時改變。
  當然不是說關心孩子是不好的,只是父母還是要適時放手,因為每個人的生命只有自己能夠負責,所以,讓孩子學會如何「對自己負責」是非常重要的,父母千千萬萬不能把自己當箭靶,所有的箭都自己承受。但是,現在有些父母是這樣的,孩子要做什麼,父母都要插一手--就連找工作也一樣。孩子找不到工作,就回家找父母哭訴,拜託動用人脈謀得一官半職。而這種事,還有父母濃濃的「愛」,是古今通例。
  蔣濟,字子通,楚國平阿人也,仕魏,為領軍將軍。其婦夢見亡兒,涕泣曰:「死生異路,我生時為卿相子孫,今在地下,為泰山伍伯,憔悴困苦,不可復言。今太廟西謳士孫阿見召為泰山令,願母為白侯,屬阿,令轉我得樂處。」言訖,母忽然驚寤。明日以白濟。濟曰:「夢為虛耳,不足怪也。」日暮,復夢曰:「我來迎新君,止在廟下未發之頃,暫得來歸。新君明日日中當發,臨發多事,不復得歸。永辭於此。侯氣彊難感悟,故自訴於母,願重啟侯:何惜不一試驗之?」遂道阿之形狀,言甚備悉。天明,母重啟濟:「雖云夢不足怪,此何太適適,亦何惜不一驗之?」濟乃遺人詣太廟下,推問孫阿,果得之,形狀證驗,悉如兒言。濟涕泣曰:「幾負吾兒。」
  於是乃見孫阿,具語其事。阿不懼當死,而喜得為泰山令,惟恐濟言不信也,曰:「若如節下言,阿之願也。不知賢子欲得何職?」濟曰:「隨地下樂者與之。」阿曰:「輒當奉教。」乃厚賞之。言訖,遣還。濟欲速知其驗,從領軍門至廟下,十步安一人,以傳消息。辰時,傳阿心痛;已時,傳阿劇;日中,傳阿亡。濟曰:「雖哀吾兒之不幸,且喜亡者有知。」後月餘,兒復來,語母曰:「已得轉為錄事矣。」(干寶《搜神記》)


  這個故事簡單的說,就是蔣家少爺在陰間沒有好工作,但是不知道是從哪條小道消息之道有一個孫姓藝人即將來陰間做大官,於是三反兩次託夢向媽媽哭訴自己過不好,然後要爸爸去關說。但是蔣爸爸--也就是蔣濟--原本不信這套,但是被老婆一直哭鬧,他就照著託夢的內容姑且一試,這才發現,原來這一切都不是夢!
  當蔣濟和這個孫姓藝人說起這件事情時,這個孫先生也沒說什麼,就答應了蔣濟的要求。過沒多久,就有蔣家家僕就來傳息說:「孫先生心臟病發作往生了!」然後過了一個多月,蔣少爺就很開心的跟他媽媽說他已經轉任別的好職位了。
  從這個小故事,我們可以發現幾件事:1.父母愛子,古今皆同;2.陰間官位也是可以關說的。
  既然這篇重點在講「孝子父母」,就先來說說第一點。從這個故事我們可以知道這個蔣少爺因為是富二代(蔣濟帶兵打仗身兼重職能不富嗎?),所以其實沒有太多自我謀生能力,所以死了還是一樣無能,事事依然需要靠父母。然後知道有人要來當大官就要父母去關說,母子連心,所以媽媽當然想幫忙,但是爸爸鐵齒,原本還不相信(總感覺以前帶兵的都不怕鬼),或許大家起先還能猜測是蔣濟不想管這兒子了,但是從一句「幾負吾兒」,就可以知道,他對兒子根本溺愛!
  所以我們也可以思考,這個蔣少爺到底是為了什麼事情才這麼早死?雖說古人生命沒有現在長,但是子女比父母早離世會被視為不孝,於是蔣少爺明顯的就是個不孝子。到底是為什麼呢?可能性就多了。有可能是生病,也有可能是火拼,總之,這蔣少爺就是個無能又不孝的靠爸族。
  至於第二點,陰間官位是可以關說的這件事,我們就只能說:人死為鬼,人類生前有什麼行為,就會帶到陰間去。而且天下烏鴉一般黑,地下的也一樣。
  最後,還是要說,父母真的要適時放手,給孩子闖出自己的一片天,因為孩子的未來不是父母能夠負責的,抓得太緊,結果都是害了他們--不管是變成啃老或是離家出走。而孩子們也要想到,靠山山倒、靠人人跑,就算是靠父母,他們也總有一天會離開,那終究還是得靠自己,縱使父母有留下大筆遺產也是一樣,因為不管是再大的金山銀山,都會有消耗殆盡的一天,所以還是靠自己吧!讓自己有充足的實力迎向未來!



附註:
  1.伍伯、錄事:皆為陰間官職。前為小官,是看守大門的官吏。後為大官,是記錄陰間事務的官員,僅次於泰山府令。
  2.謳士:歌唱表演者。



笑一下:賄賂陰間官員,現代人也有類似的做法,或許就是像這樣吧?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Copyright © ◆◇…聆聽風的聲音…◇◆.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