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少年(7)
  老師搖頭,似是表示其無奈。「好了,現在你的爸爸媽媽都去上班了,沒有人可以來帶你回家喔!不要哭了,乖喔,今天只上半天的課,等一下你就可以回家了──」

  「不、不管……人家、就是要現在……」

  「嚇咿──」老師驚嘆。這種狀況她並非沒有見過,只是脾性如此倔的孩子,她倒沒遇過幾個,一時之間,也想不出方法應付,只能拍拍穎淵的背,祈求他的情緒能和緩些,千萬、千萬別渲染其他孩子的心,引起他們想家的情緒,否則她可不敢想像那種場面!
  所幸,什麼都沒發生。只有穎淵一個人在一旁紅著眼眶喘息──這是習慣,總是要哭到筋疲力竭,讓他需要抒息理氣。

  國小的第一堂課,往往始於老師的自我介紹,續於同學的,目的在於使師生間快速地認識彼此。

  但是這種場面,往往是多數的孩子沒見過的,況且也不汁道該說些什麼,大多只是在「大家好,我叫某某某」之下草草作結,僅有少數的會說出自己喜歡看什麼卡通──諸如美少女戰士、元氣小子等。

  「好,下一個。」老師這麼說,但換來的是一片靜默。「下一個是誰?剛剛沒聽到老師說嗎?老師在說一次喔,陳穎淵──」

  老師艷紅的唇瓣大張,露出大片的舌,提高拔尖的音量重重地刮在壁上,以及三十多對的耳膜上,刮得人無不顫抖--由其是被指名的穎淵。他忸怩地從座位上站起,充滿不確定的眼環視著教室,「應該有人會和我同名吧?」「應該是叫錯人了吧?怎麼會這麼快就輪到我了?」他這麼想,但全班沒人有反應──除了他自己──於是只好懷著懼怕的心情走向講臺,就像前面的十多位同學一樣。

  「原來是他喔……那個愛哭鬼!」

  「剛才哭那麼大聲,是想嚇誰啊?」

  「看他那個樣子,說不定等一下又要哭了。」

  「真討厭這種人!」

  批評的聲音此起彼落地響著,儘管音量不大,但對穎淵而言,不管他們說的內容是什麼,而他自己又是否能聽得清楚,他都認為一定都是在罵他,更何況他一直瞄到走道兩側的同學用一種令人不舒服的眼神看著他,令他甚感壓力。「真討厭上臺……到底要說什麼啦……?我又不想知道其他人,也不想要有人知道我啊……」想著,眼眶又開始濕潤了。

  站在講台上,穎淵看著大理石製的講桌上密密麻麻的斑點,全身顫抖著,如同誤入原始叢林的幼貓。現在的他,喉嚨就像被無形的手掐著,久久不能發出半個聲音、擠出一點字句。

  「怎麼了?快點向同學們介紹你自己啊?」鮮紅的唇舌在「快點」上加重了語氣,似是對這片靜默感到不耐。而穎淵只是在猛然一震後,持續他的靜音狀態,彷彿世間的一切流轉完全與他不相干,他只不過是個被隔離在這片空氣中的存在。

  但,停止時間的魔法只有六百秒,而人的忍耐是有限的。當在這片靜默中的其他人開始鼓譟、桃紅色老師臉色益發鐵青時,已不知道過了幾個六百秒後,穎淵才囁嚅的對著講桌說:「我、我叫陳穎淵……」接著飛奔回他的座位,讓他不受控制的淚水發洩出來。

  穎淵一直告訴自己不能哭,不然會被其他人笑,但他就是控制不了自己的眼睛,也不了解為什麼他的眼睛可以像個水龍頭,一開就有水大量的水流出--更不明白,為什麼他不能想哭就哭,難道「哭」錯了嗎?每個人不是都會哭嗎?就像他妹妹穎馨一樣,當嬰兒時,不管要什麼都先哭,而現在在幼稚園,也是一樣,遇到不開心的事情就哭,因為只要一哭,就會有人來解決問題。

  就像故事中的姊姊,只要她哭了,身旁就有好多人來問她「發生了什麼事?」「有什麼是我可以幫妳的嗎?美麗的小姐。」而且,哭出來身體也會輕鬆很多啊……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Copyright © ◆◇…聆聽風的聲音…◇◆.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