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族朱門的紅樓一夢──國光劇團《夢紅樓:乾隆與和珅》
  現代「紅樓戲」的演出,大抵是基於《紅樓夢》小說內容進行改編展演,即便是現代劇種改編《紅樓夢》,亦不脫此種模式,只是將文本時空置放到現代、並尋找可與小說內容相溝通的議題來進行詮釋。以上此種編創,是從編劇者在閱讀《紅樓夢》後的內化與感受出發,而此次國光劇團的《夢紅樓:乾隆與和珅》是延續過去《康熙與鰲拜》、《孝莊與多爾袞》的清宮戲演出,但也同時加入了《紅樓夢》的元素,做為乾隆與和珅在閱讀小說之後對其生命的投射,廣義地說,此劇應可視為「紅樓戲」的另一種改編型態。
  從學術的角度而言,觀眾或許會好奇乾隆與和珅究竟和《紅樓夢》有什麼關係?他們真的讀過《紅樓夢》嗎?這種說法是立基於紅學索隱派的其中一種詮釋,藉此推測乾隆應讀過《紅樓夢》。而《夢紅樓》一劇,也是從索隱的角度出發,希望探求《紅樓夢》、以及乾隆與和珅之間幽微的關係,此點明顯可見於人物配置上的對應、乃至於舞台上的人物重影皆是。如:第一組的和珅對應王熙鳳、乾隆對應史太君的「賢二奶奶、聖老祖宗」此一輔佐關係;第二組則是乾隆對應王熙鳳與賈寶玉、富察皇后對應秦可卿兼代警幻仙子的啟蒙警示。此外,「三春去後諸芳盡」更被聯想到清朝入關、歷經三代後,由聖轉衰的可能性。凡此種種,均為紅學索隱的詮釋方式,也是將乾隆作為小說讀者後,進行戲夢人生的解讀。

  如果排除歷史考證與索隱詮釋的學術角度,單純從一個劇作本身來看,國光劇團此次展演,其實給了《紅樓夢》與乾隆朝一種新的文本與歷史解讀方法──《紅樓夢》之於皇族,究竟有什麼意義?乾隆與和珅的關係,何以能夠如此密切?而國光劇團則選用了物欲與權力上的「淫」進行解析。

  在《紅樓夢》中,「淫」指的是情感、甚至是性的抒發,而到了《夢紅樓》的皇族朱門的理解下,則形成了物質需求與權力擴張的表現,此點特別顯於編劇在情節安排時,多以王熙鳳主理家務、弄權、善妒等事件進行人物鏡像對照,藉此襯托乾隆與和珅對於物質與權力的需索時的心理反應,同時作為《紅樓夢》在不同閱讀者身分下,產生的不同解讀方式,且這種多元性的解讀方式在皇門貴冑中可能造成的投射與啟悟功能。

  從這個角度來看,《紅樓夢》在《夢紅樓》中是一面鏡子,就如同小說中那面正反面可映出不同畫面的風月寶鑑一般,演出時代替警幻仙子權能的秦可卿以風月寶鑑照出乾隆十全武功、河清海晏表象背後的不堪,對和珅而言,則指出了王熙鳳機關算盡卻盡失人心的命運,但沒有一個人願意看見正面映出的不堪,而只願看反面映出的繁華虛景。因此人物的閱讀《紅樓夢》,即是照風月寶鑑的「以稗史為鏡」,但縱使明白「不要看這書正面,方是會看」的道理,誰又有能力去面對表象背後的真實?

  因此《夢紅樓》的朱門之夢,雖從「各自有悟」而生,但嘆的是人對真相的共同恐懼。或許這場夢除了是一種對掌權者的警示,對觀眾而言,又何嘗不是一種面對生命真相時的感受映照?

  這場夢,不只是朱門的,也可以是你我的。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Copyright © ◆◇…聆聽風的聲音…◇◆.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