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少年(6)
  入小學的第一天,穎淵強忍著淚水,在趕著上班的母親和班導師的催促下,才不甘願地一步一頓地步入教室,並找了個最後排、且最角落的位置坐下。坐下後,兩隻眼睛巴巴地望著在門口的母親。

  「好啦好啦,媽媽要去上班了,如果有什麼問題,就找老師吧。然後放學的時候,就在門口等安親班老師喔!要乖喔,知道嗎?」臨離開前,仍不忘交待妝感略重、臉上帶著似笑非笑表情的老師:「那就麻煩老師多留心照顧了。」
  「沒問題的,媽媽就放心去上班吧。反正怕生嘛,小孩子都會有的,過一陣子後,習慣了就沒事了。」

  穎淵的母親想了想,講了聲「謝謝老師」,便調頭趕去上班了。

  穎淵看了看旁邊的同學,有些正在啜泣,有些正和別人試著接觸,也有少部分的人已經在一起打鬧了,而大多數的,仍和她一樣,窩在自己覺得安心的一角,靜靜地看著──彷彿這一切和他全然不相干,而他只是個因為意外才存在於此的陌生人。

  但滿是陌生人、陌生的環境,充斥著陌生的空氣,仍是令人難以喘息的。穎淵不停地壓抑著在眼眶打轉的淚珠,不讓它們流出,因為現在他已經是小學生了,學校裡已經沒有之前一直在幼稚園關愛他的琳琳老師,就算他哭了,也不會有人理他。

  穎淵趴在桌上,把頭埋在臂彎中,想盡辦法讓自己放鬆、不要哭出來。想著想著,他看到右邊的窗戶外有川流不息的車輛,還有許多拿著打掃工具的人在走來走去,反而令他更想逃出這間教室,逃回家中、媽媽上班的地方、或是婆婆──也就是保母──家。反正那些路他瞭然於心,雖然媽媽上班的地方還有婆婆家距離有些遠,但是他都曾經在四、五歲時獨自走過。

  逃跑的欲望不停地在穎淵的心中翻騰著,如同一頭好動的小獸,讓他侷促難安,在座位上騷動著,隨時伺機逃出這個令人窒息的牢籠。

  但窗太高,他爬不出去,同時,他也怕痛。但是左邊──隔了八排的座位──到處都有人,不管是像他一般大的學生,還是叔叔阿姨們,況且那個穿著鮮豔桃紅色套裝的老師一直在門的附近,或走動、或與其他人說話,而且走廊上也都有來來去去的人,這樣他是完全出不去的。因為只要一想要往別的地方走,一定會被那個桃紅色老師、或是其他老師抓回教室,更何況,大門口還有警衛室呢!

  但逃離的欲求愈是強烈,使穎淵在座位上愈是躁動,只是現實就是如此,只能壓抑、壓抑、一再地壓抑,就是不要讓自己成為一個像被拋棄的愛哭鬼……就像當時在幼稚園一樣,不停地哭鬧,讓他無法讓其他人靠近,所以除了琳琳老師之外,他沒有任何的朋友。

  「他,就是一個,超級『愛哭鬼』啊!」

  腦中「啪」地一聲,彷彿有什麼東西斷裂了,裂成一段段、一片片。

  同時,穎淵的眼淚也失控地不停落下,並且伴隨著他自小如此的,震耳欲聾的哭聲。

  一瞬間有如天地變色,穎淵的哭聲塞滿了整間教室,並且往外漫溢,讓教室裡外的人都愣住了──因為太無預警、太過突然,就連原本在啜泣的學生都被震懾,轉過頭來往哭聲的源頭探查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而這哭聲也把那濃妝的老師不得不拋下一臉錯愕的家長,急奔到穎淵身邊,了解事情的原委。

  但震動一切的號哭並未因為老師的前來而停止,反而持續進行,老師縱然想問他或身邊的其他孩子事情得經過,卻得不到答案──因為聲音的洪流沖刷、吸收了其他的細流,況且事情的原委除了穎淵本人,無人知其箇中之密。

  「我……我想要……想要回、回家。」

  待其哭聲稍歇,穎淵才抽噎地說出這零碎的句子。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Copyright © ◆◇…聆聽風的聲音…◇◆.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