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早的卸妝整人
  前些日子,臺灣的綜藝節目興起一股卸妝風潮,不管是少女、少婦、媽媽……似乎各種年齡層的女人都要在大家面前卸過一次妝,才算是「面對自己」。而且不管是不是卸妝前後差很大,而主持人又是如何地批評,好像還是很多人願意上節目去露出真面目。
  但是,卸妝也不會是女人的專利,也不是現在才開始的,重點是,想看人出糗的心態,古今皆具。曹丕就是一例。
  何平叔(按:何晏)美姿儀,面至白,魏文帝疑其傅粉。正夏月,與熱湯餅。既啖,大汗出,以朱衣自拭,色轉皎然。(《世說新語‧容止》)

  在魏晉時期,社會上偏愛花美男,造成每個有錢人家的公子哥兒都要傅粉施朱這樣的風氣,但問題就在於,《世說新語》這段文字這樣說何晏,到底他是「天生麗質」的自然白,還是「塗厚粉」的人造白呢?雖然人長得美恐怕是無庸置疑的,但中國人的觀念是「一白遮三醜」,古今皆然,所以何晏的白到底是怎麼來的,除了他本人自己知道之外,恐怕我們就要自己好好推敲一下了。
  而在當時,何晏的白皙透亮也讓曹丕感到好奇,懷疑他是不是把粉當漆料一樣塗到自己臉上,不然怎麼可能會有人這麼白?於是,他就想了一個方法要讓何晏露出廬山真面目,讓他來個大脫妝!想當然爾,古代沒有卸妝油,而曹丕想到的這個方法就是,在大熱天的時候給何晏吃熱湯麵!
  要知道,古時候的化妝品保養品可沒現代這麼神奇,可以塗了一整天保證不脫妝、碰到水不花掉,所以一流汗就是絕對會被打回原形的。但是基本上有錢人家的孩子不用擔心,因為總是會有僕人在一旁打傘搧扇,根本不用怕會熱著。但是曹丕的這招可真夠絕了,因為當湯麵的蒸氣噴到臉上時就會形成水珠,再加上天氣熱又吃熱湯麵,這汗是一定要冒的,而且應該也不會有僕人這麼「白目」,在主人吃東西時在旁邊搧扇子破壞情緒,於是,曹丕的「計謀」就達成了。
  但是這對何晏來說,有差嗎?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當何晏吃下湯麵後立刻大冒汗(絕對不是吃了什麼O藥喔),於是就用袖子擦一擦,曹丕立刻心想:「計畫通り!」但是這個期望,馬上變成失望。因為人正,不管你要怎麼害他,他依然可以這麼正。當何晏擦完汗後,曹丕發現,何晏的臉蛋根本就是白裡透紅,亮晶晶、紅通通、而且吹彈可破啊!這時,不管何晏有沒有擦粉,都不是重點了,重點是:人美真好。
  但是我們也大概可以想到,何晏大概就是天生白,不然哪有機會讓他「色轉皎然」,讓他白皙透亮?而塗粉,或許只是一種社會風氣,何晏也許有塗粉,但這也許只是補強,因為天生白的人又擦粉,那會是白得無血色,尤其是古時候的水粉(也就是鉛粉)更是如此,所以這樣的皮膚轉變,大概就是何晏天生白,只是擦粉讓他太白,所以曹丕懷疑他有擦粉,於是設計卸妝,只是沒想到何晏妝前妝後根本沒差!
  這樣的特質,真是令現代人望塵莫及、自嘆弗如啊!

  最後要告訴大家的是,現代卸妝方法何其多、卸妝用品也五花八門,但是卸妝遊戲千萬不要隨便拿出來玩喔!不然只會造成兩種結果:(1)友情破裂、(2)羞辱自己而已。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Copyright © ◆◇…聆聽風的聲音…◇◆.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