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自在漂流──廖鴻基《黑潮漂流》
  如果在生活當中,有一段完全空白、且屬於自己的時間與空間時,你會有什麼樣的想法或行動?會因為腦中與手上沒有什麼可以做的事情時,便覺得焦慮,而想要做些什麼消磨時光,讓這段生命中的空白可以被填滿?又或是順從這一切,讓自己的精神投放到遠處,任憑想像力馳騁,同時讓自己的注意力放到身邊的人事物上,觀察那些身處在周遭的存在,重新找回一些對環境的敏感度?不管是哪一種,都是對於焦慮感的應對方式,只是在現代社會的影響之下,我們已經習慣將每一個時間運用到極致,學生的求學壓力、社會人士工作競爭,就算是休息時間,也是將手機放在眼前,看網頁、玩遊戲、在社群軟體上與人交流,好像自己沒有與什麼東西產生動態的聯繫時,便會感到不安。雖然在填滿空白中得到了「意義」,一旦抽離了這些東西,卻又若有所失,於是再次回到填滿時間的動作當中,無限循環,讓生命成為了一種固定的狀態。
  但生命是流動的,且時時刻刻在變化著。雖然這些變化相當微小,卻是實際在運作中的現象。就像大海的流動,看起來寧靜、實際上無論是海面或是海底,都隱藏著龐大的動能。然而台灣四面環海,對於海洋的想像除了富豪的郵輪娛樂與危險的災害之外,似乎就只剩下各類的漁獲以解決人人口腹之慾,對於海洋流動的自然科學現象、生命在大海中存續的神秘力量,除了教科書上所要傳達的片段知識之外,人對於海洋可以說是一無所知、也不欲知,因為大海過於神秘、而人因為慣於從舊有的經驗來解決問題,因此對於所有的未知感到困惑,而為了讓這些經驗不被顛覆,所以固守在原有的知識中,不願、也無法前進。

  於是在《黑潮漂流》中,廖鴻基寫下了有關執行「黑潮101漂流計畫」的所有心情,關於自我生命隨順潮水的漂流,以及他個人長年與大海相近的「海洋思維」,與長久在陸地上生活、所有事物都要賦予意義而導致想像力耗損的「陸地思維」的互動,看見浪漫的想像在不合理的制度當中被框限、被禁止的現象,導致計畫執行的種種法治與人為上的困難性。

  固然在大海上漂流本身即具有難度,但那是屬於龐大且未知的自然力量所造成的,然而在計畫執行當中,因為出航的法規、計畫審查者的思考、乃至於出航時遇到的各種政府機關等「限制」,都是出於人為;再加上許多人疑惑的這種藉由方筏漂流的「意義」為何,讓他雖然挫折,但仍盡力地找出突破的可能性──因為想像在執行時,雖然浪漫的特性依然存在,卻必須靠著勇敢且縝密的執行力才有可能達成。於是他說:「今天你以國家賦予的權力框限漂流計畫,而你絕對限不住、也框不住島嶼人民走出去、航出去成為海洋國家的決心。」因為他相信,人的生命當中走有那麼一個想要尋求完整自由的渴望,讓不斷被壓抑的生命得到鬆弛、以改變生活的形式、重新找回潛藏在體內的感受力。

  除了找到生命的動力,這段漂流紀行除了有近乎哲學式的思考過程,也試圖重新尋回現今已逐漸喪失的海洋文化:包含漁網的編織、浮球的運用、氣候與海相的觀察,甚至是動植物在大海中的生存形式,重新建構出人與自我、與他人、與自然的關係,讓人可以看見生命的多種可能性。如果真的要給這場漂流賦予意義,或許,讓自己的精神充滿自由的廣度,並且加以實踐,讓生命能夠有所改變,這就是一場在真實的大海與精神的汪洋中漂流的存在價值。



黑潮
廖鴻基:《黑潮漂流》,台北:有鹿文化,2018年



本文刊登於《屏東青年》301期(2018年12月),「文學裡的生命圖像」書評專欄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Copyright © ◆◇…聆聽風的聲音…◇◆.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