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樣的墾丁之秋──杜虹《秋天的墾丁》
  許多人對於墾丁的印象,應該是夏天的大海,好像在這個臺灣的南端,炎熱的氣候讓人總覺得此處應該就是永夏之地,其他的季節不是過客、就是從不存在──特別是在近年的強烈的極端氣候變遷之下更是如此。

  但是墾丁真的只有夏天嗎?而墾丁的景觀就只有大海、以及新聞上所呈現的各種旅遊現象嗎?雖然氣候不斷對自然發生變化、遊客等人為因素造成部分的景觀變動,但是在《秋天的墾丁》中,用日記的方式,記錄下了墾丁與恆春半島在九月至十一月之間的自然景觀、以及人和大自然的相處樣態,這些紀錄的東西或許還在、當然也可能已經消失,但是這些文字記錄,仍然保存下了作者對於墾丁的記憶片段。
  因為是日記,所以每篇的文字並不長、但簡要地記錄了秋天時在墾丁的原生物種、以及候鳥的自然景象,讓讀者們可以經由文字,知道墾丁並不是只有「夏天、夜市」這類喧鬧的單薄形象,而是有屬於自然的多種聲音,雖然這些聲音與人車之聲相比下非常微弱、反而顯得寧靜,但是如果仔細地觀察聆聽這些花鳥蟲魚,仍然可以察覺到那些充滿生命力的聲音、以及生長樣態。

  當然,就和所有的自然書寫一樣,所有的自然總脫離不了人的參與和介入,只是這樣的介入,是和平的、良性的?還是彼此競爭、甚至是具有破壞性的?而身為景觀解說員,又是如何看待這些互動關係──「我們的工作不應是取悅遊客,而該是引導遊客從事適合國家公園的活動」,作者這麼說。至於該怎麼引導、什麼又是「適合國家公園」的活動?帶著遊客進行生態解說是其一,除此之外,在平常見到遊客有些許干擾自然環境的行為時,也會進行解說,因為縱使自然有辦法在漫長的時間當中調節自己的能量,但沒有人知道,每個人因為當下的無心舉動會對生態造成什麼樣的影響,而這些影響又需要多久的時間才能夠回復如初。

  但回復如初,卻早已不是本來的狀態,因為國家公園成立了近三十多年,「仍阻止不了視野景觀愈來愈凌亂,而島嶼的即興式作風,也依稀還在……」,為了旅遊和生活的便利性,核電廠、觀光旅館的營建,讓人和自然缺少了距離,也讓人類的版圖逐漸侵蝕本是自然的部分,讓平衡消失,但大自然的種種「並無與人對決的籌碼,生死,都交給天」,而保育人員也就只能與各種的破壞進行持久的耐力對抗。

  只是這樣的對抗,作者認為不如給彼此空間、保持距離:「人與野生動物還是保持一定的距離比較好。就如昨日在社頂,猴與人都自在愜意。而這樣的距離,還是有」好。就如昨日在社頂,猴與人都自在愜意。而這樣的距離,還是有賴人們不餵食野生動物來維持。」因為維持了一定的生活距離,也是給彼此喘息的空間,讓雙方都有機會在喘息當中延長生存的機會,否則一切的美好事物都將會在轉瞬消失殆盡,讓我們今日看過的,只能成為明日的永遠回憶、再也無法企及,就如同那片光害下的星空:

  「墾丁的星空有臺灣平地難得的開闊與璀璨,我的記憶底是貯藏了幾頁,但我們真的要讓目前還擁有的美好事物在可預期中化為昨日黃花嗎?一頂璀璨星空誰能夠看夠呢?我們這些大人即使已無所謂,那孩子們呢?他們看夠了嗎?」

  當然,我們都沒看夠、也還想一再回味,但如果不希望這些美景只是文字與照片的呈現,而是能夠永遠的留存在往後的人的心底,了解自然、並且保存這些景觀,才是真正的永續作法。



秋天的墾丁
杜虹:《秋天的墾丁》,台北:晨星出版社,2003年



本文刊登於《屏東青年》299期(2018年10月),「文學裡的生命圖像」書評專欄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Copyright © ◆◇…聆聽風的聲音…◇◆.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