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仔戲與莎劇的跨文化對話:《龍抬頭》及《龍逆鱗》王子復仇的生命意義
  明華園戲劇總團的《王子復仇記》從2005年首次演出至今,已歷十三年。在2017年時,將《王子復仇記》重新整編為《龍抬頭》,以原作上半部的身分作為明華園的年度大戲。而今年,下半部《龍逆鱗》的整編與演出,則是將「復仇」再次推至一個高潮,並將整起宮廷事件進行完整收束,好讓觀眾看到家庭當中的矛盾、復仇的本質與意義。

  歷經十三年,《王子復仇記》的整編與重新問世,究竟在臺灣的傳統戲曲演出中有什麼樣的意義?又可以帶給觀眾何種的感受?
東西方的王子為何復仇

  若是說起「王子復仇記」這個劇名,或許觀眾會直覺地聯想到莎士比亞四大悲劇之一的《哈姆雷特》,也確實在劇情當中,有著因為皇帝與兩位皇子同時愛上一位婦人所產生的嫉妒與矛盾,除此之外,「下剋上」的傾覆則更有《馬克白》的味道。事實上,莎劇的近代跨文化改編並非罕見,如中國上海崑劇團的《血手記》、上海京劇院的《歧王夢》;臺灣則有當代傳奇劇場的《慾望城國》、臺灣豫劇團的《約/束》與《天問》等作品。可以想見,莎士比亞的戲劇對於當代戲劇的跨界演出與取材,是一種致敬、也同時是挑戰與嘗試。

  編劇陳勝國表示,「在傳統戲曲中,王子復仇與殺父娶母的故事情節並不常見」,對於復仇的概念也不盡相同,因此明華園的《龍抬頭》與《龍逆鱗》雖非直接改編自莎劇,卻同樣以復仇為主題,此種嘗試首先是突破了傳統戲曲題材的限制,並藉此探討家庭倫理、父子手足間的親情與衝突,更進一步比較東方與西方對於復仇概念的同與異,並在此基礎上,看見現代社會中個人與群體間所隱藏的危機與應對方式。因此經由宮廷當中的親情摩擦,再從倫理關係取得文化之間的聯繫點,使傳統戲曲的演出內容便有機會跳脫既有的思維框架、並賦予更活潑的演出形式。

  儘管中西方對於在戲劇演出由於不同的文化背景,導致演出形式的差異,雖然在題材上可能涉及共通的情感主題,但在演出時,除了考量主題的異同,也需視劇種的語言、腔調、表演等差異進行調整,以取得文化溝通上的平衡,更進一步凸顯各自的獨特性。因此明華園與莎士比亞的劇作,同樣是以宮廷作為故事場景,但所描述的均為家庭當中的情感問題,從宮廷事件由大見小地看常民心理,同時結合現代臺灣社會可能存在的親情問題,使跨文化之間的溝通與對照產生可能性。

  由於歌仔戲的演出特性在於明快的節奏與豐沛的情感流轉,復仇的主題與親情衝突也正需要此種表演特性,使人物情感可隨著情節發展逐步推至高潮。雖然《龍抬頭》與《龍逆鱗》與莎劇相同、皆以復仇為主題,但是明華園在復仇的基礎上,加入了東方背景的文化元素,試圖探討復仇的文化背景與個人意義,使「西方有《哈姆雷特》與《馬克白》,東方有《龍抬頭》與《龍逆鱗》」,讓明華園的演出得以在相同的主題中兼顧文化獨特性、又可與莎劇進行跨文化交流。

個人復仇的意義與盡頭

  在劇作主題上,不論是莎士比亞的《哈姆雷特》與《馬克白》,或是明華園的《王子復仇記》、《龍抬頭》與《龍逆鱗》,共同核心是源於權力的危機、鞏固、爭奪與報復,且此種權力欲望,則又分為兩種:地位與愛情。

  地位的危機與鞏固,從「二月二,龍抬頭」的一場大雨,使兩位皇子因為不同的理由而流落民間。雖然理由不同,卻皆是上一代擔心個人權力的失落、並加以鞏固所產生的行為,也同時隱埋兩位皇子未來回宮爭鬥皇位的契機。因此兩位皇子長成、相遇、回宮的這段歷程當中,嫡庶之別、性情各異,且又得知了自己當年出宮的真相後,兄弟之間對於皇位的渴求、結合各自母親的仇恨,使兩代之間的裂隙擴大。

  至於愛情的部分,由於皇帝與兩位皇子都愛上同一位寡婦,則更是深化了三個男人之間的嫉妒與矛盾:因為男人是擁有權力的人,而女人則是權力的象徵,因此哪個男人擁有了這個女人,就能夠證明並彰顯自身的權力。這樣的四角關係當中,每個人對於愛情的爭逐也就成為一種權力競爭的表現,致使父子之間的爭鬥不可免除。

  由於皇位與愛人的唯一、且不可分割,而兩名皇子在這當中均因失落而匱乏,填補缺憾的過程中又產生焦慮,當中又夾雜了世代之間的心結,因此在兩種不同類型的個人權力欲望的追求之中,導致衝突的擴大,復仇與衝突的背後又往往牽涉個人主體性的延伸與生命成長的完整歷程,藉以證明自我的存在與成長意義。

  但對於復仇,陳勝國指出復仇有其負面意義,因此必須三思,「但傳統戲曲中有著善惡有報的觀念,雖然必須有所制裁,但是復仇勝利是否真能得到滿足?人生短暫,為了這樣的復仇而輕忽了身邊的人事物又是否值得?」因此在這樣的歷程之中,復仇該如何終結?又是否能夠有不同的結局?甚至是如何觀看復仇背後整體的心理因素?或許這次《龍抬頭》與《龍逆鱗》的全本演出,將會是值得關注的焦點。

重現「連台本戲」的演出形式

  在演出形式上,由於《王子復仇記》的人物眾多、情節龐大,難以在三個小時內將故事完整交代,容易讓觀眾有倉促收尾的感受,因此將《王子復仇記》整編並擴展為《龍抬頭》與《龍逆鱗》兩齣,得以將權力的爭逐、復仇行動的預謀與完結以時間先後進行全面性的鋪陳,使兩齣劇目可各自獨立、卻又成為一完整的整體,且分為兩天演出,又可體現傳統戲曲中「連台本戲」的特性。

  由於連台本戲可連日演出一個龐大的劇目,其特性是可以容納許多的劇情細節,但也因為接連演出,不僅考驗演員的體力,在當代劇場演出中,也難免受演出場地與時間、即觀眾需求等外在條件的限制。而此次明華園《龍抬頭》與《龍逆鱗》在內容上以親情倫理作為核心,並融入當代社會備受矚目的同性戀愛的議題與時空穿越,雖然在題材上看似新穎,但皆為環繞著復仇的主題,以刺激劇情的發展,而這種嘗試,也使歌仔戲的演出題材有更多元的突破,使傳統戲曲的變化性更加提升,這樣的演出形式是否能夠在劇場藝術與觀眾喜好之間取得平衡,亦是本次演出的重點所在。

  兩齣劇目分別在兩天之中接連演出,使劇情的連續性與演出時間限制皆可顧及,又可讓觀眾體會到傳統戲曲的連台本戲的特性,在傳統演出形式與具有現代意義的情節內容上取得創意與活化的的樣態,並進一步讓觀眾思考復仇與衝突的本質與意義、以及家庭倫理當中的矛盾性,促使歌仔戲與莎劇之間互相溝通、形成交互回饋,而這也是當代跨文化戲曲交流的重要意義所在。



本文刊載於《大劇報》第14期(2018年9月),頁16-18。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Copyright © ◆◇…聆聽風的聲音…◇◆.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