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缺
  買完菜的路上她經過一個集會,在場子外緣他看見了有人高舉各色的標語、並且大聲呼喊著。喊了什麼她聽不清楚,因為字句早被各種聲音混雜而攪得破碎。只依稀聽見有人這樣大喊:「女人是男人的肋骨所造,只有一男一女、一夫一妻才是完整的家庭!沒有父親母親的家庭是殘破的家庭!」
  她摸摸自己的胸口,沒有缺少什麼。但是每每回到家中,看到自己曾經愛過的那人懶散無骨地躺在沙發上頤指氣使,覺得自己的喉頭似乎生出了百千根刺骨,梗得她難受,恨不得全部吐出來,讓她能夠從這個完整的肉身中得到解脫。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Copyright © ◆◇…聆聽風的聲音…◇◆.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