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過古道上的記憶──杜虹《相遇在風的海角》
  阿朗壹古道從十六世紀開始便作為台灣東部與西部交通的要道,所有的人事記憶在此穿梭,自然生態亦在此生息發展,形成一條橫貫多年、經過無數個腳印踩踏堅實的步道。在今日,則由作家重新隨著這條古道的記憶摸索而上,觀看當下的景色、回憶過往的歷史進程。

  全書分成三個部分,三個部份各有所旨,第一部分主要寫人、第二部分寫古道上的植物、第三部分則寫生於其間的飛禽走獸。看似壁壘分明,但實際上仍不脫離人──人在古道周邊的生活情景、對於古道是否開發的辯論、如何利用其上的植物、與動物們的相處經驗,凡此種種,均不離人的蹤影,也可看出這些自然之物與人的關係親近,且這些人不單只是已成為歷史洪流者或是原生於當地的住民,也有如同作者一般的生態解說員的視角。因此寫自然,亦是寫人,兩者互相依存。如果沒有人,就不會有過去的相關文字記載、更不會有如今的古道。
  不只寫當下,也懷古。「古道的風」一篇,引起作者追思這條古道的歷史,移民的墾殖、原民交通來往、清領到民國之間的變遷與遺忘,曾經活於此的人或許不再,但風卻是見證者,見證著上頭的歷史發展。短短的文字,也道盡了古道走過的那段歲月。

  然而人走過的那段歲月,也不盡然是美好的。台島多風災,海岸時有漂流木在古道上凌亂堆積,而為了「還以清淨」,初時則選用焚燒的方式清理,卻燒裂的海岸線上的南田名石。生態旅遊業的發展,也開始思考著公路的開發,但是在村人與生態解說員的互相協調下,這條道路才得以被劃入保留區,以保存自然景色。故人與自然之間的互動,曾經或意圖帶來的傷害,作者都沒有將之遺忘,反以溫潤的筆觸寫下這段過程。

  而生活在此地的居民,因為位居台灣的東南角,因此在求學與求職的過程中都有一個西部都市夢,希望能夠西進北上、以求發展。但是也有一些在追求夢的同時,想起了故里而回鄉成為生態解說員,利用了過去的生命經驗對自然環境的了解、以及對於故鄉山水的情感,使他們成為了優秀的解說員,訴說與他們工同生存的古道故事,也令「在老恆春人逐漸凋零的半島上,因為生態觀光的發展,新一代恆春人正逐漸回歸這片土地……曾經目送老一代恆春人走過夕陽波光的背影,而今,因為生態保育解說工作,新一代恆春人出現在四周。斯土斯人,三代滄海桑田,昨日之日怎能猜測今日的轉折」,使作者在驚訝之餘,也對這份真摯的情感動容。

  因此人與自然,是緊密地勾連在一起,雖然有傷害,但是其中生活的人的感情卻逐漸撫平了傷痕,讓這片土地保留了一方讓人與諸多物種生息的角落。因此作者寫這片土地上的自然,同時也整理了土地上所有發生過的當下,而當下即刻成為歷史,過後不再。因此能說會道的人、以及言語不通的物,他們所有的言語,都經過作者的文字,再一次地變成一段記憶,保存下來,以供來者懷想。

  於是作者文字的記憶不只保存了當下的足跡,也記錄了過往的歷史,而這些歷史,通過自然的風與文字的吹襲,使「如今走在阿朗壹古道上,古道的風依然吹送舊時的氣息,人們依然只能以雙腳一步步體驗風裡的往事,一步步聆聽太平洋的呼吸,一步步閱讀驚濤裂岸之下的岩石日記,一步步驚奇於海岸生命的堅毅多姿……也因如此,我輩古道過客,才將古道上所有動人的一切,一分一毫的,全數滿裝於記憶」。



相遇在風的海角
杜虹:《相遇在風的海角》,屏東:屏東縣政府文化局,2013年



文章刊登於《屏東青年》第285期(2017年1月),「文學裡的生命圖像」書評專欄。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Copyright © ◆◇…聆聽風的聲音…◇◆.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