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岸上的故事追憶──楊政源《海藍色的血液》
  說起臺灣的海洋文學,如果對於中學教科書還有些許記憶的人,大概不會遺漏兩個重要的名字:夏曼‧藍波安與廖鴻基。但是臺灣的海洋文學並不僅止於這兩位作家,清領及日治時期,便有作家以詩作謳歌環繞臺灣的大海,若對現代文學熟悉一些的,汪啟疆、東年、陳玉慧等人或以詩、文、小說等不同的文體書寫與臺灣有關的海洋故事,足以可見臺灣在環海的地理環境上,是極具有豐沛創作能量的。
  《海藍色的血液》一書,是作者利用了學者之眼對於屏東東港、林邊、南州、小琉球等地的港口上的人事物進行觀看查訪,利用作家之筆將其上的人、神、事物將之記錄下來。內容有詳實且富有人情意味的散文,也有試圖以神明的視角描述宮廟發展歷史的小說,或是整理過去至今的相關史料並加以對照的行旅,不論何者,均不離在其間生活的人。

  漁人的生活、作為心靈寄託的信仰、歷史的變遷、旅遊業發展帶來的改變……沒有一樣是能夠脫離人的生活,即便是神明「也需人的協助,或興建神宮,或傳頌神蹟」,使香火得以代代流傳。但因為有人,就有喜怒哀樂、就有爭端。漁人的生活自不必言,作者在各篇章中清楚地寫下了漁人如何利用智慧依海而存,同時思索各港口在時間變動之下該何去何從;而作為民間信仰的水仙王爺──也就是中國文學中大名鼎鼎的屈原,也在其中觀看了兩間媽祖廟的發展與爭執。在〈後壁湖的屈原〉一篇當中,雖然寫的是屈原調停觀林寺與金鳳寺兩房媽祖之間的「正統」之爭,然而神明的爭執實起源於人的爭執,因此雖描述媽祖之間的爭端,卻無一不是描述信徒之間的角力。小說家的筆法使神有了人性,但是神的人性卻是由人所賦予,因此寫神、亦是寫人、更是帶出了整個信仰歷史發展脈絡。

  因此居住在此地的人與神,均離不開屏東的海洋與港口。是以作者將廖鴻基於《討海人》中主角在學習討海中所稱的「我清楚感受到藍色潮水正點點滴滴替換我體內猩紅的血液」,思索在終其一生在屏東海岸生長的人們「在出生時,體內的血液早就已是海藍色的了」,作為原生的種種生活習慣已根植在體內、不假外求的靠海維生的生存本能的描述,更也是一種對於海洋的崇敬。

  除了對於人情的描述,書中同時對於漁港凋零與海洋資源的枯竭進行反思。因為不論是當地的居民也好、外來的遊客也罷、甚或是政治政策的規劃,都緊密依附海洋,倘若一朝脫離,便會失去活力。但是漁村的未來渺茫、民間信仰的神力不再、漁獲資源漸漸萎縮,使海岸與漁港開始開發觀光。此種轉型,雖短期之內不至於讓海港消失,卻也犧牲了原有的自然風貌,危機與轉機同時並行,讓作者與當地居民難以在存活與生態之間取捨,只能期待未來充滿希望的曙光能夠出現,但是希望出現的同時,卻也不知道未來對於這的地方該以何種方式稱呼,顯示兩難的迷茫。

  因為熱愛海洋與故土,作者對於屏東的海、乃至於臺灣的海的消耗與毀損感到惋惜,但是在惋惜的同時,他「拾起一支鈍筆,紀錄、修補那記憶中的美好」,使這些已消逝或是即將消逝的人事物得以保存,讓讀者能夠見到屏東的大海與生活於其間的人的各種樣態,不僅是作者對於成長的追尋與追憶,更令臺灣海洋文學看見開發的可能性。



海藍色的血液
楊政源:《海藍色的血液》,屏東:屏東縣政府文化局,2013年



文章刊登於《屏東青年》第284期(2016年12月),「文學裡的生命圖像」書評專欄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Copyright © ◆◇…聆聽風的聲音…◇◆.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