筷子上的戀愛
感覺到背包中無聲的微弱震動時,不管正在做什麼,總會慌亂地拿出手機看看螢幕上顯示了什麼訊息。

雖然習慣性地將通知鈴聲按照不同的程式設定音效,用以區別那些程式可能急需回覆、那些則否。但通常的情形下,背包中傳來手機收到訊息的震動時,總是無暇顧及是哪種鈴聲而好奇地瞄一眼,究竟是哪個程式、哪個人傳來的訊息。

絕大多數時候,還是朋友的閒聊還有一些垃圾簡訊。

因為渴望戀情、也希望能夠多認識一些人,因此總不免俗地裝了幾款交友軟體,看看附近有哪些人,然後觀察上頭花樣百出的照片和介紹,然後模仿他們的形式,放上自己認為的好看照片及引人注目的介紹。只是照片雖然沒有在鮮肉風潮下如同肉店般地大量賣肉,以臉作為主體的第一印象卻也經過了不少美肌霧化;介紹縱使八九不離十,但那其中的一二,總讓自己思考是否真的多年來完全沒有變化。
各種設定結束後,程式就靜置。不開啟不搜尋不觀看,只被觀看,然後等待別人傳來訊息。有安裝卻也和沒安裝一樣,寧靜無聲,被排除在外。

很偶爾的時候,會收到幾條訊息通知。但是簡易的通知往往只會告知「You got a message」、「收到一則新通知」,必須開啟程式後才能得知是誰傳送了什麼樣的訊息過來。

那些訊息,有系統發出的「被加入關注列表」通知、也有用各種語言寫成的交友公關辭令,自然也不乏在缺愛的這個世界中的求愛渴望。但是不論這些訊息的內容與動機是什麼,點下訊息文字旁的頭像便可看見對方的資料,同時看見這些訊息來自何處。這些如同奇蹟般傳入手機中的文字,來自於所處位置附近的人極少,多數是來自隔了海峽的遙遠彼端。

這才知道,原來這些程式還可以搜尋其他地方的使用者。也才知道,過去的筷子傳說是真的,而且愛慾與食慾兩者是無法分隔的。

在很小的時候曾經聽家人說過,「筷子拿得遠的人,將來就會和遠方的人結婚;拿得近的,對象就是住家附近的鄰居」。這個傳說經過了世代與偶像劇的發酵,更產生了「如果用的是兩雙筷子綁成的長筷,那就會和來自星星的都教授結婚」的趣談。

這個笑話自然沒有實現的一天,傳說也不盡然準確。只是不知為何,似乎還是有人對這種說法深信不疑,意圖訓練自己盡可能地抓緊筷子尾端撿擇飯菜,好讓自己能夠離家離得遠遠的、最好是能夠前往異國開展一段浪漫的戀情──就算被嘲笑是崇洋媚外、CCR也沒有關係,因為真愛無敵,只要有愛,不管別人說什麼總會有辦法克服的,自然也包括如何蒐羅異地的菜色。

只是有些人不管怎麼訓練,手指的無力總是讓到口的食材掉落,濺出油花。而有些人則天生就能夠從尾端操弄一雙長筷,準確地將食物送入口中。

有時聚餐時,旁人看到我拿筷子的方式總會覺得驚奇──總是抓著長筷尾端的彩色花紋夾取食物。雖然不覺得這有什麼值得驚訝的,因為從有記憶時就是如此,沒有刻意學習、彷彿出於自然的使用,而且有時筷子短了、或是攜帶了不夠長的環保筷外出用餐時,反而還覺得不順手。儘管在我們這個世代已經沒有多少人相信筷子和姻緣的關係,但有些長輩看到時,總不免還是為此品評一番,似乎晚輩選擇了什麼樣的對象,比起面前的食物重要得多。

從考上大學之後就鮮少回家,逢年過節見面時自然就成了無可避免的話題:「有沒有談戀愛啊?改天帶女朋友回來瞧瞧啊。」「不要總是看書,去談談戀愛開拓一下視野啊。」「就算不談戀愛,當作是交朋友也好啊。」「你看你的誰誰誰的孩子都已經出生了。」從除夕到初五沒少過,年年如此。儘管過去的話語是:「現在就是要好好讀書,千萬不要談戀愛啊。」有時真不明白在他們心中是否能夠談戀愛的時機究竟是以什麼作為標準?而且哪種交往對象與交往模式,還是他們認可的愛情故事?

沒有了解過,也沒有反抗,所以假期結束後便回到租處消極對抗。雖然不是沒有心動的對象,但也從未因此順利地進入彼此的私生活中。

因為從來不知道自己要的、還有對方要的究竟是什麼。

什麼樣的肉就會成為什麼樣的菜,滿桌的葷食在他人眼中竟會成為蔬食,被稱為鮮肉的天菜──或是所有殘渣攪拌成的餿水。

畢竟從來沒有逃離過視覺的觀感,也造成了一格一格的方塊中,像是食品目錄般放滿了各種餐點的照片,而點進去觀看時,卻沒人在意上頭的食用說明,而只在乎放大了、完整的、清晰的影像,而後忽略了「圖片僅供參考,請以實物為準」。

這便是挑菜的人生。作為被撿選者的同時,也在揀選著他人,希望能夠得到美味可口的好菜,然後想像著入口後的味道該是何種美味。但是怎麼吃?或者該說,這道菜該怎麼端上桌?

有時用拙劣的英文回應訊息時,對方也會用各種曖昧熱情的話語回應,說的無非是「你很可愛」、「想認識你」之類的台詞。這些文字雖不知道是否出於真心,能夠確認的是,原來自己在別人眼中也可以是個很可愛、想讓人親近的類型。

只是來自於遙遠的彼端,能否見面都是未知數,只能用著幾張照片、片段的文字作為想像,構築出可能的、期待的戀情。

但沒有一個是成真的,我們終究沒有進入對方的私生活。那些想像,往往是在一次見面之後,還沒有仔細了解對方的情形下,就失去了下一次的機會,即使包裝在「下一次有空再約出來見面吧」的溫暖言語之下,但此後發送訊息時,就不再熱絡了,所有關於那個人的記憶就變成了帶著氣味的白煙飄散在味覺記憶庫中,半點不留蹤跡,唯一記得的,就是如何操作那些沒有熟悉過的程式。

一次又一次地改版,能夠搜尋到的對象也能夠以年齡種族長相身形作為搜尋條件,也逐漸摸透該如何操作這些工具,雖然系統顯示出的未必真正符合自己的期待,但某種層面而言,這些搜尋結果也的確是出自個人的想像──當然也包括了對自我的想像,只是想像和現實總會有落差,而這才是再真實不過的現實。

如果可以,也希望能夠在現實生活中被搭訕,然後從日常生活的了解中,逐漸走入戀情。然而總是事與願違。

某日與朋友在咖啡館聊到這件事時,他不置可否地笑了,然後點開手機上的各種訊息回應畫面,經驗豐富地說著:

「這個世界比我們想像的還需要等待和機緣。因為從來不知道對方的感情狀態、喜好類型、甚至是與我們『相同的』這群人。所以只好利用這些程式進行初步篩選,發出訊息、等待回應、祈求我們心中的菜也能視我們為一道菜,再努力創造在現實生活中見面的機會。」

一整個下午,他經驗豐富的纖細手指忙碌地放出無數則訊息,然後咀嚼送入口中的草莓蛋糕,緩緩吞下。整個過程的慵懶與不在意的戀愛指導,活脫脫是個蠱惑人心的妖精,讓人不禁懷疑他究竟在暗地裡經歷了多少次戀愛。

「當然,如果是來自異國的戀情,那就想像就好了。畢竟外國菜看起來好吃,談起戀愛或許也挺浪漫,卻不是人人吃得到、也不見得有那個命吃得起的……」聚會結束時,他說。

雖不相信命運之說,有時卻也懷疑自己的桃花開在異國。畢竟每個發來訊息或是暗中關注的,大多還是來自遠方。偶爾有來自生活圈附近的人傳來訊息,但是不著邊際的話語,終究還是難以維持關係,不若那些來自異地的人,各自操持著不熟悉的語言,想方設法的表達自己的想法,同時漸漸的築起一種說不清且嘗不進的甜蜜城堡。

只是城堡最後還是崩塌了。不管來自何地,都在一定時間內夭折,沒有一個能夠順利發展,保持友誼關係已是極限。

雖然將自己的介紹放在程式上被動地讓人揀選,但是在被選中的同時,也在用自己的審美標準進行選擇,挑剔的程度不亞於挑食的孩童,有時甚至視而不見、默默刪除、封鎖,就像把厭惡的料理倒入餿水桶。

因為我們既是一道道菜的商品目錄,也是進食者。希望能夠成為一道好菜好肉,但也同時希望能夠選到符合味覺喜好的料理,然後拆吃入腹、成為彼此靈肉的一部份。

這些程式只不過是搭起人我之間的筷子,方便我們進行優雅地選擇、不要露出難看的吃相罷了。

訊息還是會在不定的時刻傳入,只是不管經過多少次的更新、訊息來自何方,每次的通知依然不顯示來自於誰,似乎是想讓我們保持著對於未知來訊的期待感。

是可愛的精巧點心?是平淡的清粥?是兼顧味覺與健康的青菜炒肉?是肥膩的爌肉?還是……?

點開後,觀察、回應或略過,在猶豫中做出彼此的選擇。就像翻攪一道剛上桌的料理,猶豫著要不要送入口中。

猶豫了許久,菜冷掉了,人也依然獨自立在原地發餿。身邊的朋友們則是一個一個死會,在特定的時節放上照片炫耀自己的戀情,用無數的糖蜜將生活醃漬保存。

時間不斷消逝,有時點開手機時可以發現新一批的青春面孔與肉體不斷出現在設下了年齡限制的方格中等待選與被選,固然可選擇性增加,但是能夠祭出的籌碼卻未必等量成長。因為口感堅硬且已冷卻的菜餚沒人願意選擇,除非有心再次加溫、重新擺盤,讓人願意挾取入口,但也早就成了必須努力咀嚼才能鬆軟的食材。

就算如此,總還是有特殊喜好的人願意嘗試,吞下味道不是極佳、且使用陌生方式製成的異國料理。

收到新的訊息,還算是喜歡的類型,「很高興認識你喔,還請你多多指教」。送出,等待回應,走向不知道終點的結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Copyright © ◆◇…聆聽風的聲音…◇◆.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