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湊關於成長的土地記憶──陳葚慈《放肆童年》
  對於故鄉的記憶,依據每個世代、每個人的成長經驗,有相同之處、也必然有相異之處。如何將這些同與異拼湊出完整的樣貌,則可以藉由文字與影像來共同組成跨時代的記憶。

  陳葚慈的《放肆童年》,以離開故鄉──屏東萬丹──數年後進行回憶,藉由土地的開發變遷、食物的味覺記憶、象徵成長的物件、民俗風情,同時搭配腦海中的影像與回顧當下的照片進行拼湊,以看出童年與成年、乃至於父執輩的記憶,藉以建構出完整的土地記憶。但是回顧的內容再多,終究會有難以企及的部分──故人不再、故土改建、故事流失,種種因素,若缺乏文字與人的口述,則難以拼湊出完整的樣貌,如書中所說:「望著隔壁寂寞的田,它就像一塊被遺忘的拼圖碎片,靜靜地躺在都市的喧囂裡,再也無法拼成一幅完整的田園地圖」。
  作為都市發展的見證者,同時也是離鄉遊子的回顧,作者以生活中的瑣碎記憶片段,經由今與昔、原鄉與異地、本地村人與外地遊子等種種對照,同時描述來自其他縣市的人對於故鄉的看法,融會成多重視角的鄉土描寫,使城市發展的過程中來自於不同世代與成長經驗相異的人,能夠了解到這塊土地上曾經發生過的事。

  不必是大江大海的歷史敘述,生活中所有的一切就是當下、也是歷史,也更貼近於人情。作者所書寫的成長與懷鄉,即是萬丹發展中的一的小段落,卻也可以看見在其中生活的人是以何種姿態在這片土地上生活。

  因為有些記憶儘管是屬於相當私密的內容,但是在成長的過程中,終究會與故鄉的種種人事物互相交疊,甚或是引起同時代的人的共同記憶,這些記憶就是發生在這塊土地上無可抹滅的事實。就算田地改為建案、現代化的大賣場取代了傳統雜貨店、看電影從室外改到室內,種種記憶中的景色與現在不同,儘管令人懷念,也讓人看見了鄉村都市化的歷程,也使人不免懷念曾經有過的時光。看見這樣的轉變或許不免感傷與無奈,卻也可以看見鄉村往都市化邁進的同時會引起的感受,這樣的情感,不是自己獨有,也可以是無分何種世代都會有的。

  縱使這塊土地再如何前進,總是會有些許堅持。如作者文中提到的東港人對海鮮的執著,一如萬丹人對紅豆情感。這些象徵著當地物產的作物或者作為今日行政機關作為宣傳的道具,但是對於人民而言,這些東西是無可取代的、大自然所給予的珍貴寶藏。也正因為如此珍貴,才使作者「因為來自紅豆故鄉,深植心中的紅豆美味,讓我對外縣市的紅豆產品有著高於一般人的標準」,無論是對於掛著萬丹名號卻味道「錯誤」感到失望、或是對用料偷工減料的憤怒、甚或是帶著剛收成略帶沙土的紅豆當作伴手禮的驕傲,這些情緒,是一種對故鄉的執著,更是思鄉情懷的展現,因為缺少了這些記憶與堅持,便顯得這塊土地的記憶缺了一角。

  其他的物事亦同。從醃鳳梨、毛豆、牛肉,以及身邊所有事件的回憶都是同等重要,因為事關作者曾經存在過的證明,也是這塊土地上的重要歷史。或許鄉土,而且鄉村到讓作者在求學過程中一度不知道如何以自己的話語說出故鄉的記憶與特色,但是這本書中所描述的內容,卻已然擺脫了過去的羞赧,正面觀看自己、以及身邊所有人所居住過的地方。

  然而,關於土地中的記憶,作者如此表述:「只傳到父執輩,我們這一代終究來不及接收,成了被土地遺忘的人」。然而,真是如此嗎?一代人可以有一代人的記憶,往者難以追,前人的生活也難以經歷,然而屬於自己這一個世代的當下卻彌足珍貴,且依然可奠基於這塊土地上,只要願意回憶、並將之記錄下來,所有的記憶便不會被這片土地遺忘,而能夠成為永恆。



放肆童年
陳葚慈:《放肆童年》,臺北:遠景出版社,2014年



文章刊登於《屏東青年》第283期(2016年11月),「文學裡的生命圖像」書評專欄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Copyright © ◆◇…聆聽風的聲音…◇◆.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