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在心裡口難開的小傲嬌:鍾會
  在開始講鍾會之前,我們先來談談他暗戀的那個人--就是竹林七賢中,脾氣最硬的嵇康。
  在《世說新語》中是這樣寫嵇康的:
  嵇康身長七尺八寸,風姿特秀。見者歎曰:「蕭蕭肅肅,爽朗清舉。」或云:「肅肅如松下風,高而徐引。」山公(按:山濤)曰:「嵇叔夜之為人也,巖巖若孤松之獨立;其醉也,傀俄若玉山之將崩。」(〈容止〉)

  上面這段文字是說嵇康的外表還有氣質。他的身高有七尺八寸,換成現在的度量,大約是190公分,所以是一個非常高的人,所以世人都說他像棵松樹般挺拔。而他的性格又非常潔淨自持,無法忍受當時偽禮教的污染。於是鍾嶸《詩品》說「嵇志清俊」,並不單是他的詩作風格,也是他的個人特質:非常清高秀雅。所以他這顆松樹,是棵傲然獨立於山上的松,而非尋常的松。
  這是嵇康的身高氣質,那他的體態又如何呢?《世說新語‧簡傲》又提到他很喜歡鍛鐵,也就是說,他除了是個文人、思想家之外,也是個打鐵匠。既然這樣,他的體型應當是充滿勞動的肌肉才是,也就是說,嵇康是個又高又壯的大美男!說不定還是開了現在韓系肌肉美男的先聲呢!
  知道了嵇康的長相後,接下來就來說鍾會是如何的「愛在心裡口難開」:

  鍾士季(按:鍾會)精有才理,先不識嵇康;鍾要于時賢雋之士,俱往尋康;康方大樹下鍛,向子期(按:向秀)為佐鼓排。康揚槌不輟,傍若無人,移時不發一言。鍾起去,康曰:「何所聞而來?何所見而去?」鍾曰:「聞所聞而來,見所見而去。」(〈簡傲〉)

  從這則故事提到了鍾會其實並不認識嵇康,只是聽到旁邊的親朋好友說嵇康很讚--品性高、長得帥、文筆好--於是就動了情,變與朋友揪團去找嵇康,見識見識這個絕世美男。而那時的嵇康正和向秀一起打鐵,根本沒空理鍾會,不管鍾會在旁邊如何地像個小女孩一樣地問他問題,他都沒有回應。而一個人的耐性是有限的,看到暗戀的人只愛打鐵,根本不想理睬他時,他就灰心得想要調頭回家,打消這個不可能開始的戀情。
  但就在這時,嵇康抬起頭來問這個小少女:「你是為了要看什麼才來的?又是看到了什麼才要走的?」聽到這種話,你說這情竇初開的小少女能不生氣嗎?眼前這個男人根本就不懂他的心思嘛!所以就丟下了這樣的回答後離去:「我只是想要來看看別人口中的你是什麼樣子,然後看到你後就想回去了!」
  這鍾會根本沒說出他的心聲:「看到你不想理我,我留在這邊當電燈泡幹什麼?!雖然……看到你讓我很開心。」尤其是在說完了上面那句話後,根本傲嬌。明明就是他想多了解嵇康,才去問身邊的朋友、還親自登門拜訪來探查嵇康的底細的啊……誰知道根本「有意而郎無情」,讓小會會吃了個閉門羹,一點希望之火還被冷水澆息。只能說,沒有十足的把握就別去表白啊!不然只是自討沒趣--尤其對方又是一個清高的情感白癡時。
  最後,我們來說說為什麼這段文字會收在《世說新語‧簡傲》中。「簡傲」,就是「高傲」,而前來拜訪的鍾會態度高傲,就連離去時,都還要說「我是聽別人說的,根本不是我自己要來看你的」,這不是傲嬌是什麼?所以,可愛的小會會啊,你就是個愛在心裡口難開的小傲嬌啊!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Copyright © ◆◇…聆聽風的聲音…◇◆.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