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雨
  是她想讓事件爆發的。
  那時是雨季。漫長細密的梅雨,一路延伸到颱風季節,到了秋末仍不斷有幾個強颱襲來。雖然台灣的天氣總是悶熱,但是每次的雨滴落下,總是帶來陣陣涼意。
  她不太願意回想起過去發生的那些事情,也不太願意面對所有在自己對立面的師長的網路公審、逼問,只要一想起,那些想遺忘的過去,總不免一再地被當下提醒,並回想起那些細節。
  與其被提醒,不如直接面對這一切。就爆發狂奔吧。
  因為舊傷與心痛,無數次的交疊,讓她更是從腹部感到惡寒,寒冷到她不知道該如何站立、不知道該如何用再更之前的活潑姿態面對人,她有的,除了傷痛、噁心與憤怒之外,更多了幾分的怨恨。
  雖然支持她的聲音不少,男友也盡可能地陪伴在她身邊,但她仍然無法忽視那些言語,因為總有人會讓她回想起這一切,無論是用什麼方式。
  雨滴滴答答地下著,冰冷銳利的感受,才發現手中便宜的便利商店摺疊傘早已吹翻,使雨水深刻地浸潤到她的衣服、她的體內,變成她無法排除的一切,像那一夜的侵犯,還有那一天的道歉。
  雖然她不懂,為什麼自己需要道歉,彷彿加害者才是自己,是她成為了那些人口中妄自坐上被害者位置的角色。
  但這場雨還是下著,沒有停歇。而氣象報導表示,氣候暖化的冬天,海面上又有五個低氣壓逐漸形成颱風、等待襲來。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Copyright © ◆◇…聆聽風的聲音…◇◆.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