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他永遠記得那個夏天發生的事。
  那年夏天,在一個風暴即將來臨的前夕,他正搭著車返鄉。因為是下午通勤時段、也是連續假期的尾聲,每個人都在車廂中緊挨著彼此。他還記得,那時他戴著耳機,耳機中的新聞廣播提醒著颱風即將到來。他抬頭望了望窗外的天空,一片鮮豔的橙紅,似火一般在山間延燒,在其上以塊狀破碎連接的雲朵呈現出灰黑髒污的色澤。
  是火燒雲,這次颱風必然猛烈。
  不知道坐過了幾站,人潮上上下下,身邊的面孔也換了幾個,雖然擁擠程度稍減,但是目光所及依然看不出任何空隙,走道與座位上都塞滿了人,除了幾個大家避忌的博愛座--雖然也是有人坐在上頭,但多數時候都是空著的。他知道是什麼原因,因為在這種大家都疲累的情形下,依然忌憚著自己會成為被拍照上網、全民公審批判的不知尊重的刁民。
  是誰才刁呢?他也不懂,也沒有真的想懂,因為那時他就只想坐下讓自己的腳能夠暫時休息,無奈人潮密集,讓他無可穿越,只得忍著足部的不適、還有疲累帶來的陣陣昏眩。
  閉上雙眼,僅憑著鐵柱作為依靠想稍事休息,卻因為車身不斷的晃動讓他睜開雙眼穩定身軀。又不知過了幾站,身邊的人才明顯減少,最鄰近自己的位置也空了下來,於是本能地坐了上去,並歪頭側靠著壓克力板昏沉睡去。
  半夢半醒之間,他覺得腳底和小腿肚陣陣抽痛,以為是慣性地疲累抽筋,不以為意,認為只要休息一陣就會緩解。不料痛感越來越強,讓他無法忽視地睜開眼睛想按按雙腿舒緩,卻對上了一雙凌厲的眼神。
  「起來,這可不是你應該坐的位子。」
  「可是我--」他的聲音虛弱悠緩,連他自己都幾乎聽不清楚。
  「我說,起來。你這個年輕人好手好腳的坐在這裡幹什麼?少在那邊裝了,別自己坐上這個位置,是沒看到還有比你更需要的人嗎?」他用手中的雨傘重重地點擊雙足之間的空隙,力道的強勁,讓他立刻意會到剛才雙腿的不適即是被收束起的雨傘擊打所致。
  於是他站了起來,過程中還顛簸了一下,然後說聲:「抱歉……」。
  「不要說我說話不留情面,只是現在的年輕人真的是越來越不像話,隨隨便便就坐上博愛座,然後裝得一副可憐樣給誰看啊?以為自己累了就可以坐這了嗎?想當初我再累可都還是不吭一聲的呢!真是--可不要自己就任意坐上這個位置啊,這個位置可不是你坐得起的!」邊說,邊矯健地移到位置上,穩坐。
  他忘了還有什麼話,只記得他一直道歉,直到下一波人潮上車、而他抵達自己的終點站。
  但他永遠記得,那個紫中帶紅的夏天的事。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Copyright © ◆◇…聆聽風的聲音…◇◆.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