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一直在向前奔跑,但沒有任何理由,他的雙足就自然快速地提起、放下、提起、放下……究竟目的地是何方,他沒有想過,但他的直覺是,這裡不是他應存之地。
  「想要再快一些、再快一些。」他這樣對自己說,然而沉重的肢體讓他覺得疲累,黑暗冰冷的空氣在他體內凝滯,讓他在奔跑的過程中感受不到任何熱量,反而冰冷得令他窒息。但他只能往前跑,再往前一點。
  於是他脫卸了身上所有的重物、任何可能影響他奔跑時成為風阻的器物、以及在他出發之時攜帶的任何與出發地有關的東西,包括人、心、記憶、關係……他所想得到的、有辦法剝除的,全數卸下,沿路拋棄,成為暗夜裡蒐集廢棄物的存在的食糧。
  再來,他唯一帶出來的,就只剩下赤裸的自己了。但他的存在,總讓他想起他不想要再次記起的東西,於是他毀去了容顏、重新以其他的新的面貌包覆已然壞死腐朽的肢體,拼湊出他想要的理想的自己。
  然後帶著這個現在拼湊出來的殘破肢體繼續向前奔跑,逃離過去,跑向他不知道的純淨的夢想中的可能未來。
  「但前方,究竟什麼在等著我?我還有什麼東西,是必須丟棄的嗎?」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Copyright © ◆◇…聆聽風的聲音…◇◆.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