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慣
  每一個夜晚,他總是要固定吞下兩顆藥物後才能夠入眠。
  但他睡得從不安心,也沒有夢,縱使身邊有人陪著。
  他睡不著。一直要等到天泛白光之時才稍有睡意,假寐一會讓乾澀的雙眼稍事休息後便起身進行每日例常工作。有時睡著了,卻因為體內的高熱而在昏暗中起身,然後因為暈眩而再次倒在被褥中。
  每個夜晚,都是如此。能夠睡著且有夢的夜晚,對他來說已是非常遙遠。而現在的夢--他不知道是否能夠說得上是夢,因為不像過去一樣有離奇的情節發展,而是只有彩色光影的波紋在腦海中迴盪飄移。
  「你還好嗎?」翻身時,枕邊人問。
  還好嗎?他不知道,也不曉得該如何回答這個問題。
  就算彼此都知道各自的狀況,但是他們在認識之後就避談這件事,好像只要不說,這一切就完全不存在。只是兩個人都很清楚,在這中間還是存在著薄薄的一層什麼,而且不僅止於他,就連旁人都是。
  他以為這三年多來,已經對這樣的生活感到稀鬆平常,只是仍有種異樣的感覺籠罩著他。
  「沒什麼。」
  「沒事就好。」黑暗中閃動著兩個細小的白色光點,然後消失。
  被單摩擦的窸窣聲讓他知道枕邊人正在翻身,然後他緩緩地靠近貼近那個堅硬的背脊。他覺得燥熱,就算開了冷氣仍然如此,但他分不清楚是藥效的關係還是兩人的體溫加成,乾渴的食道正在推落溶解中的藥物入腹,讓他只能發出破碎的音節。
  於是什麼都沒說,就這樣閉上雙眼,接受這樣的每個異常的夜,適應成自然。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Copyright © ◆◇…聆聽風的聲音…◇◆.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