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的右手
  空氣中飄著悶熱的味道。
  我和他走在夜晚的街道上,因為人多,不時地擦撞到身邊的人的臂膀,但是沒有人回過頭,也沒有人在乎兩個牽著手的男人在路上用略急的步伐往前走,每個人都朝著前方走去,像是有一個清楚明確的目標在召喚著他們。
  他也沒有回過頭,就只是輕輕地抓著我的右手,一直往前。
  前行中,我似乎看見了那些人的臉上都充滿了期待的光芒。那是我從來沒有看過的神情。
  他們究竟在期待什麼?而我又是為了什麼來到這裡?他沒有說。
  「我想讓你看見不一樣的夜世界。」出國前,他這麼說。
  我沒有夜世界,也沒有夜生活。我的每個夜晚,都是躲藏在人造亮光構成的畫室裡,消耗著所剩無幾的體力與視力。因為我雖然能夠看,卻看得模糊,無法捕捉那些快速移動的事物。到了夜晚,除了遠方光源發出的點點光輝,我什麼都無法看見,所以也就只好待在房間中,直到疲倦睡去,日復一日。
  只是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他進入了我的生活。雖然我們從來沒有明說自己的關係是什麼,但是從認識他之後,我的生活就開始變化了。
  有的時候他會帶我在深夜裡的公園漫步,有時則是在昏黃光線中的小酒館談心,又或是找幾個朋友一起在KTV中歡唱。當然也有些是在日間的活動,只是夜晚的還是多數。雖然這些活動並不盡然全都喜歡,但是都改變了我的生活,尤其是夜晚。
  問他為什麼總愛在我行動不便的夜晚時帶我出門,他總是笑著回答:「有些東西雖然眼睛看不到,但這些東西,還是非常重要的。」
  雖然不明所以,但還是默默接受他來自夜晚的邀約。只為了讓我的畫冊中能夠有不同的內容出現。
  但我想畫的,其實我從來沒有畫出來過,因為我不知道該如何表達它的形狀,關於愛的形狀,因此那一頁,永遠是空白的。
  越往前走,人就越多。周邊的談笑聲也就越來越明顯,儘管我聽不懂他們在說些什麼。
  「到了。再等一下就要開始了,」他舉起我的手,「你等一下就往那個方向看就可以了。」
  我往他指示的位置看去,一如往常的,什麼都看不到,眼前一片漆黑,就連現在位於何處都不知道,但還是定定地看著那個方向。
  時間一點一點過去,腿部的麻痺讓我有些許不安,只好一直挪動以減輕不適,同時也萬分注意旁邊是否有人,避免這些騷動觸碰到了旁人的軀體,引起他人的不快。
  一切都很平和,沒有磨擦。
  然後他抓著我的手突然用力起來,讓我感到有些吃痛。「你看到了嗎?那邊的亮點。」
  在一瞬間,周圍開始發出讚嘆的驚呼,夜空中的橘紅色光點幾乎同時出現,排列成特殊的形狀。我用力地瞇起眼睛,試圖判斷那是什麼樣的形狀。
  兩個弧形相連,凹口與尖段各自延伸出線條在頂端相接。是帆船的形狀吧?
  「是船形的送火喔,覺得如何?」
  一直聽聞過京都的五山送火,但卻只有在資料上和別人的遊記上看到照片,實際看到卻還是第一次。
  原來這才是他一直要我在這時候陪他出國的目的,就只為讓我看到不一樣的夜晚。
  對我來說,那些橘色的光點並不是靜臥在山中,而是在天空中漂浮著,就像一艘真正的船停靠在黑水中,照亮黑水之下的世界,亮亮的,暖暖的,讓在下方的生命能夠找到前進的方向。
  就像他一直牽著我的手一樣,指引著我該如何在失衡模糊的世界中緩慢前進。
  「很漂亮。」真的,那是一種很難說出口的興奮。
  火焰不知道燒了多久,我們也就站了多久。他的手心溫溫的、有點濕,但保持著一定的力道不肯鬆開,而我也甘心於他的掌握,接受他厚實溫暖的大手。
  光點開始消失、人潮開始散去的時候,他輕輕地拉著我的手隨著人潮離開。在經過商店街時,我們兩個都在一間小店停下了腳步。
  他選了一張寫了字的、畫上了山上燃燒著大文字送火的圖版給我。我問他上面的字是什麼意思。「當你想要幸福的時候,幸福就已經開始了。」他說。
  是啊,我的幸福已經開始了。或許該說,它一直都在,只是我沒有仔細察覺到它的存在。因為它的溫度,從來不是焦灼的,而是微熱的,很舒服,一不注意就會忽略了它的存在。
  但它從來不曾離開,一直陪著我在夜裡前行。
  我想,我知道我該如何在那頁的空白上畫出我想要的圖案了。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Copyright © ◆◇…聆聽風的聲音…◇◆.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