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內時光
小海看著手機訊號與無線網路代表訊息強弱的格子逐漸下降,直到畫面出現一個表示不在訊號範圍內的X記號,停頓了數分鐘,才又重新接通訊息。

最近幾個月每天總有幾次會出現這樣與外界短暫失聯的情形,就連在空曠、收訊良好的地方亦然,讓他懷疑是手機出了問題。但是拿到通訊行檢修,客服人員例行性的檢查後,卻表達手機完全沒問題。
「怎麼可能沒有問題?你知道嗎?這種情形讓我完全沒辦法及時性地接收訊息,之前這樣的時候,漏掉的訊息還會自動通知,但是最近就算訊號接通之後,如果我沒有點開程式,手機根本不會通知我在那段時間裡有收到任何資訊,這樣讓我不斷錯失別人傳來的重要訊息,你明白這種困擾嗎?」小海將手機重新放到服務員的面前,希望再重新檢查一次。
「我明白,但是……」
「拜託你!再幫我看一次好嗎?一次就好了!」

客服人員為難地再將手機交給維修部門檢查,但是檢查的結果依然如故,而且在準備交還時,畫面上又出現了大大的「目前不在訊號範圍內」的畫面。「如果不是程式的問題,那就是手機老舊了,所以收訊有些不良。有沒有考慮換一支手機呢?」

小海不是沒有考慮過換新機的可能,但是以目前的收支情形來說,每個月僅是剛好打平,根本沒有多餘的預算換一台外觀新穎且能力強大的手機,只能回絕客服人員的提議,走出通訊行。

走在路上,發現簡訊收件匣收到了十通未接來電的通知,然後點開通訊程式,在短暫的讀取之後,又顯示了數則未讀訊息,其中包括了男朋友的,趕緊回應之後,立刻收到幾張憤怒的貼圖與文字。

「你到底在做什麼啊?為什麼這麼晚才回覆我?之前你說你很忙,沒有空回,現在又說你的手機有問題,可是你又不換手機,每次要找你不管是電話或是LINE都找不到人,如果你這麼沒有心要放在我身上,我們乾脆分手吧!」

「對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請你原諒我好嗎?」但是他不知道該不該說以後不敢了,因為手機莫名的突發狀況,讓他不確定自己是否可以保證不再錯過任何訊息。

但是這樣的道歉,卻遲遲沒有收到任何回覆。沒有通知、沒有已讀,就算傳再多的貼圖與文字,仍然沒有任何接收者的反應。

是被封鎖了?那這段感情也算是結束了吧?其實真的不能怪他,畢竟最近兩個人很少有交集,訊息也不能立刻回,難怪他會生氣。凝視著寂靜的手機畫面,小海這樣想。

突然手機傳來其他交友程式的震動通知,點開之後,又發現兩則新訊息,是上個星期向他搭訕的同一人傳來的。那時回覆後,就沒有再收到任何通知,而現在收到的,一則是三天前,一則是五小時前。

「如果有機會,要不要出來見個面呢?」「算了,你好冷淡喔。」

你好冷淡喔。

這幾個字讓小海覺得非常熟悉。似乎是男友,不,應該是前男友曾經這麼對他說過。不過那時他對這個評語並不是那麼在意,只覺得自己明白內心有在關注對方就夠了,因此沒有任何改變。

但是,一直被他忽視的評語,最後導致了關係的破裂。就像那個一開始就出現了失訊徵兆的手機被他放置不管,最後成為了難以接收任何訊號的物品,也不知道該從何處檢修。

不知道如何檢修,還是,其實是自己不願意正視問題呢?小海不禁這樣想。

或許自己在潛意識中想避開這些問題吧?總以為旁人能夠了解自己,所以問題會自動消失,但事實上,問題不會自己被解決,身邊的人更沒有理由去主動了解、寬恕自己。任何細小的裂痕都會變成龐大的誤會,最後導致無法挽回的結局。

小海走進便利商店,隨便買了49元的組合餐點果腹,無神地刷著手機。手機的wifi訊號適中,但是電信公司的訊號格又逐漸下滑。重新搜尋了幾秒,才又回到滿格的狀態。

他想起日本人將這種電信公司訊號的有無稱為「圈內」和「圈外」。現在的自己,大概就像是個無時無刻處在圈外的人一樣吧。雖然時間短暫,但是時時處在被排除在外,就像個雖處在人群中,卻也同時置身事外、對任何人事物始終保持一定距離。

交友關係也是如此。

不知道為什麼,在許多交友網站上,許多人總打著「異男樣」,不知道是要隱藏自己的身分,或是意欲塑造出一種雙邊通吃的樣態,又或者想透過這三個字彰顯出什麼特質──他不明白,也無法明白。就像當初對身邊的朋友出櫃時,朋友們不分性別性向,總是驚訝地說「咦?騙人!你怎麼可能會是同志!」「你身上完全沒有同志的氣息啊!一點都不!因為你完全讓人不會有雷達作響的感覺啊!」讓他只能苦笑以對。

這種大概就是標準的「異男樣」了吧?雖然自己始終不明白,究竟是什麼樣的氣質才是同志的氣質?又什麼才是異男的氣質?

「欸──就是……我不會說啦!反正你給人的感覺就是不像啊!就像是少了一種味道。」

朋友直觀的回答,讓兩人只能聳肩,也使他因此輕易地被排除在戀愛圈外。

「既然恢復單身了,那是不是也該來準備尋找下一段感情了?」小海點開交友程式,看著螢幕上不斷旋轉、讀取資料的圓圈。

雖然說是恢復單身,但是有真正處在戀愛的情境下嗎?仔細想想,似乎從一開始就沒有。不知道前男友是不是也這麼覺得?雖然死會,卻像單身,完全沒有戀愛中的人幸福的氛圍。就算同處在一個時空下,兩個人就像普通的朋友──甚至還要更普通些,畢竟兩個人的心似乎從一開始就沒有交集。

大概我就是個失格的戀人吧?這樣的自己到底適不適合談戀愛呢?小海想。

進入程式,收信匣又多出了幾個未讀訊息。有不明意義的「hihi」、也有打招呼試探的「你好」、也有標明了身高體重的訊息,這些,小海一概略過,只點開他認為有意義的訊息回覆。

你好,我是小拓。可以和你聊天交朋友嗎?
可以啊,歡迎。


訊息傳出後,小海想了想,又傳出下一則訊息。

不過最近我的手機有問題,常常收不到新訊息的通知,所以不能馬上回喔。
沒關係的,我也不是常常馬上就看&回。
了解!謝謝你!
為什麼要說謝謝呢?這個沒什麼啊!
因為我剛才失戀了,原因就是不能即時和他聯絡。
真是的,感覺他好不成熟喔。雖然很多人是這樣,覺得不能即時收到訊息會有種被忽視的不安全感。但為什麼不能多為你想想呢?或許是你不方便啊!訊息什麼時候想看想回不是都隨著自己的心情就好嗎?


小海看著網路的那端斷斷續續地傳來訊息,想到過去不知道哪一段感情告吹時,有人和他說過,很多人內心深處缺乏安全感,因此想要時時刻刻想要被關注,這樣才有活著的感覺。

因為感情汰換速度太快,但是每個人都想要在最快的時間內找到最適合的人戀愛,於是在找到之後,便會快速地追求、陷入,但也快速地發現各種難以磨合的缺點,因此就像跨年煙火一樣,燦爛一陣就結束了,差別只在於是和平或是難堪的結束而已。

就像他,每一段感情都維持不久。最長的一年,最短的大概是一個月吧?反正他已經記不清楚了,也不需要特別去記。因為那些人的名字、面貌都已經模糊了,雖然聊天的紀錄還存在於自己的手機和電腦中,有時還會不小心點到,但他看著那些紀錄還有照片,卻已經記不起那些人究竟曾經以什麼樣的姿態在他的記憶中活著了。或許該說,自己根本沒有將心放在那些人身上吧?因為他也只是想要找一個人來填補心中的空缺,從來不是以充滿愛的姿態給予他人。

所以,自己應該是還沒有準備好接受感情吧?就算隨著自己的心情,也不知道該如何付出。

你還好嗎?小海放下手中的飲料後,畫面自動重整,又傳來了新的訊息。
我很好,謝謝你。他回。



事實上一點都不好。

這幾天接收不到訊號的情形愈來愈嚴重,有訊號後仍然不會自動通知,頂多偶爾接到一則電信公司發的簡訊:「親愛的用戶您好。您在某時某分有一則未留言的未接來電。在此提醒您趕緊回電,以免錯失重要訊息。」有時甚至連這種簡訊都收不到,或是通話到一半就中斷,更別提其他沒有簡訊通知的程式。不管它如何地把手機高舉、放到「應該是」收訊良好的地方,仍會發生這種現象,只能依賴電腦上的即時通訊才能和人進行完整的交流。

從來不曾這樣的手機,讓小海陷入了未曾有過的焦慮。

對焦、尋找訊號、滑動手機檢查未讀訊息。若有新訊息,便抓緊還有訊號時快速回電、回訊。若無新訊息,則擔心是否自己的手機還未將訊息送到、或是被遺忘在數據庫的某一角。

對小海來說,原本存在感不強的手機,突然像是要提醒自己的存在一樣,讓小海不得不時時盯著它看。這讓小海非常不習慣,因為自己的生活空間就在訊號失聯中崩解了。

上網尋求協助,得到的答案幾乎和手機維修站的服務人員所說的一樣,換一臺新機比較快。

雖然小海覺得現在的手機功能愈來愈好,扣掉經濟因素,其實他的需求並沒有那麼多,現在這支不過是稍微出了點問題──雖然並不能算是小問題──其他功能並沒有影響,讓他陷入換與不換的兩難。

換,沒錢,也捨不得。不換,難道自己真的要這樣焦慮無助地過每一天?

「我看還是換了吧,這樣下去你都快被逼瘋了──你知道嗎?現在你比那些無時無刻不自拍打卡傳訊的人還誇張耶!一直找訊號、刷訊息,別人是低頭傳訊息、抬頭玩自拍,你是低頭找訊息、抬頭找訊號,你知道那畫面有多蠢嗎?從剛剛跟你見面開始你就一直不停地盯著手機,我都懷疑你到底眼裡還有沒有我這個朋友了!」在咖啡館裡,友人忍不住抱怨。
「對不起……真的很蠢嗎?」
「蠢爆啦!你要不要看看你這舉動在別人眼裡是什麼樣子!」

手機畫面顯示著自己高舉手機刷新訊息的照片,上頭還下了一條註解:別人搞自拍,我在找訊息(覺得生氣)。

小海看著那畫面,不知道該做出什麼表情。雖然那真的挺可笑的。

「與其一直擔心自己收不到新訊息,倒不如乾脆一點換新的,讓自己可以在收到訊息之後自在地決定什麼時候要回覆不是更好嗎?雖然現在你的手機不會突然有人傳訊息給你的干擾,但是實際上收不到訊號已經造成困擾了吧!而且你前男友不是就是因為這樣才離開你的?你還真是學不乖耶!快、點、給、我、去、換!現在!馬上!Now!」

拗不過朋友的脅迫,小海只好到附近的通訊行換了一台手機。至於舊的那支,他沒有丟棄,只是用盒子裝好,放在櫃子的深處,以備不時之需。

當晚,他順利的接到新的訊息。

哈囉,幾天沒聊了,最近好嗎?是小拓。
還不錯。你呢?
普通囉。對了,我今天看到一個和你很像的人,不知道是不是你?
咦?可能只是長得很像的人吧?
或許吧?那你今天下午有去換手機嗎?
有啊。你也在?真巧。
我是那邊的店員,只是那個時候我在另一邊整理東西,而且怕認錯人,所以不好意思和你打招呼。新的手機用得還習慣嗎?
還不錯啊,雖然超出了這個月的預算,哈哈。現在是售後問卷調查嗎?
是啊!滿意這樣的服務嗎?對了,要不要換LINE呢?這樣聊起來比較方便。


兩人互相交換了帳號後,看著對談內容毫無阻礙地傳送,就算有時候聊天會暫時中止,但是幾個小時後小拓又會貼心地延續話題,讓小海首次覺得,自己沒有被排除在外。

但也不知道為什麼,最近接到奇怪電話的次數愈來愈頻繁。

原本在手機處在斷訊狀態時,不僅無法接聽電話,也不能收發簡訊,能收簡訊時,頂多是收到電信公司傳來的不知名未接來電回電通知。但是最近在收訊正常的情形下,常常接到不明的來電。有顯示「未知號碼」的,也有響一聲就掛斷的,還有接通之後,不管怎麼詢問,對方就是不出聲的類型。

小海在小拓下班時約在通訊行附近的小咖啡廳見面,也和小拓說起這件事。

「大概是你的手機要提醒你要多關注它吧?沒想到你的手機這麼人性化。」
「可是這樣很干擾我啊,常常工作到一半就必須放下手邊的事情接電話。比起來,我還比較喜歡之前常常收不到訊號的時候,至少不會在忙碌的時候突然被奇怪的電話打斷。」
「那就沒辦法啦。雖然兩種情形都有利有弊,但你只能選擇其中一種生活方式囉。」小拓將手中的可麗露碎片塞到嘴裡,喝了一口茶,「不過你之前的手機會收不到訊號這件事也很奇怪,如果手機沒摔到,也在收訊良好的地方,照理說不應該會有這種情況啊。你要不要回想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

是啊,究竟是什麼時候開始的呢?為什麼自己從來沒有注意過這個問題?小海這樣想。

大概三個月前開始出現這種情形,在那之前就算帶它去日本,使用上也沒有異狀,而且在臺灣預先買好的網路方案在使用上也完全正常,不管是數據連線還是無線網路都是收訊良好,不僅未曾出現過訊號低落的情形,更別說是出現不在訊號範圍內的通知了。因此不管是接收當地人的單純問候,或是與臺灣的朋友們分享旅途,完全不會出現奇怪的斷訊現象。真正開始出問題,似乎是旅途結束之後?

從海關出來的時候要重新接通電信公司的訊號,於是在機場搜尋了一陣子才接通。也是從那時開始,常常訊號中斷,需要自動或手動重新搜索才能順利使用。至於wifi的斷訊原本以為是環境的因素,所以沒有特別在意,但是在回國之後,發生錯誤的次數也比之前多。

但是真的和出國相關嗎?雖然仔細想想並不一定是這樣,但是實際出現問題也似乎是以回國那天開始作為分水嶺,從那天開始手機就開始鬧罷工。

「第一次聽到這種情形耶……該不會是你的手機愛上日本了吧?」小拓聽完小海的敘述,笑了,「不然再出國一次看看就知道了啊!說不定不只是你喜歡日本的環境,就連你的手機也愛上了吧!」
「怎麼可能會有這麼人性化的手機啊!而且還會揣測上意咧!真是愛開玩笑。」
「誰知道呢?說不定你的手機就是這麼充滿人性啊。這一支是,前一隻也是。或許該說,是使用者本身讓它們具有人性吧?」
「什麼意思?」
「你不知道嗎?不是有這樣的傳說,就是東西在經過人的使用之後,因為接收到了使用者的感情,然後就變成有靈性的物品,或者──變成妖怪。所以你的前一支手機是和你一樣喜歡上日本,而你的新手機是希望能被自己的主人關注。」
「但是現實上怎麼可能會有這種事,你奇怪的東西看太多了喔!快點回到現實!」小海輕拍小拓的頭,對小拓所說的話一笑置之。

雖然小海不否認,自己的確喜歡日本。

在日本的每個時光他都非常享受,不管是食物,或是生活步調都是他喜歡的樣態。而且在當地也透過交友程式認識了一些人,有些甚至約出來見面,甚至到今天都還有聯絡。長相上,他的確偏好日系清秀的外型,但是讓他覺得安心的,是在性格上。不知道為什麼,自己喜歡那種親密卻又保持著一定距離的神祕感,讓人可以保有自己的空間。

而且不知道為什麼,在日本的時候,自己的交友程式的訊息通知就響個不停──尤其是在參拜完著名結良緣的神社之後!回到臺灣之後,那些程式都無比安靜,讓他一度以為自己受到當地神明的眷顧,讓他得到可以發展異國戀情的機會,更讓他以為自己的桃花其實開在日本。

那個時候小海還是單身,應該說,和現在一樣,剛結束一段感情不久,在當地可以隨興地與各種類型的人交朋友。在幾天和不同的人相處下,他發現遇見的每個人不管是否見面,或是道別後的問候,都會在合適的時間和場景說出適當的話,更不會不識相地問出「為什麼沒有回我訊息?」

相比之下,不管是哪一任的男友都讓他覺得情感很甜、很黏、甚至有點膩,好像沒有在一定的時間內回傳訊息就表示感情生變。

小海在神社時曾經許下這樣的願望:希望可以交一個個性獨立、不要太黏人的男朋友。但是神彷彿沒有聽到他的聲音,雖然他喜歡日本的男生,卻沒有因為網路聯繫而開展出燦爛的戀情,回到臺灣之後,卻又交到了一個喜歡時時刻刻都黏在一起的前男友。

剛認識時手機雖然沒有出現太大的問題,但是自己不是會即刻回信的人也有事先說明,那時還記得兩個人也都有這種共識,因此短期之內並覺得有什麼問題。但是時間久了,對於無時無刻不要求自己迅速回信的前男友,有的時候的確有些煩躁。

小海記得在分手前,每天都會固定收到訊息。

「哈囉,在忙嗎?」「在幹嘛呢?」「吃飯了嗎?」「怎麼了?發生了什麼事嗎?」「睡著了嗎?」「?」……這樣的訊息都會照著三餐傳來,有時還附帶下午茶和宵夜,雖然有注意到螢幕上的訊息通知,有時也會點開來看,卻沒有時間回應。有時間了,也只能簡短地回傳:「不好意思,剛才在忙著處理客訴,所以沒辦法聊天。」而前男友則是會迅速地回應:「這樣啊,辛苦你了。要加油喔。」然後結束話題,直到夜晚才重新開啟話題。

就算重新開啟話題,兩個人也常常不知道該說什麼。因為雖然表面上處在交往的狀態,但是實際上,兩個人就和過去一樣,只是生活上的陌生人,頂多只能稱為普通朋友。不管怎麼想話題,也永遠沒辦法像外界的認知的熱戀中的人可以聊天聊上數小時還不停止,總是很快地結束話題。

今天工作還順利嗎?
普通囉。你呢?
還可以啊,雖然學生有點吵鬧,管秩序就花了我好多的時間……
你也辛苦了。管小孩真的很累吧?不過這樣子你應該很了解小孩的想法吧?
其實真的還好,我真的常常不知道他們在想什麼。現在只希望他們不要給我惹麻煩就好了。
哈哈,和我一樣呢。我也希望不要遇到太多奧客。


已讀,不回,話題結束,各自就寢。

每天的相處就只有這樣簡短的幾分鐘,完全無法深入地了解彼此的狀況和個性。或許該說,自己某種層面也沒有想要了解他的意思吧?這應該就是為什麼他被排除在圈子外的原因吧?因為電波不合。就算接收到了,也不是適合的人。小海嘆氣。

「怎麼突然嘆氣?在想什麼呢?」小拓問。「在想手機的問題嗎?還是……前男友?」
「都有吧?」小海苦笑。
「前男友的話我幫不了你,希望你可以找到你喜歡的人。但是如果是手機的問題,改天拿來給我測試看看吧,說不定可以找到解決的方法。」
「那你明天下班時我拿去給你吧。」



其實你的舊手機沒什麼問題啊,我這幾天測試後沒有發生你說的狀況耶。

小拓傳來的訊息,讓小海非常疑惑。

那之前在使用的時候到底發生了什麼問題?難道真的就像小拓說的一樣,那支手機和自己一樣也愛上日本了嗎?

兩人相約隔天下班後在通訊行見面時,小海發現小拓身邊陪著一個人,那人發現小海後,朝他的方向皺了眉頭,表情凝重地對著小拓說了幾句話,接著推了小拓身體一把便轉身離開。小海見狀,上前抓住小拓的手臂。

「沒什麼……」小拓微微失神,從背包中拿出手機,「還你吧。既然沒什麼問題,那就好好收著吧,雖然換新手機了,但至少還可以拿來當成備用機。」
「什麼話!你是希望我的手機常常壞掉嗎?」
「當然啊,如果大家都不換手機,我們這一行要怎麼過活呢?」小拓吐舌,「好啦,去吃飯吧!我肚子餓了!」

隨便找了間小餐廳點餐後,兩個人莫名地陷入沉默,讓等待的時間無止盡地拉長。

「呃,雖然這樣問有點不好意思──」
「是我男友。」不等小海說完問題,小拓直接開口。「應該說,是前男友。他這個人就是這樣,常常吵架之後就說要分手,但是過沒多久又想要複合,但是我這次是真的不想要再給他任何的機會了,每次都這樣吵吵鬧鬧的誰受得了。而且他不知道是從哪邊發現上次我和你出去吃飯的事情,以為我和你在交往,所以跑來通訊行找我想問清楚是怎麼回事。接下來的事情,就是你看到的了。」

聽到小拓不帶任何感情地說出這些話,兩人又是一陣沉默。

「幸好你剛好到,不然不知道他還會做什麼。」
「呃……對不起?」小海用不確定的語氣說。
「為什麼要道歉?我早就下定決心要和他分手了,和你無關。而且說真的,和他交往的這段期間,我的手機幾乎都被他掌控著,身邊都快沒有朋友了,這樣的感覺真的很糟,你明白嗎?」

小海當然明白,而且再清楚不過。因為自己和男友分手的原因,其實和小拓沒有什麼差別,都是兩種不同的安全距離中無法取得平衡導致的結果。

不知道為什麼,兩個個性不同、安全距離也有所差距的人總是會在奇妙的時間點交會,然後變成情人。難道真的只是剛好在某個時間地點,頻率對到了,就毫無理由地在一起,然後經過一段時間後,因為接收不到彼此的頻率,就這樣分開?這樣的戀情到底有什麼意義呢?只是從失敗的經驗中更加認清自己的戀愛志向嗎?

「別難過了,既然都過去了,再努力找適合自己的人開始下一段感情吧。」小海說。

但是不知道這句話到底是說給誰聽。畢竟現在兩個人都處在失戀的狀態互相舔舐傷口,而且兩個人的距離雖然很近,但實際上對彼此一點都不了解,根本不知道該如何做才適合。

「謝謝你。」小拓看著服務生送上餐點,笑了,「你人真的很好,和很多人不太一樣,總覺得和你談戀愛感覺應該不錯。」



兩人各自到家後,延續晚餐時的話題。

不知道為什麼,小海覺得自己和小拓一樣,有一種相似的感覺,也覺得他和過去認識的人有不同的特質,讓他有種想要走入小拓的世界的念頭。雖然兩個人相處的時間不長,而且互動也和過去一樣,收到訊息時並不直接回應,但是在送出回應之後,小海漸漸地希望小拓能夠快點看到自己發出的訊息,這是從來沒有過的感覺。

小海重新開啟了原本的手機,輸入密碼後,發現訊號呈現穩定的滿格狀態。雖然完全開啟後才發現,自己在將手機交給小拓檢查時並未回復原廠設定,但所有的程式現在都呈現登出的狀態,顯示在這中間曾被開啟過,但不知從何而來的信任,他在心裡就是覺得小拓不會窺探他的隱私。

登入那些程式的密碼、重新讀取資訊,一切都相當正常,沒有發生任何訊號上的異常。

LINE上的通訊紀錄也更新成最新的樣貌。最上方的紀錄,是十分鐘前小拓傳的:「好久沒像這樣跟人聊天了,真是謝謝你。」還有一個笑臉貼圖。

小海看著那個貼圖,將「沒什麼」發送出去。

不知道從哪來的想法,小海又接著傳了一則訊息。

「雖然突然這樣說很奇怪……但是如果不介意的話,我希望可以多了解你一點,然後交往。不知道你願不願意?」

過了十分鐘,顯示已讀,同時收到新的訊息:「當然沒問題。」

突然,手機訊號的圖示突然減少兩格,接著回升。短暫的訊號波動讓小海迅速繃緊神經,五分鐘後,又收到了一顆心型貼圖。

雖然通訊狀況尚可,訊號圈也重新和旁人交集。雖然不知道未來發展如何,但小海明白,自己的世界雖然有不同的人走入,仍然會和小拓保持著一定的安全距離,讓兩個人的關係能夠保持在一種既親密又疏離、神秘的狀態,使這一切充滿緊張的新鮮感。

就像處在這個,自己從未真正了解過的圈子。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Copyright © ◆◇…聆聽風的聲音…◇◆.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