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命運與愛的糾葛──阮慶岳《林秀子一家》
人的生命中,往往充滿著對某種事物的信念,可以是宗教信仰、可以是個人獨特的命運、也可以是不同面向的愛情,種種面向不一而足。但是,不論抱持著何種信念,很多時候這些信念是纏繞在一起、難以分離的。

在《林秀子一家》中,阮慶岳藉由經營宮廟主神為瑤池金母的林秀子一家人的故事,藉由每個人物的生命經驗,描述了每個人對於愛與宗教信仰結合的信念,傳達人在愛與信仰中的脆弱、同時強韌的生命力量。
林秀子所生的兩女一子,性格與遭遇全然迥異:長女相信命理和情感的命中注定,但由於過度介入而招致別離,儘管如此,仍無怨無悔地對喜愛的對象付出一切;次女具有強烈的自主性,卻對於親情、愛情、信仰、人性等事物感到懷疑,因而拒絕一切也同時對一切絕望,但在一場怪病後,彷彿為了讓自己以及家人得到救贖而懺悔,因而選擇犧牲自己的手臂,走入命理的世界;幼子則觀看著家庭中所有事件,但沒有介入,只是一個靜態的、純淨的、善良的凝視者,正因為此種超脫的本質,讓他成為父親帶回的「家神」的代言者,只為了信守不知道來自何方的承諾而自我犧牲,最後通過與自我對話的書信中得到解放。

至於林秀子,來自破碎的家庭,後來的情感、婚姻與家庭生活也不圓滿,雖然主持著宮廟,卻未能成為靈媒,但她相信這一切都是命運的安排──包括兒女的命運,她也多在一旁觀看,並未對他們的人生作出決定。但是子女的命運讓她喪氣、讓她不得不去尋找外婆的遺骨、追尋過去的種種,希望能夠得到些許救贖。但她什麼都沒找到,最後的徬徨呼號,似乎表示了鬼神無法解救她的宿業。

「我發現我們都一樣的缺乏並需要愛。」在小說中,林秀子的幼子這樣說。而這句話,似乎也提點出作者期望透過小說人物、甚至是所有閱讀者身處的世界所想要表達、申述的主題。

缺乏愛、並且渴望愛,甚至似乎只有愛才能夠使所有人得到救贖,彷彿愛才是真正的信仰──但這個愛不單純是親密關係中的愛,而是一種更宏偉的、更具有宏大悲憫的愛。

然而有信仰的人未必有愛的能力,就如同林秀子所信奉的瑤池金母,祂的母親神形象自始至終保持沉默,對於所有的苦難也沒有行動,就連是否觀看都未可知,因為能夠看見自己的缺乏、並且給予解救的,只有人、只有自己。也正因為只有人的本身才是解藥,因而必須藉由愛來厚實自己的信念,才能夠支撐信仰、穩定生命中的種種。

儘管作者並未否定宗教信仰的力量──因為不論是誰,都需要有一個能夠安頓心靈的方式,而小說中的中下層的邊緣人,均是以宗教作為寄託。但是鬼神並不主動介入人世間的一切,就算世上有太多未可知的神祕事物環繞身邊,但是能夠在其中做出決定的,終究只有人,就如同小說中的人物進行的選擇,都是出於自身、而非神靈。而這也正是作者反覆在文字中所要傳達與辯證的,命運中信仰與愛的力量。

這個「愛」是什麼?作者沒有下定義,也只有每個人能夠對自己的愛進行定義,但它確實存在,前提是願意相信,因為我們「從來沒有好好確實見過它的真實存在,所以也其實一直在黯裡懷疑著」,但是只要相信了,它就存在於身邊,並且給予生命龐大的力量。



林秀子一家
阮慶岳:《林秀子一家》,臺北:麥田出版社,2004年




文章刊登於《屏東青年》第280期(2016年5月)「文學裡的生命圖像」書評專欄。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Copyright © ◆◇…聆聽風的聲音…◇◆.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