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日的過法
  對於生日,以及那一聲「生日快樂」,很多時候沒有太多的感覺。

  不像長輩到生日時需要對父母叩頭道謝的慎重,而是從有記憶以來,生日這一天除了僅是標誌著在多年前的這天來到這個世界外,後續的每一年在記憶中與平常日一樣,沒有任何差別,甚至要平凡許多。
IMG_20160331_154312.jpg

  在家中,沒有蛋糕、沒有禮物、沒有生日快樂歌、沒有任何祝福。只是吃著和平常一樣的飯菜,然後時間到了就出門上課、回家、睡覺,一再重複的規律。

  在求學過程中,會看到壽星的同學們帶著乖乖桶到學校發送各種餅乾與彩色軟糖,而大家也互相給予祝福。曾經在見到這樣的情景時,也會期待自己可以是給予的那個人。但是到了生日前夕,向爸媽說到這件事時就只會得到「別人要這樣做是別人家的事,我們家不需要這樣。」因此在成為小壽星的那天靜默,安守生日的秘密,因為自己不會成為那一個給予者,也就不需要和同學們進行這場人際關係的交換模式。

  年紀更大些的生日,往往與學校段考串聯,若不是在考試當日、就必然是在考試前幾天,準備課業已足夠煩心,也就無心過生日。大學之後,雖然自由了些,卻每每與春假及清明連假組合,因此當同學們回鄉過節遊玩時,自己還是獨自一人在宿舍中過著相同的日子。

  電影《生日快樂》是曖昧情感表達的日子,也是利用生日傳達對彼此的情愫與思念。但我沒有可以思念的那個人,也缺少互說情話的本能與對象,有的只是空白。

  因為空白,所以更需要填滿。

C360_2016-03-31-15-49-57-254.jpg C360_2016-03-31-15-49-52-160.jpg

  在掌握了一部份經濟能力後,每到生日這天總會想辦法到蛋糕店或咖啡廳為自己買個小蛋糕做為犒賞與慶祝,沒有許願,只是單純地吃些平常捨不得吃的甜點,讓生活中有一點不一樣的精緻甜味──畢竟嗜甜如我,平時就會買些甜點滿足自己的味覺。

  在大四考上研究所的那個生日,就買了一個Black as Chocolate的六吋經典巧克力蛋糕,店鋪自身的藝人名氣加持,以及濃郁巧克力淋上巧克力海綿蛋糕、中間又有酥脆的堅果夾心與巧克力醬,價格自然不菲,一個蛋糕便要將近千元,也是當時我一個月的稿費收入。但是生日嘛,加上順利考上國立大學研究所,似乎這樣的獎賞也是應當的。

  於是收到蛋糕之後,也不用附贈的刀子切塊、亦不邀請朋友們同享,就直接用白色的天使湯匙挖著吃,一口氣吃掉大半個也不覺得膩,直到飽足後才將剩下的半個放入冰箱,明日再續。雖然知道自己喜歡甜食,但如此奢侈的享受還是頭一回,也是第一次知道自己還有一個專門裝甜點的四次元胃袋。

  而網路上也會贈送一個小蛋糕──不是真實的蛋糕,而是噗浪(Plurk)在用戶生日這天在頭像下放置一個點了蠟燭的小蛋糕,用以表達對使用者的關心,也告知其他人此人是壽星,讓大家可以給予祝福。

  臉書(Facebook)上雖然沒有這樣的功能,卻也會在主頁一旁通知使用者今日壽星有誰,讓大家可以自由選擇在壽星個人頁面發送生日祝福、或是在聊天室中傳送私人訊息,用以表達對親友的關心──儘管有些人並不熟識,這樣的方式,或許也只是希望生來就孤單的人能夠得到一點點來自外界的關懷。

  「生日快樂。」四個字,後續則視親疏關係後墜各種祝福,無論是出於真心或是單純禮貌問候,一則一則的訊息、甚至還有出乎意料之外的禮物都是讓自己知道自己不會是孤單一個人,而是在各地總會有這麼一個人願意關心自己。

  包括從來沒有幫孩子過生日習慣的父母也打電話傳來關心,想知道這一天的我究竟做了什麼、吃了什麼,以及有沒有善待自己的身體。而喜歡的人因為工作忙而不能見面,難免心中有些抱怨,卻也傳了簡短的訊息問候,儘管心中還是希望他能夠暫時拋下工作,在這天的夜晚一起說說話,但是簡單的文字,還是可以感覺到他並非完全不聞不問。

  對於這些問候,其實還是充滿感謝,感謝自己沒有被遺忘。

  二十六歲的生日就坐在學校湖畔的咖啡廳用三塊小蛋糕與一杯熱巧克力度過了,過半的二十世代、代表即將邁入三十歲。雖然完成了許多事、自然還有更多未完成,也希望在未來的某天能夠順利完成。

  今年的願望還是這麼多,也還是簡單地度過,但希望未來的每一天、不管是不是生日都可以帶著堅強的笑容過下去。

  生日快樂,給二十六歲的自己。

C360_2016-03-31-15-19-38-509.jpg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Copyright © ◆◇…聆聽風的聲音…◇◆.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