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圖
  「不好意思,請問這個地方要怎麼走?」他指著手機螢幕上的Google導航,詢問路人。
  他知道自己在哪裡(因為藍點有顯示),也知道自己要前往何方(紅色標記明確指出),但不管怎麼走,就是無法到達。身邊的景色似乎從沒有換過,風格相同的建築、一色的造景、規則方正的道路,讓他有停留在原地的錯覺。雖然指標明確,但他心中總是懷疑「真的是這裡嗎?感覺和剛才一樣啊?」
  一樣,卻也不一樣。從身邊不斷經過的人車走獸就可知道,只是做為背景的一切,讓他迷失。藍點不斷接近紅點,卻又在下一個路口遠離,進進退退、飄忽不定,兩個點沒有交集。
  「你就直走,在下一個紅綠燈右轉,直走,然後經過三個十字路口後左轉再左轉,然後會看到……」路人A瞄了一眼,講了一大串話,他聽得懂,但無法明白這些指令、也記不得,全部的語言無法進入他的腦中分析成有用的資訊,所以道了謝後,他又在不知道哪個相同的轉角暈頭。
  「這樣吧,我帶你去。」路人B說,然後抓起他的手。
  他不喜歡這樣的肢體接觸,但不能甩開,否則無法順利到達。厭惡感浮現,跟著他不斷在步道上穿梭,看見方正格局的天際線歪斜成破碎的圓,覺得暈眩噁心,不只是出於生理上的,還有原始內在的心理因素,就算不知道是為什麼。
  「到了,就是這裡。」B指著一間完全相同的房子,然後離開。他朦朧的視線中看見門牌上的號碼是正確的,鬆了口氣,跌坐,朝著紅磚道吐出翻湧多時的液體。
  橘紅色濃稠液體積成一漥腐池,裏頭混著咖啡色和白色的塊狀物散亂又依循著一定規則地落定位置,畫出他今日走過的路。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Copyright © ◆◇…聆聽風的聲音…◇◆.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