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戀
0
  喜歡一個人,不是錯。錯的是,第一次的戀愛,明知沒結果但仍去追求,最後遭到拒絕,而當第二次遇到和第一個相似的人時,明知他會和上一個人一樣時,卻抱著一絲希望,但是仍然得到一樣的結果時,卻不斷地罵自己是個傻子。
 
  而我,就是這樣的傻子。
 
  三年前,還是個高中生,第一次意識到「喜歡」、「暗戀」是怎麼一回事,就冒失地接近他、追求他,但,結果是換來一句:「我沒辦法和你交往,還是當朋友吧?」三年後,上了大學,無意間看到了那個外型、氣息極為相似的一個人,原本埋藏的記憶,又被挖了出來,但是,卻因為自己的「想要彌補」心態,又再一次地,傷害了自己。
1
  一天,我抱著幾本小說從圖書館走出來。學校的圖書館,緊連著籃球場,每次經過時,總是要小心翼翼地,避免哪顆不長眼的籃球飛過來打到自己。
但是這天不知如何,我低著頭看著小說的華麗封面,竟忘了注意籃球場上的動靜。
 
  「欸!快點躲開啊!」
 
  「啊?」我抬起頭看向聲音傳來的位置,卻發現,平常對陰影很敏感的我,今天居然沒有注意到籃球已經飛到我面前了。因此閃避不及,被籃球打中了頭,手上的小說也掉到地上。
 
  「對不起對不起,我們太不小心了,你沒事吧?」
 
  我摸摸被籃球打到的地方,嗯,沒有什麼大礙。但是眼前的人,卻伸出一張大手,摸著我的頭。
 
  他是一個很瘦很高的男生,穿著學校的運動服,身上還傳來一種奇特的味道──不像是汗味,但我也說不出個所以,只覺得並不難聞。我的眼睛對上他的,他的眼睛很深遂,是個會吸人的雙眸。而又因為他背著光,讓人覺得他的陰影好巨大。
 
  「沒事的,不會很痛。」
 
  「真的嗎?要不要帶你去保健室啊?」他邊說,一邊幫我撿起掉在地上的小說。「喏,給你。」
 
  「呃,謝謝你,不過我真的沒事。」我指指他背後的那些球友,「他們還在等你呢,快回去吧。」
 
  我笑了笑,就轉身回教室了。
 
  走到樓梯上時,我聽到其他人叫他。「欸,阿冠,剛剛那個人沒問題吧?」
 
  原來,他叫阿冠啊……之前也有看過幾次,好像是四班的人?
 
 
2
 
  「嗯?」怎麼好像有人在看我?
 
  轉過頭去,和一個男生的眼睛對上了。不過天色太暗了,所以沒有看清楚他的長相,只知道他是個很瘦很高的男生,應該有180吧?
 
  印象中,他似乎是系上的學弟。但是不熟,畢竟平常也不太搭理人,不認識人也很正常。
 
  但是怎麼說呢……他的眼睛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第二天,走出系辦時,又看到了他。
 
  「啊,你是昨天晚上的……」
 
  「是啊,學長你好。」果然是學弟。
 
  「怎麼了嗎?」我笑了笑。不過沒話題,真的挺尷尬的,只好亂問了。
 
  「沒什麼,只是想找個地方抽菸。」
 
  喔,原來也是個會抽菸的人……
 
  不過,他到底是像誰呢?怎麼腦子中有一點微弱的印象啊?
 
 
1
 
  「嘿,你沒事吧?」一陣冰涼突然貼在我臉上,讓我嚇得從椅子上彈起來。回頭看,才發現是阿冠。「這罐飲料請你,當做是賠罪。」
 
  「謝謝。」
 
  「你在看小說?」
 
  「嗯。」
 
  「所以你喜歡看書?」
 
  「嗯。」
 
  「那……夜泉是你嗎?」
 
  「是啊。咦?為什麼你會知道?」
 
  我偶爾會寫幾篇小說投稿校刊,只因為校刊社的社長是同班同學,加上小說常常缺稿,所以才會投稿充數,也從來沒想過自己的小說是寫得好或不好。不過,因為校刊是允許筆名刊出的,所以我也就用筆名投稿,所以從來沒想過會被認出來。
 
  「那是因為我們班也有人是校刊社的啊,所以向他問問就知道你是誰囉!」他推推我,「你的小說寫得很好看欸,而且每次的風格都不太一樣,不過筆法都很柔,就算是寫恐怖的內容,也都讓人覺得很舒服。我每次都在想,到底是誰能寫出這樣的文章喔!想不到居然是你!你知道很多人都很喜歡嗎?」
 
  「喔,這其實也沒什麼,因為……想寫什麼就寫什麼啊。」我不好意思地抓頭髮,因為我跟校刊社的人基本上沒有交集(除了社長),就算知道名字,沒看過照片,也不知道是誰,所以我沒想過會被人認出來,更沒想過文章有人喜歡看──因為就連我都沒什麼在翻校刊了,我甚至還看過有人把校刊丟掉的,所以我真的不認為有人會看裡面的文章。
 
  「不用害羞,是真的寫得很好啊,我很喜歡看,真的。」
 
  「謝謝。」我突然想起還不知道他的名字,「你叫什麼名字啊?」
 
  「我叫冠忻,叫我阿冠就好了。」他燦爛地笑著,「那我要叫你的名字好呢?還是叫你的筆名啊?」
 
  「都可以啦,你開心就好。」
 
  原來他叫冠忻……嗯,我記住了。
 
  不過,從這天開始,我經過球場時,總會開始留意他的身影是否在球場上。有時看到他,就會覺得很開心。
 
  而他,有時也會來教室找我攀談──雖然沉浸在小說的世界時被打斷會有些不悅──但他聊的,不外就是他剛才在球場上的表現。但是不管他再怎麼說,我還是不了解球場上的規則,也不了解他說的這一切,我只知道,他在球場上很開心、很活躍,因為他談到籃球時,臉上總是散發著光芒。
 
  除此之外,我對他什麼都不了解。
 
  有時候,我會想問他,為什麼要來對我說這些東西?明明我就聽不懂啊!但是對沒什麼朋友的我來說,並不想失去這個交朋友的機會,所以還是把這個問題壓了下來。
 
  「欸,那你呢?最近有在寫什麼小說嗎?」
 
  「啊?什麼?」
 
  他又把那句話重說了一遍。
 
  「最近喔……有想寫的東西,可是不知道要怎麼寫,所以會再想想吧。」
 
  「真的嗎?那你寫完之後可以讓我第一個看嗎?不要每次都讓我等校刊,好不好?」
 
  他很興奮,但我不知道這是為什麼。
 
  雖然我很開心有人喜歡我寫的東西,但是這是第一次有人對我寫的東西表現出這麼大的興趣,這種感覺該怎麼說呢?受寵若驚?不可思議?
 
  「可以啊,如果你想看的話──但是不要在我面前看,也不要跟我討論!」
 
  「欸?為什麼?」
 
  「不為什麼!」
 
  因為,我沒有辦法去面對有人跟我討論那些不成熟的、只是抒發自己情緒的東西。更何況,我也不相信我的作品真的有這麼好,所以有人說要討論,真的很彆扭。
 
 
2
 
  「啊,又見面了。」我說,「咦?我記得你們班現在應該有課吧?為什麼你會在這邊?」
 
  「喔……因為我換班了,所以才沒有和他們一起上課。」
 
  「原來如此。」我走到系圖書室,把手中的資料放到桌上,「既然沒事,那要來聊聊嗎?」
 
  「好啊,那要聊什麼?」
 
  這話一出,我就後悔了。因為我是個相當不會開話題的人,不管長到了幾歲,還是這樣,而且,還是個句點王。
 
  「你為什麼要轉過來啊?」
 
  「沒什麼,就是離家近而已。而且,這間還不是最近的,如果我考上C大,那離我家根本沒多遠,只是時間來不及,只能來考這裡。」
 
  「什麼?就只是這樣啊?」
 
  「對啊,不然我對中文的興趣……其實還好,就只是喜歡看看小說而已。」
 
  「哦……」
 
  「那學長你幾年級了啊?」
 
  「就大你一屆而已,三年級囉。」
 
  「是這樣啊?我還以為你大四了呢。因為有時候看到你,都覺得你的氣質很沉穩,不像其他人輕浮輕浮的。」
 
  「哈,我的年紀被增加也不是一兩天的事情了,曾經還有人以為我已經研究所了呢,而且那時候我才大一喔。不過你說沉穩的話,我自己是不覺得欸,因為有時候我還挺人來瘋的。」
 
  「不會啊,我覺得學長你真的和別人不一樣……反正就是這樣,我也說不清楚。」
 
  「沒關係啦,不過每個人都不一樣啊,再怎麼樣相同的人,還是會有差異的。」
 
  我看看他削瘦的臉、抓亂的茶色頭髮,還有他細長的眼睛,那種深邃感,這才讓我想起來他到底是像誰。
 
  不就是阿冠?就各種方面來說,他們確實相像。
 
  「嗯?怎麼一直盯著我看?我臉上有什麼嗎?」
 
  「不,只是覺得你長得很像我高中同學。不單是長相,還有味道……」
 
  「說味道很奇怪欸,我身上又沒有什麼味道!不過,學長你是台北人嗎?為什麼你會這樣說?還是我們真的見過面?」
 
  「不是啊,我屏東人,怎麼可能見過,而且,就像我剛剛說的,再怎麼相像的人,還是會有差異的。你和他的差別,我一時也說不上來,反正就是這樣囉。至於味道嘛,就是你跟他一樣,都有抽菸,但是你們兩個身上的菸味都是淡淡的,並不會臭。」
 
  但是,這樣相似的人、這種感覺,讓我想起了以前的事……有開心的,當然也是有一些是苦澀的。只是,我是由衷的希望,他們兩個給我的東西,是完全不同的。但是這樣的氣息,讓我不免要把這兩個人重疊在一起,或許我是想把他當成阿冠的替身,但是,終究是不同的,所以,我還是希望,接下來的發展能有有所差異。
 
  「南部啊……確實不可能見過面呢。不過,你那個同學真的這麼像我啊?那你和他還有連絡嗎?」
 
  「沒有呢,自從我們上大學之後就沒有聯絡了。」
 
  啊啊,我到底在說什麼?
 
  沒有聯絡,當然有一部分是因為那時的兩人,都還沒有手機,只是,沒有手機並不是藉口,還有即時通、MSN吧?但,我們都沒有交換。因為就在同一間學校、而且還是隔壁班,根本想見面就能見面,何必交換?所以想都沒想過,現在想聯絡上,完全沒有辦法,就連Google、Facebook都找不到了。
 
  「就這樣?那這樣還算是朋友嗎?」
 
  「就我的觀念來說,還是啊,因為他一直都在我的記憶裡面……」
 
  但是,這也可能是我的一廂情願吧?誰知道這麼久沒連絡,還記不記得我都是個未知數了,更遑論是把我當朋友。
 
 
1
 
  其實這時的我們,都已經三年級了,不論有多討厭考試,都還是得準備學測的。加上這時的導師非常嚴格,常常把我們留下來晚自習,為的,就是希望我們能考上理想的學校。也因為這樣,時間就拿去讀正經書了,更不要說是看小說、寫小說了。這種壓力,其實很大。但是,也只能不去想,因為越想越痛苦。
 
  只是,每次看到阿冠,都覺得他似乎沒有被這股壓力影響到,還是每天在球場上馳騁著,好像考試對他來說根本就不存在。
 
  「我說阿冠啊,」我拿書敲敲他的頭,「最近要模擬考了欸,怎麼都沒看到你在看書啊?你不想考試嗎?」
 
  「我成績又不好,再怎麼看還不是那樣,隨便啦,人生過得開心比較重要啊。」
 
  「但是你也不能這樣吧……」
 
  「好啦,不要再說這些了。我們去買飯吧!」
 
  有時候我必須承認,我會對未來很迷惘,所以才認為要用功讀書,不然自己沒什麼專長,要是又不會讀書,那就真的什麼都沒有了。但是也就是這種執著在束縛著自己,看著阿冠的一派輕鬆,真的覺得,如果自己有他的一半灑脫,該有多好。
 
  不過人生的路是由自己選擇的,別人無法插手,所以我也不知道該對他說些什麼。況且,我如果說太多,關係破壞了怎麼辦?他是少數讓我覺得可以說心事的朋友呢……
 
  回到教室後,幾個同學問我。「欸,你最近幹隔壁班的那個關係很好喔?你都讓他勾肩搭背的,平常你哪可能讓人這樣的。」
 
  「沒有啊,就只是朋友。」我淡然面對。
 
  「是嗎?」A說,「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們是純男校欸,雖然有美術班的幾個女生,但是能看的也沒幾個,所以很多人是……那個……然後現在你和他又這樣,該不會?」
 
  「該不會什麼?就說了我們只是朋友而已了。」
 
  只是朋友……嗎?或許是吧。但是有的時候,我還是希望能跟他靠進一點,就像看到的小說那樣。只是,BL小說和言情小說,還是僅供參考吧?畢竟,人生是不可能像小說裡面的世界那麼順遂的。
 
  但,就算他們不說,我自己也很清楚,就算是僅供參考的劇情,還是會讓人有所嚮往的,只是,真的可能嗎?如果可以的話,我是希望我的感情能夠超越外在的、肉體的、甚至是性別的,只要是心靈的戀愛就好。
 
  可是,做得到嗎?更何況,也不知道他是不是這樣的人啊……
 
 
2
  「嗯?他又沒來上課了啊?」經過他上課的教室時,總是會用最快的速度掃視、尋找的的身影,但是總是看見的時候少、沒來的時候多。
 
  他究竟是在想什麼呢?好不容易才轉過來,為什麼還是常常缺課呢?
 
  在期中考之前,好不容易在教室裡遇到他了。
 
  「最近還好吧?」
 
  「嗯,非常好啊。只是之前有些懶惰,不想來上課,所以就一直消失。現在開始不會了。」
 
  「原來是這樣……期中考快到了喔,考試要加油,知道嗎?如果有什麼問題,都可以來問我喔。」
 
  「嗯,謝謝。」
 
  我把一包東西放到他手中,「這是一些筆記,還有糖果,想說你應該沒有學長姐可以幫你吧?所以就給你這些東西,希望對你有幫助。」
 
  「謝謝你。」
 
  「那我就先回去上課了,掰。」
 
  我轉頭就走,也沒有回頭看他。雖然這是很正常的,可是我總覺得,給他東西的時候,好彆扭、好害羞,而且心臟跳得好快。──搞什麼!又不是在暗戀他!就算他長得再像阿冠也不應該是這樣啊!
 
  但是喜歡他……或許吧?
 
  晚上在MSN上時,向以前的學弟問了這件事,他就只傳來一句:「不然你就試探他啊,說不定他真的對你有意思。」
 
  我說:「可能嗎?我們平常沒什麼互動啊,他哪有可能喜歡我啊。」
 
  「不然你說要怎麼辦?」
 
  「……」
 
  「還是試看看吧,大不了不和他當朋友而已。」
 
  「再看看吧。」
 
  我想,應該還是跟以前一樣,是我個人的一廂情願吧?以前就被同樣的氣息拒絕過了,為什麼現在還要再讓自己傷心一次呢?難道,我真的還是忘不了阿冠?想要藉著他延續之前的那一段感情嗎?這樣,不好吧?
 
  不過,就像學弟說的,試試看吧?說不定有機會?
 
  第二天,趁著他下課時,就把他拉到走廊邊。
 
  「怎麼了啊?有什麼事的話為什麼不在教室說?」
 
  「我不想讓別人聽……」深呼吸之後,「那我就先問你,你會覺得我很奇怪嗎?」
 
  他搖頭。
 
  「那如果有男生跟你表白呢?」
 
  「怎麼?你喜歡我啊?」
 
  我愣了一下,低下頭不語。
 
  「是這樣啊……難怪,因為我知道你常常會來教室找我,而且有時候遇到你的時候,你的樣子又和平常不太一樣,所以……,嗯,還是謝謝你。但我想,我們還是當朋友就好了。」
 
  他轉身就要走,但是我不知哪來的勇氣,伸出手拉住他。
 
  「可是,你真的不能考慮一下嗎?」
 
  「對不起……雖然我可以接受,可是我真的沒辦法和男生交往。所以,還是當朋友就好了,這樣我們的關係也能比較長久啊,嗯?」
 
  「喔,好吧……」
 
  果然啊,還是這樣的結果。
 
  早知道會是這樣、早知道相同氣息的人會是這樣,可是我總是一再地欺騙自己還有希望,但是欺騙自己,有什麼好處呢?還不是再一次地讓自己受傷……
 
 
1
  鋼琴老師給我兩張女中的畢業音樂會的門票,本來是不太想去的,因為沒有人陪。可是這樣子兩張門票就白白浪費了,只是到底會有誰願意陪我一起去聽啊?一般人都會認為這很無聊吧?
 
  突然,我想到了阿冠。
 
  「阿冠,我這邊有兩張K女的畢業音樂會的門票,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
 
  「我?為什麼找我?我又聽不懂。」
 
  「就不知道還有誰可以和我一起去嘛……陪我一起去嘛?而且你不是常常說想要認識K女的女生?就剛好啊,對不對?」
 
  「是沒錯……可是你有車嗎?」
 
  「沒有。」
 
  「那好吧,晚上我載你一起去。」
 
  「謝謝你!」
 
  他摸摸我的頭,笑了笑。
 
  不知道為什麼,被他的那張大手摸頭,總是會有很放心的感覺,想要就這樣一直依靠著他。
 
 
  當我們到了音樂會的會場之後,急忙地找到了位置坐下,但是才聽到一半,他就想走了。
 
  我拉住他,「你要去哪裡?」
 
  「沒什麼,只是想去廁所。」
 
  唉,真拿他沒辦法……還是只能自己享受啊?
 
  我閉上眼睛,感受著音符的流動。是〈春〉啊,原本疏緩的節奏逐漸變得激昂,就像春天午後的驟雨,但是雨後又天青,一洗大地的濁氣。
 
  就這樣,心靈逐漸平靜下來,聽著這些演奏聲,身體開始放鬆,然後就陷入一場昏迷……
 
  「欸,我說,已經中場休息囉!」阿冠把我搖醒,「結果你自己也睡著了,到底是在做什麼嘛!」
 
  「沒辦法啊,太好聽了嘛……」我揉揉眼睛,「那就出去走走吧!」
 
  「那你跟我來。」
 
  毫無防備的,他就把我往外啦。原本以為他只是要把我拉到走廊上,但是看到他往門口走,我就覺得不對了。
 
  「欸,阿冠啊,中間只有休息十分鐘,你現在出去外面是要做什麼?」
 
  「別吵,跟我來就是了。」
 
  走到藝術館門外的公園,他把我「放」到椅子上,然後自己從口袋裡拿出香菸和打火機,就開始吞雲吐霧了。
 
  「所以你拉我出來,就只是為了抽菸?」而且,我根本也不知道阿冠會抽。難道他身上的味道就是菸味?可是不像啊,重點是,我這個人是很討厭菸味的,之前的相處居然沒有察覺?
 
  「不只。」他轉過頭,「你也該說了吧?到底是為什麼才把我找出來?」
 
  「就……之前不就說過了?」難道真的要對他說?
 
  「哦?就只是這樣?那我走了。」
 
  他作勢要離開,看到這個情況,我也不知道是哪來的勇氣,竟然敢衝上前抱住他。
 
  「欸!你這是在做什麼?」
 
  「我只是覺得……有一點點喜歡上你,可是又不知道要怎樣做,所以才把你約出來。」
 
  「原來是這樣啊。」他把菸熄掉,把我拉到他的面前,「所以,你喜歡男生?」
 
  「我不知道,因為你是第一個會讓我有這種感覺的男生。」的確,因為在這之前,我也暗戀過兩個女生,可是都因為沒有開始,所以就沒有機會了。
 
  「是這樣啊……雖然你是男女都可以,但是我只能和女生喔。我會把你當朋友,真的是把你當兄弟看,沒別的意思。」
 
  「我懂,所以,就這樣吧。」我點頭,想要堅強一點地笑,可是聲音卻相當沙啞。
 
  「好啦,都這樣了,還是回去吧?」
 
  「嗯。」
 
 
3
  相似的人,相同的結果。
 
  其實自己心中早有個底,但是,就是不肯面對。就連算卦時,也對卦的結果產生懷疑,而正因為自己的懷疑,才讓自己又重蹈覆轍。雖然沒有傷害,可是傷心總是難免。
 
  錯一次,不可恥,當做是經驗,畢竟,誰沒有初戀?
 
  錯二次,而且是在相似的情形下錯的,那只能說自己的記性真的太不好,但是真的不應該。
 
  兩個「初戀」都是以「朋友」收場,但是,第一個已經斷了聯絡,而在學期間,雖然相處模式依然沒變,但是總多了份尷尬──但是只有我才有,因為我總會想起那一晚的事。第二個,現在見面時,親密度或多或少有略減,但是他怎麼想呢?我不知道。
 
  還是只能說,自己太癡、太傻了吧?竟然想用這種方式來彌補「初戀」。
 
  初戀沒了,那,接下來的呢……?



  這篇文章是寫給生命中的兩個相似的人,雖然在畢業後都沒有聯絡了,而且有一個是完全的失聯(當時還沒有Facebook),但是他們給我的感覺都一樣,有那麼些許玩世不恭,但都是很好的人。在遇到他們後,雖然只能當永遠的好朋友,而這些感情,謹以此篇小說做為紀念。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Copyright © ◆◇…聆聽風的聲音…◇◆.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