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印帳
  參拜完仁和寺後,在寺內一隅發現到販賣線香、御守、佛珠等一類具有祈福意義小物的櫃檯。在選了一枚「學業成就」的紅色御守後,發現到玻璃櫥櫃內放了幾本寫著「御朱印帳」的小冊子。有樸素深藍布料當成封面的、也有在紛紅色布料上用白色、金色和深淺不一的粉紅色織線繡上了櫻花滿開時的仁和寺紋樣。

圖一:仁和寺朱印帳封面

 在出國之前便已聽過朱印的存在,但並沒有多放在心上,直到發現它才想起這件東西。雖然春天早已結束、已是繡球花盛開的季節,但還是選了以種植多種櫻花而成為著名景點的仁和寺的專屬朱印帳。結完帳後,櫃檯的阿姨表示可以在入口處的納印所集印。

  在納印所付完料金後,老爺爺拿出了幾種寺方的朱印款式進行說明,並要我選擇其中一款作為書寫樣式。雖然猛一看並不了解那些文字的意思,於是直覺性地選了一種後,老爺爺便拿起筆進行書寫。

  有力的墨跡在紙張上飛舞,接著蓋上朱紅色的印記。寫完待乾的同時,老爺爺雙手合十,靜默數秒,才又附上三張紙,最後慎重地將小冊放到我的手上。那三張紙片,一張蓋上了仁和寺內櫻花盛開的風景,一張寫上了仁和寺朱印各行的文字內容,另一張則簡單地說明了朱印由過去的「納經」──也就是授予寫經人的寶印,轉變為今日作為參拜證明的歷史軌跡。

  或許有些人比較喜歡御守──因為它除了可以隨身攜帶、彷彿神靈的力量伴隨在身邊,更由於精緻的作工讓人捨不得在一年結束後送回神社,反而選擇繼續保存,直到從記憶的某個角落中丟失。

  雖然不能否認御守兼顧了心靈與視覺上的滿足,但是看著寺院的和尚爺爺(或神社的神官與巫女)在書寫時的專注、書寫後的祈禱與慎重交還,讓人覺得那些飛舞的字跡除了有神靈的守護外,更多了一份人的溫暖與祝福在內。

  但是在一些情形下,無法得到當場寫好的朱印,僅能拿到單張以黏貼在個人的朱印帳中。

  第一種是接近黃昏、納印所必須休息的時候。這個時候,雖然只能選擇事先寫好的單張,但是神職人員依然會慎重地將這張朱印包進封袋中,表示對神靈的敬重。而拆開時,也可以從朱印背面微微滲透的墨跡,感覺到書寫者的筆力──有輕柔的、也有沉重的。但不論是何種,仍然可以感受到那份用心。

  第二種則是在舉辦祭典時,主辦方的寺廟或神社會用印著祭典風物的紙張、寫上與祭典相關的字樣,以與「通常版」進行區別,反而有一種得到「隱藏版」的新奇感。

  京都七月的「隱藏版」,是八坂神社在為期一個月的祇園祭時推出的。京都三大祭的祇園祭最重要的是十七日前祭與二十四日後祭的山鉾巡行、以及山鉾巡行前幾日的宵山。掛滿各種代表各自象徵意義的華麗織物與裝飾的龐大山車與鉾車便是「隱藏版」上所印的祭典風物。

  但是貪心如我,在購得祇園祭的專屬朱印後,又付出了一筆料金請巫女在朱印帳上書寫通常版的朱印。現在回想起來,已不知道當下的動機是什麼,或許僅是想要得到不同版本的朱印吧?

  於是當初設定為走訪京都市區中的「進香」行程就這樣延續了五天,每一天回到青年旅館後,雖然疲倦,但總會看著朱印帳中的紀錄,回憶自己當天走過了哪些「能量之地」。

  仁和寺的朱印帳可以寫上二十二張朱印。五天的行程,由於是單獨一人的自由行而隨意調整,因此有些地點沒去,但也因為搭錯公車而迷路、或是在盛夏走完哲學之道,反而去了一些未在預設中的地點。

  二十二張,共寫了十八張、去了十七間寺廟與神社,第一本朱印帳在五天內便將近完成。

  每個夜晚在青年旅館中回憶這些紀錄時,同房的日本爺爺總會好奇地探頭過來看看我當天究竟到了哪些地方。看完之後,連連說著「好厲害」──其他的內容雖然聽不太懂,但是從片段的內容大概可推測出是一種對於來自臺灣人竟然熱衷於收集朱印的驚訝,以及對於在七月炎夏的京都竟然可以僅搭著公車、靠著雙腳到訪許多寺廟與神社。

  就連回到臺灣後,認識的日本朋友看到我收集到的朱印,反應更加激烈,直呼「神社/寺廟少年」──因為他們雖然也有朱印帳,但是沒有集滿整本過,因此打從心底好奇我究竟是出於什麼樣的動力四處參拜,而且參拜後不是像一般人一樣買御守。

  為了什麼呢?不知道。或許只是出於一種渴望得到文字祝福的驅使吧?雖然不免俗地在一些寺廟也買了幾個御守,但那些或輕或重、或濃或淡、或正或草的字跡,不只包含了神靈的力量,也帶有神職人員的祝福,雖然和御守一樣、需要付出些許金錢才能取得,但是朱印背後對文字的敬意,是截然不同的。

  或許,整個京都行的回憶,與第一次單獨一人的旅途能夠無災無難,都是靠著這一本朱印帳中所飽含的許多人的祝福才能夠平安達成的吧。

P1000304.jpg
圖二:朱印帳內頁。由左至右是北野東向觀音寺、平野神社、金閣寺、龍安寺、仁和寺



刊載於《屏中青年》第189期(2015年12月)「師長專欄」,頁19-20。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Copyright © ◆◇…聆聽風的聲音…◇◆.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