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須為「聊」齋?──非常林奕華《聊齋:Why We Chat?》
  與從「四大小說名著」發想的劇作相同,林奕華在《聊齋:Why We Chat?》中,從古典小說中奪胎換骨、尋找出可與這些古典作品相互呼應的內在精神,藉以設計出一個問句,並以此對現代社會中的種種現象進行發問,關照、同時反思現代生活當中所存在的問題。
繼續閲讀

合折子為全本,析勇將之情性──臺灣京崑劇團《良將與惡魔:雙面吳起》
  自清代各種地方劇種的興盛發展以來,產生了「花雅之爭」,而崑曲與其他情感激越的劇種相較,其水磨調長於細膩抒情的特性則被視為雅正的陽春白雪,加之崑劇大抵皆以生旦為主腳,搬演悲歡離合之情,其他腳色行當則多成為陪襯,僅有少部分折子戲會以非生旦之腳色為主角。此種演出情形,於現代亦然,無論是傳統劇目或是新編劇目,在現代舞臺上搬演的大型製作中,依然多為生旦戲。然此次臺灣京崑劇團以《良將與惡魔:雙面吳起》首開其先,將淨腳作為主腳外,可說是崑劇演出的一大突破與創新。
繼續閲讀

認同的回家之路──利格拉樂‧阿烏《祖靈遺忘的孩子》
  或許是作品曾被選入課本教材的緣故,利格拉樂‧阿烏(Liglav A-wu)一直是文壇中最常被「定位」、也是眾多讀者當中最有印象的「原住民女作家」。在「原住民」與「女」作家兩種標籤下,清楚標示出她在文壇創作的身分與認同,也便於被讀者指認。雖然在選文中,〈紅嘴巴的vuvu〉和〈男人橋〉兩篇文章向來是首選,也讓正在接受教育的讀者當中可以看見原住民社群當中的不同文化現象與性別權力的展現,將女性構築出自我的社群、與男性守衛家園的兩種生命能量呈現在文字當中。
繼續閲讀
Copyright © ◆◇…聆聽風的聲音…◇◆.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