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老化之後的睡與醒──花痞子劇團《睡美娘》
  花痞子劇團的2018新作《睡美娘》與2017年的《好久沒聚一劇》一樣,都是屬於理念先行的作品。如果說《好久沒聚一劇》處理的是中年婦女的姊妹情誼,那《睡美娘》則是處理老年婦女內在被壓抑的欲求與被遺棄的焦慮,更進一步外延至臺灣高齡化社會的照護議題,希求得到社會的關注。
繼續閲讀

那夜,再次盛開的繁花──故事工廠《一夜新娘》
  故事工廠的第八回作品《一夜新娘》改編自王瓊玲的同名小說,和《美人尖》與《駝背漢與花姑娘》一樣,都是從臺灣巨大歷史洪流當中的小人物作為出發,從最細微處看見臺灣過去的生活樣態。但與過去不同之處在於,《美人尖》及《駝背漢與花姑娘》皆改編為傳統戲曲,此次則是由現代舞台劇進行演出,演出形式的差異,也產生不同的演出效果。《一夜新娘》小說的敘述模式為正敘,將情結的開展以時間先後進行鋪陳,但故事工廠的改編則是以回憶為主軸,讓故事情節在人的意識流動之中回憶過去,以達成回顧家庭、乃至於臺灣當中雖未被隱瞞、但也未曾被主動言說的歷史。
繼續閲讀

物質作為情欲之表徵──國立國光劇團、橫濱能樂堂《繡襦夢》
  「崑曲」與「能劇」兩種不同的文化與劇種,如何找出在各自的劇目當中,找出共通的情感,將之交織與對話,以保存各自的演出特性、同時交互融會成為一個整體,在跨文化演出當中是極為不易之事。而國光劇團以《繡襦記‧打子》、橫濱能樂堂以《松風‧汐汲》當中,尋找出在戀情當中皆為「男貴女賤」的身分地位差距、以及「睹物思人」的情感表徵作為核心,將之串連成為新編劇《繡襦夢》,既可在傳統之中看見創新的意涵、也同時找出了物質作為憑寄思念的共通性,使三段演出各自成為主體的同時亦互相對話,以在對話當中找尋到異文化當中的相似之處。
繼續閲讀

不一樣的墾丁之秋──杜虹《秋天的墾丁》
  許多人對於墾丁的印象,應該是夏天的大海,好像在這個臺灣的南端,炎熱的氣候讓人總覺得此處應該就是永夏之地,其他的季節不是過客、就是從不存在──特別是在近年的強烈的極端氣候變遷之下更是如此。

  但是墾丁真的只有夏天嗎?而墾丁的景觀就只有大海、以及新聞上所呈現的各種旅遊現象嗎?雖然氣候不斷對自然發生變化、遊客等人為因素造成部分的景觀變動,但是在《秋天的墾丁》中,用日記的方式,記錄下了墾丁與恆春半島在九月至十一月之間的自然景觀、以及人和大自然的相處樣態,這些紀錄的東西或許還在、當然也可能已經消失,但是這些文字記錄,仍然保存下了作者對於墾丁的記憶片段。
繼續閲讀
Copyright © ◆◇…聆聽風的聲音…◇◆.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