疾病的歷史與愛的焦慮──中國文化大學戲劇學系《青春悲懷》
  從臺灣解嚴以來,HIV感染者與愛滋病患者的身影在不論是在報導與文藝創作中,均呈現出「由隱至顯」、「從汙名到了解」的趨向。從報導與創作中,可以看見因為疾病所導致的人際關係的疏離與家庭的離散現象,也同時與同性戀互相關聯。但是感染者與同性戀的關係並非必然,因此汪其楣從其散文集《海洋心情》(1994)開始,便以散文的形式記錄了感染者的心境與生命史,也同時擺脫「感者者-同性戀」之間的關聯性,使感染者的多種樣貌得以被看見。

  及至此次的《青春悲懷》,則是以戲劇的形式、並透過多組的人際關係表述HIV感染者的身分多樣性:當中述及的身分有學生、新住民、更生人、身障者、跨性別等許多社會建構、並賤斥(abject)的他者(the Other)身分;亦從歷史的發展性,述說1985年至今的感染者處境與生命的多種樣態。因此從時間的長度與身分的多樣性互相交織下,拼湊出臺灣愛滋歷史的軌跡,正如劇中人物艾凡已感染者老前輩的身分,描述自己看著展示的百衲被而嗅到死亡氣息,好奇地自問「什麼時候會死?」,卻同時擔心自己的名字也因為死亡而消失在時間的洪流中,因此每至年底便逢被單,藉此縫住自己和朋友之間的關係,也希望自己能夠為眾多的感染者再多做些什麼。而在布景當中所展示的被單,也正是每一個感染者在臺灣歷史當中獨特的生命蹤影。
繼續閲讀

拼湊屏東的白色歲月──郭漢辰、翁禎霞《父親的手提箱》
  在2015年時,《無法送達的遺書》出版,書中使用未曾公開過的白色恐怖時期的遺書與相關事件檔案披露,同時也由數名紀錄者訪談受探者家屬,試圖拼湊出每個家庭在那個不遠的時期的狀況、也表述了數年之後回顧當時事件的心境,不只讓白色恐怖時期的事件背景的真相能夠趨於完整,書出版之際,遺書當中所表露出的對家人的情感,也在台灣社會當中引起震撼。

  而《無法送達的遺書》是以遺書檔案作為回憶事件的關鍵,且地域性遍及台灣各地,但在此之前出版的《父親的手提箱》,則是以屏東地區的受難者當事人與家屬為中心,讓他們訴說他們看到的、以及經歷過的事件。雖然《父親的手提箱》出版較早、但關注度卻不如《無法送達的遺書》。但是白色恐怖作為一個漫長的台灣近代史事件,其影響到的區域遍及各地,受難者雖漸漸凋零、但其家屬仍然生活於這個世間,經由他們的記憶與口述,讓這個社會有更多的機會去回顧那一段充滿了荒謬、錯誤與傷痛的台灣史。
繼續閲讀
Copyright © ◆◇…聆聽風的聲音…◇◆.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