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成長之後回頭說一聲愛──楊富閔《我的媽媽欠栽培》
  作為《解嚴後台灣囝仔心靈小史》套書的第二冊,楊富閔在《我的媽媽欠栽培》中,延續了《為阿嬤做傻事》的寫作面向:從家族中的人物作為出發,將家族與大內的鄉鎮史連結,觀看在社會發展中,每個人物在歷史的洪流當中所佔據的一個斷面與位置,同時看出台灣整體的歷史縮影。

  在《為阿嬤做傻事》中,以書寫一鄉的老人做為核心,以一個離鄉的遊子之眼看著人與物的老化、甚至是消失;在《我的媽媽欠栽培》中,則是將自己與母親連結,使自己的成長記憶能夠隨著親情產稱聯繫,同時回顧自己過去與現在的成長經驗與心境──因為媽媽做為生養守護孩子的角色,在孩子成長之後,輪到小孩守護著老去的母親。因此看母親、寫母親,也是寫出了母子之間對彼此的愛的表達形式。
繼續閲讀

和自己對話,編織出愛的記憶──阮慶岳《黃昏的故鄉》
  在成長的過程中,每個人都不斷用自己的身體記憶所有的經驗,而這些經驗,或變成蛻變的養料、或變成掩藏的暗影、或是缺乏、又或是成為生命中各種形式的犧牲,種種方式,都是人之所以成為人的重要因素。因為它可以是外顯的行為表現、也可以是內化後的選擇、甚至是被壓縮隱藏在時間縫隙當中的一塊不願承認與面對的存在。

  也因此,和自己對話的過程就顯得重要。因為和自己對話,才有可能從這些片段的記憶當中,組合出真正的自己,並且發現到生命當中最強大的力量、同時接納那些無法面對的傷痕,進一步包容別人的。
繼續閲讀

俠的意義與養成歷程──明華園戲劇總團《俠貓》
  關於「俠」的想像,無論是從行為動機、或是從文字解析解析來看,均有著「夾持忠義之氣、明辨善惡是非」的意義。但在此種意義下,俠的誕生與成長經驗,除了需要具備先天稟賦外、尚待後天的養成。以此種觀點來看明華園的《俠貓》,更可見此種生命轉變的成長歷程。
繼續閲讀
Copyright © ◆◇…聆聽風的聲音…◇◆.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