肩負重擔的微笑天使──郭漢辰《南方之城的十二位女子》
  書寫女性一直是文學創作的重要題材,寫作的面向可以是情感上的轉折、慾望中的流動、生命中的困境,種種內容在各種類型的現代文學中幾乎可以看到「她們」的蹤影。而整合台灣文學發展的脈絡,各種以女性做為題材的文學作品幾乎可以見證了台灣社會的歷史演進、甚或是文化與政治上的拓展,儼然是整個社會博物館中的女性浮世繪。
繼續閲讀

永遠
  剛認識的時候,他說會給她永遠的幸福。
  在二十歲過半、想結婚之時,他覺得自己工作不定、沒有房產,因此希望再緩一些。她也認同,畢竟幸福的生活需要建立在穩定的物質基礎上。
  超過三十歲時,身邊的好友若不是小孩已經上小學、或是在抓著即將消逝的青春之尾時結婚。而他卻說:「我們這樣的關係不也頂好?穩定但又自由。為什麼要羨慕別人的生活?」這樣說似乎也是有理,雖然她心中總覺得有些不安,但還是按耐著情緒相信他說的話。
  在即將年滿四十歲之際,他們和平分手了。分手那夜,他們沒有吵架,只是淡淡地說:「我覺得我們的關係似乎和以前不一樣了,似乎淡了。」「那你的意思是?」「我們分手吧,但我們還是可以繼續當朋友。」「嗯。」「然後希望妳可以過更幸福的人生。」
  幸福的人生?那當初說好的永遠的幸福呢?她在心中大喊。然後也是第一次覺得,自己想像並且努力規劃的永遠幸福,似乎一直都是這麼地遙不可及。

開關
  在網路交友還沒這麼發達之前,她總是在小房間中等待著合租的室友回來--有時是好姊妹、有時是交往的對象。只要燈是亮的,她就覺得自己的人是亮的,因為總會有個人期待她為自己照亮這個小天地。
  後來開始網路交友、還有手機交友時,她也總是顯示在線中,等待著遙遠的那一方傳來訊息,然後稍稍聊過之後,再滿足地將狀態改為離線。
  看起來掌握了自己的生活與情感,也掌握了其他人的,這樣的關係一直維持到婚後,時日久了就習慣了,也覺得安穩,並不覺得有何不妥。
  直到某日,丈夫沒有回家、也未傳來任何訊息,在做菜與打掃之間她也曾試著打電話與發送訊息,但全是轉接語音信箱與未讀,自然也不會有任何回應,而當晚燈、以及手機就這樣亮著直到她朦朧地睡去並迎來隔日的曙光。當時屋中與手機螢幕皆一片黑暗,這才讓她想起,家中的燈管早該換了、最近耗電量極快的舊手機也應該要送廠檢查,但這些事情她都不會,因為她是家電白癡、手中更也沒有多餘的金錢可以讓她更換手機。這才讓她開始思考,未來應該怎麼做?是要自己學著換電器用品並中年二度就業呢?還是等著渺茫未來的哪個人來監控管理她的世界開關?

以史為鑑的對照與對話──台灣京崑劇團《齊大非偶》
  在親密關係中選擇交往或是結婚對象時,應該如何進行選擇?台灣京崑劇團《齊大非偶》利用了千古知名的成語典故作為故事主軸,並從歷史層面加以分析、揣測人物在國際邦交之間的情感成因。

  《左傳》與《史記》都對春秋時期的齊、鄭、魯三國的政治婚姻進行精要、卻同時留有大量想像空間的歷史紀錄。鄭太子忽為何拒絕齊國的聯姻?文姜為何與其兄長齊襄公苟合?魯桓公又是基於何種因素與文姜成親?而在三個男人之間的文姜的情緒轉折又是如何?歷史的架構,給了劇作者能夠按圖索驥的的契機,而史家未明言的空白,卻給了劇作者龐大的想像空間,使之在《齊大非偶》一劇中,能夠在史實與虛構之間得到平衡,並且思索人物幽微的內在轉折。
繼續閲讀

無‧心
  每一次犯錯之後,他總是回答:「對不起,我是無心的,請再給我一次機會好嗎?就再一次、下一次我絕對不會再犯了。」
  看著他無辜的臉孔,總覺得自己才是那個在挑毛病的壞人,於是選擇原諒,然後在心中期待他下一次的作為。但換來的總是無止盡的失望,一次又一次,而且都是同樣的看似不大、卻每一個都挑動自己神經極限的錯誤。
  而這次總算可以確定他真的是無心的了。所以收拾好自己的行李後,步出了那個同居的小屋。
  並且邊走、邊在通訊軟體中傳送訊息:「你是無心的,我也是。」送出後,再次往上滑動,看著滿是心號的對話紀錄,離開、刪除、封鎖。
Copyright © ◆◇…聆聽風的聲音…◇◆.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