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驗
  考上正式教職之後,他每天都想著要如何帶著自己的學生進行實驗。
  看著學生仔細地在他的指導下操作著精密儀器,並且將試劑、菌種放入培養皿當中,然後逐日觀察並且紀錄變化與成長的過程。看著他們不熟練的動作,也讓他想起自己還像他們這麼大的時光。
  在那段歲月當中,在父母、政治、社會的雙眼凝視與雙手操作之下,恣意地在有限空間的密閉小黑屋中長成期待的樣子,最後變成人人口中的失敗政策下的成功實驗品,並且被大為讚賞。
  而如今就換他,看著、並操作他們了。

殘缺
  買完菜的路上她經過一個集會,在場子外緣他看見了有人高舉各色的標語、並且大聲呼喊著。喊了什麼她聽不清楚,因為字句早被各種聲音混雜而攪得破碎。只依稀聽見有人這樣大喊:「女人是男人的肋骨所造,只有一男一女、一夫一妻才是完整的家庭!沒有父親母親的家庭是殘破的家庭!」
  她摸摸自己的胸口,沒有缺少什麼。但是每每回到家中,看到自己曾經愛過的那人懶散無骨地躺在沙發上頤指氣使,覺得自己的喉頭似乎生出了百千根刺骨,梗得她難受,恨不得全部吐出來,讓她能夠從這個完整的肉身中得到解脫。

走過古道上的記憶──杜虹《相遇在風的海角》
  阿朗壹古道從十六世紀開始便作為台灣東部與西部交通的要道,所有的人事記憶在此穿梭,自然生態亦在此生息發展,形成一條橫貫多年、經過無數個腳印踩踏堅實的步道。在今日,則由作家重新隨著這條古道的記憶摸索而上,觀看當下的景色、回憶過往的歷史進程。

  全書分成三個部分,三個部份各有所旨,第一部分主要寫人、第二部分寫古道上的植物、第三部分則寫生於其間的飛禽走獸。看似壁壘分明,但實際上仍不脫離人──人在古道周邊的生活情景、對於古道是否開發的辯論、如何利用其上的植物、與動物們的相處經驗,凡此種種,均不離人的蹤影,也可看出這些自然之物與人的關係親近,且這些人不單只是已成為歷史洪流者或是原生於當地的住民,也有如同作者一般的生態解說員的視角。因此寫自然,亦是寫人,兩者互相依存。如果沒有人,就不會有過去的相關文字記載、更不會有如今的古道。
繼續閲讀

  母親看著長久感情空窗的女兒,特地從月老廟求了一條紅線會來,說是看她要放在皮包裡也好、或是編成手鍊也好,總之隨身帶著,定能為她招來好對象。她默默地將那條紅線收下,然後塞進皮包的夾層內,久了,也就忘了有這麼條紅線的存在。
  又是幾個月過去,母親看她日日朝九晚五,假日則窩在家中追劇,也沒有其他的交際應酬,好似身邊仍沒有伴。讓母親不禁懷疑那條紅線上頭的神力加持是否效力不足。於是又從廟中求了一條金燦燦的手鍊,要她戴上。又想著天助也需人為,便與多年的好姊妹說起這件事,要她介紹幾個好對象給女兒。
  一連介紹了幾個,都以沒有興趣作結。而手鍊則是隨著風吹日曬、與洗澡時洗劑的侵蝕逐漸退金,露出斑駁黑褐的底層。
  她總看著那條以無光彩的手鍊,想將之取下。但每每欲動手時,母親則用嚴厲的眼神盯著她,似乎是在警告她「不許把神明的祝福隨意拿下」。
  但手鍊不停地退金,直到全無光彩,黑黑冷冷地在手腕間晃動。不只女兒看了礙眼,就連自己也覺得刺心,於是又往廟裡求了一條同款式的,要她戴在另一個腕上,想來萬無一失。
  又等了幾個月,中間也介紹了幾個相貌家世看似妥當的男性給女兒,但女兒一如往日的推託拒絕,讓她這個做母親的完全不知道該如何向神明還有自己的好姊妹交代。
  直到某日女兒下班走在路上遭到搶劫時,兩條鏽蝕斑斑的手鍊勾在了搶匪的拉鍊上,然後在拉扯之中應聲而斷。人沒受傷,但錢包卻在慌亂中被搶走了。雖然經過報案尋回了失物,在警局做完筆錄翻看錢包時,發現除了現金少了、其他的東西卻完好地安放在各個夾縫中,也包括那條退色的紅線。但她總覺得自己像是個犯人一樣,被鍊鎖在此地,難以脫身。
Copyright © ◆◇…聆聽風的聲音…◇◆.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