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火車上細數的時光
因為震動而在火車上睜開眼睛時,除了意識到自己不小心睡著時,也發現到身邊的人也和剛才完全不同了。好像在這個狹長的空間中,壓縮、並且重新包裝了整個世界。

很多時候,就是這樣看著、數著,睡著、清醒(或驚醒),消磨搭車的時光。

是舊型的區間車種,車門上沒有顯示所在地,在恍惚中也沒有聽到靠站時的廣播,全然不知搭到何處,也不知道還需要再過幾站才會到達目的地,但是從車站的景象和上下車的人數看來並非大站。

一對父子上車,孩子還小,大約是上幼稚園的年紀。圓滾的腦袋低垂,由他的父親牽著手坐到暗綠色的椅墊上,兩個人都沒有說話,只是牽著彼此的手,一切看起來是何等親暱。

但是親暱關係的想像立刻就破滅了。
繼續閲讀

構造
  他擅長分析與拆解,所有的東西到他的手中,立刻裂解成大小不一的片段,只為了方便他了解每個整體中的細節結構。
  「你愛我嗎?」「你怎麼確定你真的愛我?」「你口中說的愛,和我認知的愛,是一樣的東西嗎?」「除了我,你會不會和其他人有同樣的感覺?」「你確定你愛我?什麼時候愛上的?」
  他對每一個交往過的人都這麼問,試圖確認他們之間的關係是穩定的。
  但是沒有一個人長久地待下來,除了他,還有那散落一地的物件。

婚禮
  在西式的婚禮後,她又舉辦了一場中式的。與前一場前往賀喜的皆是雙方好友不同,這一場只有自家親戚。
  隔著紅色的蓋頭,屋中的一切都是紅艷艷的,相當喜慶。她坐在房中等著迎娶的隊伍,但不知怎的,覺得有些不安。
  吉時已過,新郎卻一直沒出現。
  當她想出門問個清楚時,她聽到媒婆和妹妹的聲音從門外漸次傳來,她直覺地認為是迎親隊伍來了,於是興奮站起。
  「姊,剛剛醫生說,姊夫已經醒了,所以他不會來和妳見面了,還是別再等了吧?但妳一直想風風光光地各辦一場中西式的婚禮,如果妳真的想完成這個願望,看妳要不要當永遠的大姊?而我代替妳,和姊夫--我的現任男友完成妳的願望。」


  他一直從高處掉落,他知道的。但不是現實中的,他也知道的。可以是從某個高樓、某處山中的懸崖、在迷糊中快速行駛中的機車後座、樓梯上、沒闔上的人孔蓋的地下通道……各種各樣的場景落下,然後在肢體猛烈震顫中從床上驚醒,毫髮無傷,無論是現實中或夢境中都是。
  說驚醒並不正確,因為他沒有驚嚇的感覺,只有深刻的寧靜,甚至覺得這樣的掉落讓他發現到自己甚至期待並且興奮於這樣的感受。
  然而,在他上方(或是身後?)有個聲音這樣對他說:
  「我說你啊,下一次可以好好看準要去的人家嗎?不要去了又後悔,你知道把你回收回來、重新包裝、再次投遞是一件很煩人的事嗎?」
Copyright © ◆◇…聆聽風的聲音…◇◆.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