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星之火
  他宣布交往的時候,適逢為期一個月的水星逆行,任何的逆在他的眼中全都是順的。他在所有的社群網站上分享了所有的甜蜜圖文紀錄,讓身邊單身的朋友又羨又恨--羨的是他身邊有人,恨的是自己身邊無人還電腦壞掉檔案無備份。
  愛得濃烈、愛得激盪,金星火星同時閃爍,水星任何的倒行逆施完全與他無干。
  一個月過去了,水逆結束,金火碰撞消失,同一時間,他也分手了。
  「噯,不過就是個閃嘛,閃一下,就結束了。」他笑著說,眼尾卻帶著一顆閃亮的水星。

在那一端
  他想結婚了,也可以結婚了,但是他身邊沒有人想。
  於是他在去年新成立的網站上輸入自己的資料,理想對象的條件,並放上一張自己的照片,等待系統的配對通知。
  50%、60%……95%,各種的相性結果傳送到資料夾中,但他總覺得,似乎哪裡不對。對方都的確在某些方面符合他的要求,但是這樣的認識、戀愛與婚姻模式,似乎在哪似曾相識?
  突然,手機響起,是陌生人的交友傳訊,出自他過去常用的程式。已讀,不回。
  「原來要結個婚,也是這樣困難……」深夜裡,他吸足了一口菸,再緩緩吐出,讓自己沉浸在氣味厚重的雲霧中走上未知的紅毯。

漫遊者
柏凱下車後,看著指引標示、憑著不準確的直覺在地下街遊走,直到等不及的文文傳來訊息詢問所在位置後,用極不耐的語氣要他停在原地成為標的,讓文文能夠順利找到他。

「真是的,都走過這麼多次了,為什麼你總是記不起來要怎麼走?」文文抱怨,「就算真的不知道,至少也會看手機的地圖定位吧?再不然也傳個訊息讓我知道你現在究竟在哪裡啊!」

「我真的不會走啊。」而且,就算用手機定位又有什麼用?還不是一樣在地下街中看著代表自己位置的藍點在原地遊蕩,根本看不出來哪邊才是正確的、通往地面的出口。

「你喔,真的什麼都變了,就是不會認路這點沒變……算了,跟著我走!」

跟著文文的步伐穿越過人潮、走上地面,上了隨手攔到的計程車後,他看著窗外的黑夜,看著路燈的白色和橘色的光點混雜著細碎的雨滴變成光流從眼前流逝。
繼續閲讀

邂逅
  你還記得我們剛認識時的場景嗎?不是在咖啡館的那次,那次是第一次見面,但不是第一次的交集。我們真正的交集,是在那天我在手機程式上看到系統傳給我的訊息,不是「你好」、「安安」、「hi」這種的問候,也不是「多高重?」、「找什麼?」這種粗暴的調查,而是告知你將我加入最愛資料夾的罐頭通知,而我才去你那邊看看你是怎樣的人。
  但是在那之前,我就已經注意到我的被觀看紀錄中,你每隔數天就會連到我這邊,但是沒有任何發言、沒有任何訊息,就只是看我--雖然我不知道你這樣看有什麼意思,因為我從來沒有在上頭更新過資料,也未曾傳給你訊息過,就只是看到你每隔一段時日出現在那個被觀看紀錄中,然後消失、接著再次出現。
  有時我會回點過去觀察,然後想,你到底要做什麼呢?每次這樣在方格中來來去去搜尋,不煩嗎?一直到看到你(的系統)傳來的訊息,然後過數天才又看到你的交友問候,我才回應你。
  那就是我們第一次的交集、第一次的認識,然後才有數個月後的見面。多麼神奇,我們竟然能這樣子維持一段關係,沒有因此錯過。
  好想問問你,如果沒有那個系統訊息的開始,我們還會見面嗎?還會交往嗎?

家庭的源頭是什麼?──角田光代《樹屋》
上一期是從灣生還不是「灣生」的日本移民開拓臺灣的角度來談《南方移民村》,那麼這一期,就來討論有相同的移民主題、但是移民地點不同的《樹屋》來討論另一群移民對於故鄉、家庭、以及人際關係的想像。

角田光代利用過去與現在的雙線並行寫作手法,描述在1940年代另一群日本人前往滿洲國(中國東北、內蒙古、華北一帶)開拓的移民者的故事。小說中所描述的藤代家,從祖父的過世讓主角發現到這個家缺少了代表著「根」的家族墓園,進一步思考這個家庭與其他人的不同。而再從小說主角帶著祖母到新京(今中國吉林省長春市)旅行時,經由回憶的方式,描述當時前往中國移民的原因以及在戰後回到日本後的處境。
繼續閲讀

一線天
  他隨著辦公室的退休旅遊團一起前往太魯閣,他一直覺得當地的景色他看過,但他確定過去從來沒有來過此地。
  他忙碌工作,從沒有休息,也未曾帶著家人外出旅遊。只有在過年過節時,回到南部的故鄉,那也是他最遠的旅行。
  但當地的熟悉感從何而來?他不知道。
  他抬起頭,望向頭頂兩邊山壁夾縫中微露出一線的光,一陣風從底部流竄而上,吹翻了他的帽子,也讓他想起來這熟悉感是從何而來,因為六十年前他就是這樣穿破那道縫隙來到這個世界上的。

柚多香
從站牌「金閣寺道」下車時,公車上已無幾位乘客。

事實上,太陽幾乎落下、天空已從橘紅色逐漸變成暗沉寶藍色的此刻,周邊已無遊客經過,與日間人聲嘈雜的情狀相較,此時的金閣寺周邊只有幾盞街燈亮著,幽靜得令人畏懼。

之所以在此處下車,是由於早上從青年旅館出發時,並未預訂晚餐,只能在外頭用完餐再回旅館休息。而行前在手機記事本中記錄的幾個用餐地點中,金閣寺附近有一間旅遊導覽推薦的京料理店,因此便決定在結束北區和上京區的行程後前往用餐。

但是配合著手機的指示,在四個公車站牌之間來回走了數遍仍然沒有看到店的蹤跡。雖然路上也經過了幾間料理店,而且沒有必須在這家店用餐的理由──因為用的是公車一日券,大可再搭回鬧區覓食,或是在經過的店家中挑一間用餐。但不知怎地,就是想要找到這間店,只為了它有趣的店名。
繼續閲讀

教室
  下課鐘響,學生快速地奔向他們的體育課。他一邊整理講桌上的課本和教具,一邊喝水滋潤乾燥的喉嚨。後方的觀課者也逐一散去,只有一個留下。
  在鐘響前、他準備離開時,那位前輩向他走來,說:「看了你的教學方式,我想跟你提一點建議……」
  「請說?」
  「你真的覺得,設計這麼多問題給學生回答是好的嗎?你真的覺得他們有學到東西嗎?而且,你不覺得這樣的方式很浪費時間嗎?我覺得我們應該要用更有效率的方式教學,而不是這種玩遊戲的方式--噢,我不是說你的教學方式是在玩遊戲,我的意思是,我們應該用更有組織的方法講授、讓權力回到我們身上,而不是用這種,呃,翻轉教室的方式,才能讓每一個孩子都變成菁英,不是嗎?」
  「但你不覺得孩子們都回答得很好嗎?給的答案都超出我--我們的想像,而且很有創意,也讓我們可想到答案的多樣性。不覺得他們這樣的回答反而會創造出更多個方面的人才嗎?」
  「是沒有錯,但是……你知道的,我們畢竟還是升學的學校啊,你這樣的作法,難保不會有家長說話啊……所以我覺得還是應該傳統一點的好,畢竟這東西太新了,不是每個人都可以接受啊。」
  「嗯,不過我想這不是創新和傳統的問題,而是我們的心態問題。只要是對孩子們有幫助的,我們都該嘗試看看啊,對吧?」
  「噯……算了算了,反正是你的學生,你覺得好就好了。年輕真好啊……真好真好。」
  鐘響了,上課了。
Copyright © ◆◇…聆聽風的聲音…◇◆.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