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白晝──林剪雲《暗夜裡的女人》
炎陽高照的南國,也有寒冷的黑夜,一如書中描繪的恆春傳奇。

《暗夜裡的女人》以女性生命故事作為小說主線,敘述女性強忍在情感與家庭中的苦痛,也經由這些椎心刻骨的苦痛,串連起書中所有女性在生命中不同的黑暗面、以及在黑暗中尋求得到光明的方法。
繼續閲讀

  他沒有遺忘,養鳥的習慣是來自於他的初戀女友--她的工作沒有太多時間可以遛狗、清貓砂、清洗魚缸,唯一可行的,就是養幾隻毛色鮮艷、叫聲清脆的鳥,而且最主要的理由是,只要在差不多的時間添補飼料、換下權充廁所的報紙即可,既省下打點的時間,也愉悅耳目。
  就像他、也像她,日日在一爿小屋中未生活忙碌著,忘了世界的廣大,也忘了身邊還有另一個存在。
  偶爾,他們也會有想要出外的時候,但是經濟上、時間上、還有體力上均不允許,「欸,我們這個長假要做什麼呢?」「不知道呢,在家休息吧?我好累……」
  是啊,好累好累,累到連睜開眼睛、看看外頭射進來的陽光的力氣都沒有了。
  然而鳥兒日日叫著。但他們聽著,補充水和飼料,就又回到房間休息。
  似乎是察覺到了自己的危機,一天,鐵籠的門鉤沒有掛好,撬開門鉤、就飛出去了。而初戀女友發現,和他大吵了一架,抱著那個鳥去籠空、只剩下殘存的幾片羽毛以及飼料糞便殘渣的生鏽鐵籠跑出房間,一去不回。
  只剩下他孤獨一人,停留在狹小的房間中喘息著。

羽根
  雨停後,他瞥見了草地濕褥的泥濘中有樣突兀的白色物件,他湊近一看,是根沾染了褐色泥土的白色羽毛,讓他想起了那一年,他曾經飼養過的白文鳥與八哥。
  牠們每天鳴叫著,讓在家工作的他幾乎無法專心精神、集中靈感,以準時繳交廠商要求的稿件。於是將音響開到最大。
  就像為了回應他,牠們也不停地扯嗓大喊,就像是在呼喚那些過去已經消逝的日子,但他不願意想起,於是再將隔音玻璃拉上,阻絕所有的聲音,然後關掉音響,讓他可以在寧靜中思考。
  思考了一星期,順利在最後一刻交件,卻也彈盡糧絕。他走出房間,意外覺得房間是如此地安靜,近乎死寂。
  拉開隔音玻璃,才發現到,鳥籠門口不知為何是開啟著的,而裡面空無一物--除了幾根凌亂的羽毛。
  「都不在了,所有的東西,都不在了。」他狂亂地抓著頭髮,說:「為什麼要這樣對我?我就只是想靜靜工作而已啊……」
Copyright © ◆◇…聆聽風的聲音…◇◆.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