弒神
  「從很久以前開始,我們的先祖對這座山便一直抱持著敬意,山林中的一切就是我們的守護神,也是我們的家人,保護著我們、讓我們能夠安心生活。」解說員帶著一群遊客,在蜿蜒的山路中用著迷茫的聲音導覽著。專注的神情環視著遊客與原生叢林,似乎隨時會激動地落下淚來。
  草叢中一陣些微的窸窣,一條有著深淺茶色三角形交錯的蛇緩緩鑽過,驚動眾人。
  小孩嚎哭、成人按耐著恐懼安撫,但仍難以掩蓋林間的騷動。
  解說員以利索的手腳制服蠕動的軀體,丟入山溝。
  「沒事了沒事了,雖然這一切都是我們的神,」他左手握長棍、右手持短刀,笑著說,「但是只要對你們有任何的危險,不管是什麼,我都會為你們排除。」

獎狀
  人生來彷彿就是為了比較一樣,不管是做了什麼,都會被其他人拿來相比。和兄弟姊妹比、和隔壁鄰居的小孩比、和父母同事的孩子比……比到了最後,好像沒有人可以拿來比了,但,「你怎麼成績沒有上一次好?」
  至於比的東西,雖不能說是千奇百怪,但花樣確實不少,在此就不羅列了。
  母親是個很喜歡收集具有紀念意義的東西,家中有許多東西都是屬於這種如同嚙咬、舔舐了千萬遍,早已吸不出一絲肉香的雞肋,卻仍捨不得丟棄,「誰知道以後用不用得著呢?」她說。
繼續閲讀

婚祭
1
  在即將滿三十歲的那一刻,小海決定步入禮堂。
  婚禮就在一個月後,小海生日的那天。這個決定,快得讓人驚訝,迅速地令所有收到這個消息的朋友不知所措。當然,就連他自己也在受驚的名單內。
  「從來沒有看過、甚至聽說過他有對象,怎麼突然……?」
  「你問我?我又不是他肚子裡的蛔蟲。」
  群組內的留言風暴四起,肆虐於各種通訊軟體中,但沒有一個人有答案。包括小海肚子裡的蛔蟲蟯蟲精蟲。
  但也或許只有精蟲是知情的。原不是他的,只是個寄宿在他腹腔中的過客,但即將成為永久住戶,並發展出一段生命,就算他現在不會、將來亦不可能真正落地。
  那只是一種出於急迫的、曖昧的、浪漫的、縹緲的幻想。
繼續閲讀
Copyright © ◆◇…聆聽風的聲音…◇◆.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