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中鳥
  身邊的遊客吱吱喳喳地說著話,討論接下來要去哪、要怎麼拍照,而他獨自一人,拿著相機穿梭其中,靜靜地看著山,並不時地抓準時機為景點留下照片。
  烈日下,他站在湖邊感受著風吹拂而來的清涼、濕潤的氣息。而風,吹過如鏡一般的清澈湖面,激起絲絲的波紋,擾動著鏡像。
  鏡像中的塔頂,兀自站著金箔鋪身的鳥,在日光下閃爍著光輝,並與遠方的灰鳥對望。
  在遊客散去後,他依然站在湖邊,靜靜地看著、等著。
  他在等什麼?沒人知道,也不會有人詢問,因為這是他自己的獨身之旅。
  「呀!呀!」突然一聲鳥鳴伴著烏黑的身影劃過湖面,讓他從寧靜的沉思中驚醒。於是他站起身,繼續往深處走去。
  「遊客們應該都快離開了吧?」他喃喃自語。「真是的,不管什麼時候,這裡的人總是這麼多……」
  遊客的確散了許多,只留下零星的一些人在拍照。而他仍在一旁看著、等著,並緩步前進,因為他討厭接觸人群。
  但是在山中,似乎有什麼觸動了他心中的開關。
  當晚,他作了個夢。黑鳥在湖畔飛翔,停在高塔頂,而他似乎坐在紅傘所蓋、紅布所鋪的一處庭園前。在月光下,紅光中透著銀白清冷的光。
  遠方傳來了湖水的擾動聲,金色的光似乎飛躍而起,環繞在塔頂的金鳥飛行。他看著金光,背後的兩胛也有些騷動,彷彿什麼將要張開。
  但他不畏懼,一任感覺而行、順風而起,最後停在水面上。
  「你……也想飛行嗎?」他問,但沒有回音。
  金色的光回到水中,與他對望。就像是自己看著被鏡中的世界囚禁、被世俗的一切桎梏的自己,讓他輕盈的軀體被拉入深黑的湖水中,無法喘息,就像那塔頂的金鳥一般,年年歲歲獨自站立。
  他驚醒了。醒的不只是夢,還有過往的一切壓力。
  他想擺脫一切,讓自己能夠順著心願,跳脫出水面靈動的自由飛翔,並與過去靜止的自己對望,同時拋下他,拋下那永遠孤獨佇足、對湖自照的自己。
  「原來,我的肩膀是如此沉重,以前從沒發現呢……」他按著微微發痛的肩頭,感嘆著。
  現在依然是深夜,而遠方,仍傳來幾聲鳥鳴。
  那是早上在湖畔見到的、黑鳥的同伴。

年齡
  她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向公司請假,幾個星期後又會出現在作崗位上,從來沒人知道她請假是去了哪裡,做了什麼。
  偶爾有些好奇的同事問起,她秀麗的臉上總是浮起淡淡的笑容,輕輕地說:「沒什麼,只是去做身體檢查而已。」
  「身體檢查?妳的身體有哪邊不舒服嗎?」同事好奇地問。
  「不要緊的,只是一些不礙事的老毛病而已。」休息時間很短,因此話題總是如此作結,讓眾人永遠縱使好奇,卻也不知道該如何問下去。
  這樣的日子,過了許多年。有些同事也調離了公司,當然,也有些新血加入。
  一天早晨,她經過總機櫃檯時,看到一個老警衛對她打招呼,她也禮貌地回禮。
  「咦?妳不是……?」老警衛好奇地望著她。
  「呃?我們認識嗎?」她滴溜地眼神一轉,彷彿會意了什麼,於是把食指輕輕放在唇上,示意警衛什麼都別說,轉身走進電梯。
  警衛看著她離去的背影,搖搖頭,輕輕地嘆了口氣。
  「想不到過了這麼多年,她還是和當年一樣,那麼完美……」
  真的,過了三十多年,完全沒變。
Copyright © ◆◇…聆聽風的聲音…◇◆.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