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雪
  無法掙脫的背叛衍生
  CP:路夕(應該吧)
繼續閲讀

牢籠
  人們以五、六人為單位,在廣場上圍出許多的圓圈。他們並不移動、亦不隨著遠處傳來的音樂手舞足蹈,只是冷眼看著在圓圈中心的人。
  「這就是你的監牢,你就在這裡思考你所犯下的罪,並且懺悔吧!」
  「你不用想逃走,因為我們的意志是鐵、肢體是鋼,不論你如何掙扎都是出不去的!」
  「你的罪,是不可能被赦免的--永不可能!因為你違背了神的意旨、違背了良好的社會傳統!」
  裏頭的人,有號哭的、有吶喊的、有想突圍的。但這些人勢單力寡,完全不能突破重圍,就連聲音也被這團團圍繞著他們的人的喉嚨深處的聲聲訔罵所掩蓋,只能聽見破碎的字句。
  「我們……放了我!」
  「相愛又……罪惡!」
  「我們到底犯了什麼錯!」
  隨著在其中的人的掙扎,讓在外圍的圓圈不斷緊縮,壓制著意欲脫離的力量,令人窒息。
  在烈日之下,有人忍受不了高溫,在壓迫中昏了過去。但圓圈的力道,卻未因此放鬆。

  日落月升,圓圈之內的人化成乾枯的、毛色灰暗的鳥;其外圍繞者,他們的肢體化成盤繞糾纏的鐵網、漆黑的鋼骨,並在落日時分的橘紅色光中,沁出深褐的血色。籠上延展出巨大的黑翼,覆蓋著頹敗的鳥屍。
  在遠方的高空,傳來悠遠、凝重、且冷漠的詛咒--

  愛沒有罪,有罪的是,你們那汙穢的愛。不被我輩所接受與祝福的,異類的畸戀。

序曲‧祝願
  如果獲得幸福是一場夢,追求幸福是生命的本能,那麼,希望所有的人以及一切眾生,都能夠依循著自己的本能,在夢境中得到屬於自己的、旁人奪不走的幸福。
繼續閲讀

四季消逝
  一朵粉紅色的花瓣凋零了,一片綠色的樹葉從枝幹上緩慢飄落,褐色的逑果在深黑色的柏油路上滾動著,接著被踩碎。
  彷彿在一夕之間,天空變得灰暗無光,植物頹敗、動物噤聲,留下的,只有熙攘的來車與行人。在他們眼中,這一切的變化彷彿都無關緊要,縱使空氣凝滯、氣溫持平,對他們來說,毫無意義、也沒有太多的變化。有意義的,是該如何讓自己「活下去」,至於變化,則是指房產與存摺內的數字變動了。
  他們努力工作著,彷彿活在這個世界上的目的就是如此。除了工作,這個世界並沒有任何聲音,因為聲音會干擾思考。但儘管如此,他們也不搶奪、不爭吵,因為這些都是多餘的,也同時讓這個世界依然維持著和諧--輕推即毀的和諧。
  沒有任何聲音、溫度變化。世界的景觀是灰色的,由灰撲撲的高聳建物組成,再由白茫茫的細碎粉塵籠罩。但並沒有人注意到,也不會有人在乎,不管是現在、還是未來都一樣。
  色彩消逝了,留下的全是無色彩的階層變化。而在數百、數千年前,人們管這叫作「灰階」,現在的稱呼不明,因為那不是重點。因為不管是什麼消失了,只要能夠維持著他們覺得舒適的溫度,以及製造能夠填飽肚子的化成營養素,讓他們能夠活著,這才是最大的意義。
Copyright © ◆◇…聆聽風的聲音…◇◆.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