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間迷走
  當Y叫醒我時,我這才發覺,我竟趴在涼亭的欄杆上睡著了。大概是前一晚沒睡好,再加上前陣子忙著教師甄試,而忽略了運動,造成體力短時間內衰退,不過走了三公里的路程,就已累得無法再繼續往上走。我睜開朦朧的雙眼,卻看見Y湊近的大臉,「沒事吧?」

  我搖頭。雖然仍有些疲憊,但是腳底的灼熱感已經消退不少。「沒問題的,我還可以繼續走。」Y似乎仍有些懷疑。

  「真沒想到你就在這裡睡著了,若不是隊長發覺你沒跟上,你恐怕真的會睡到天亮呢。」Y抱怨著。我和Y是同個社團的同學,今天晚上,因為有幾個團體在溪頭的山區有表演,所以才結伴過來欣賞的。一開始,確實是很興奮,於是有人提議步行到表演的場地,於是,在中午用過餐後,就先走到晚上居住的小木屋放置行李,再折回表演的場地。只是這天飄著小雨,涼爽的空氣夾雜著森林的香氣鋪面而來,讓人精神完全放鬆,平日所受的壓力都吹散了,整個心靈輕飄飄地、似乎不帶有任何重量,於是在表演結束、返回小木屋時,因為腳太過疲憊,坐在涼亭中稍作休息時,靠著欄杆不知不覺就睡著了。

  「大概是太放鬆了吧。」我揉揉眼睛,扶著柱子才能讓麻木的雙腿勉強站起。「我的腳有些麻了,你先走吧,我隨後就跟上。」

  「這怎麼行?現在天已經黑了,要是不結伴同行是很危險的,而且這裡很容易起霧,若是你走錯路了,那要怎麼辦呢?」Y拿出手機,向隊長說已經找到我,便把我的手臂拉到他的肩上,慢慢地走回山頂的小木屋。「他們已經要開始煮泡麵了,就剩我們兩個沒到,只是,這段路恐怕要走一小時吧。」

  我倚靠著Y的身體,緩慢地走在潮濕的山路上。清爽冰涼的空氣伴隨著薄霧輕柔優雅地籠罩在我們身邊,彷彿要為山中的一切蓋上一床涼被。這夜,可說是死寂,沒有蟲鳴、沒有鳥叫,一切是那麼地幽靜,彷彿在這座黑暗的山中,只有我和Y是醒著的,其他的全都睡了──只是現在不過才九點。走著走著,眼皮又逐漸沉重了,眼前的一切不僅僅是被霧罩著,就連黑暗也遮蔽了視線,眼前唯一勉強能見的,就是Y的手電筒橘黃色的光輝。

  萬籟俱靜,一種無以名之的寂寞和哀傷襲上心頭,一顆水珠從臉頰滑落,是水氣凝結成水的吧?我看著Y,卻只能朦朧地看見他的輪廓,他一句話也沒說,這種空虛與寂寞,在這座濕冷的山中完全擊潰了我疲憊的心靈,我顫抖著,兩行眼淚混雜著水珠滑落。
繼續閲讀
Copyright © ◆◇…聆聽風的聲音…◇◆.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