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中草
  男人側躺在罩著灰白粗紗布製的深褐色沙發上,左手刷著智慧型手機,右手點閱著畫面不停跳動的交友聊天室。「寂寞的夜晚,17506028」是他的顯示名稱。
  有時有人傳訊息給他,他會忽視,又或是再把畫面往上拉,看看是否有所遺漏,為的就是希望能夠從這些文字與照片中,求得一夜半刻的歡愉。但大多數的時候是落空的。
  偶爾會有些談得來,且又看得順眼的人和他結交,但這些人、這段感情卻不持久--少則半日,多則月餘。他從不挽回這些人,或許該說,他絲毫不在意這些人,縱使有人希望能夠再深交,但他卻總是冷淡處理。
  所有的事情全發生在那張陳舊的沙發上,包括性愛。每個夜晚他總是讓慾望恣意膨脹、充盈每個細胞,直到脹破在粗紡紗布的椅罩上,瀰漫在室內的每一處,餵養他分裂出來的生命。
  這些生命在某個滿月的夜長出深綠、橄欖色的芽,其中帶著粉灰色的斑點,芽根糾葛著,競爭著下一個夜晚的乳汁。有些已然長成的,纏繞在男人的軀幹上,伸入下體的孔隙中,吸取著更多的養分。但男人並不畏懼,只是撥開,而後每個晚上或獨自、或與人交歡,並且噴射出更多的生命之實,滋潤著長出兩瓣扁圓形肉質部的芽。
  這樣的日子年復一年,他的身軀也日益蒼老,但其精神依舊旺盛,如同那些茂盛的、無葉卻長滿軟刺的扁圓肉質部的芽。
  佈滿沙發上的芽依舊競食著乳汁,直到根撐破了沙發、刺穿了房間斑駁的牆。在下一個新月的日子,他把沙發棄置,把叢生的芽分送給這個世界,再購入下一座沙發當作他的溫床,用以培植繁衍妖異的生命,並且啃食著他在網路上覓得的獵物。

嗜血花
  她身上總有著特殊的香氣,讓身邊所有的人為之著迷,且不分男女--男的對之熱情追求,女的則欲了解她的迷人之處,以及時尚風格,尤其特別想知道是何種香水。
  「我沒有搽香水喔,因為那些香精的味道太複雜了,聞了多不舒服--如果真的要說,就只有純玫瑰精油做的保濕精華液吧。」
  玫瑰嗎?說起來也有點像,但細細聞來,仍是有點不同……是種混著難以形容的味道,神秘而又危險。縱然她的形象純潔沉靜,一點也看不出其危險之處。
  一個月後,她和一個作家陷入熱戀。聚會時,總會看到她帶著作家甜蜜地出現在席間。標準才子佳人的組合。應該相當幸福吧?眾人都這麼想。而她,也不隱晦地表現出她的喜悅。
  她的香味又更濃烈了,人也變得更美了。淡色的嘴唇,變成瑩潤的珊瑚粉色,和她纖白的肌膚兩相輝映。
  作家擁著她的肩,笑著,笑得極為含蓄,如同多數善於文字表達的人,不善於言辭。而作家的動作卻不經意地露出領口下和手腕上的幾塊紅褐、青紫的斑。
  「咦?你受傷了?」
  「嗯?沒……喔,對啊,前幾天不小心撞到的。」
  撞到的?「可是看起來真像……你知道的,草莓。如果你不說,還真會讓人誤會呢,對吧?」
  作家笑著點頭,瘦削蒼白的臉露出一絲羞赧。
  三個月後,朋友間的聚會已不見作家的身影,而她,也什麼都沒說,依然過著如同以往單身的日子,看不出他們之間發生了什麼事,只是她的光芒比在死會時稍微淡了些。直到某天,在文學電子報上傳出了作家憂鬱症與精神錯亂自殺身亡的消息,同時也由他的經理人推出他的遺作《血魔》,介紹與封面設計完全不同於他以往溫柔敦厚的風格。隔天,水果報上發現作家名下的財產全然掏空,據傳是投資失敗。
  「嗯,就是這樣啊,你們知道的,個性不合。」她淡然地說。「只好再等下一段感情出現了吧?還是說,我根本不適合談戀愛?」
  她眨了眨雙眼,卷翹而長的睫毛翩然舞動,令人神迷。
Copyright © ◆◇…聆聽風的聲音…◇◆.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