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折子為全本,析勇將之情性──臺灣京崑劇團《良將與惡魔:雙面吳起》
  自清代各種地方劇種的興盛發展以來,產生了「花雅之爭」,而崑曲與其他情感激越的劇種相較,其水磨調長於細膩抒情的特性則被視為雅正的陽春白雪,加之崑劇大抵皆以生旦為主腳,搬演悲歡離合之情,其他腳色行當則多成為陪襯,僅有少部分折子戲會以非生旦之腳色為主角。此種演出情形,於現代亦然,無論是傳統劇目或是新編劇目,在現代舞臺上搬演的大型製作中,依然多為生旦戲。然此次臺灣京崑劇團以《良將與惡魔:雙面吳起》首開其先,將淨腳作為主腳外,可說是崑劇演出的一大突破與創新。
繼續閲讀

遷移與追尋的神話敘事──拾念劇集《大神魃‧世界之夢》
  中國上古神話雖斷簡殘編,但當中的奇幻敘事,總令閱讀者深陷其中,彷彿在這樣的想像世界裡,可以讓精神得到自由無羈的奔馳。但是這些上古神話除了想像,還可以帶給身處現代的人們什麼?若依編劇李易修所說,此劇是為了「在宇宙間失去座標的人類心靈而做」,這些「神明的故事就是人類的故事」,那麼在《大神魃‧世界之夢》中,以旱魃為中心的眾神自述,或可視為世間眾人的話語。
繼續閲讀

現代日常的神話解構與重建──莎士比亞的妹妹們的劇團《餐桌上的神話學》
  「神話」對於現代人來說,究竟有著何種意義?是遙遠且古老的故事?還是不可思議的幻想總稱?而這些內容,對於現代人的生活,又能夠發揮何種作用?這些疑問,在《餐桌上的神話學》中,經由Mary Zimmerman對荷馬史詩《奧德賽》的改編劇作的再詮釋上,可以取得解答。
繼續閲讀

從宮鬥、公案到親情表述──臺灣豫劇團《龍袍》
  「貍貓換太子」的宋代宮廷故事情節,向來為民間廣泛流傳,且為小說與戲曲的取材對象。在《宋史》的基礎上,敷演為公案小說《龍圖公案‧桑林鎮》之斷李妃冤案一事、《三俠五義》則將之擴展為完整的宮鬥始末,戲曲則有《抱妝盒》、《金丸記》、《正昭陽》、《打龍袍》、《斷太后》等,雖然著重的情節內容不一,但皆環繞在宋仁宗出生時,劉妃與李宸妃之間的權力傾軋上,並逐步整合發展為現今所知的「貍貓換太子」的情節。且此故事亦為傳統戲曲中,無論何劇種,皆膾炙人口的宋代軼聞,至今仍不斷成為搬演對象。
繼續閲讀

記憶的開箱──同黨劇團《時光の手箱:我的阿爸和卡桑》
  由於歷史研究開始從國族整體的大敘事,轉向為關注個人家庭的小敘事,也連帶使文學與劇本創作開始關注這些在大敘事中被掩蓋的小敘事,讓整體歷史與文化的變遷當中,可以更貼近常民的生活,也讓那些在史傳中不易被訴說的事件與人物情感得以有被看見的機會。此種創作現象之於臺灣,則可以看見近代史的變遷與身處於其中的人的生活樣態,讓臺灣史在文學與劇場中得以補足研究與史料的空缺。
繼續閲讀
Copyright © ◆◇…聆聽風的聲音…◇◆.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