串起作家與讀者的手──封德屏《我們種字,你收書》
  在這個專欄中,介紹了許多本與台灣、與屏東相關的文學作品,只是在這些文學作品誕生的過程中,在作家與作品的背後,還有一群人默默地運作著,幫助作家創作、留下作品在台灣文壇的歷史記憶,讓台灣現代文學的發展軌跡能夠留下明顯的印記,不至於隨著作品的絕版、作家的逝世而完全被遺忘。
繼續閲讀

在日常生活的路上找到「我」──一青妙《我的箱子》
  在今年五月時,從《日本媽媽的臺菜物語》來看一青妙如何經過家常料理的味覺記憶重新建立起自己和母親的關係,或許有人會想:這樣跨國婚姻組成的家庭,那父親的身影究竟在哪裡?──關於這個問題,則被記錄在《我的箱子》中,因為將要改建住處,無意中發現一直由母親保管的木箱,箱子中則記錄了關於自己、還有雙親的信件與日記,讓作者開始面對自己和身為台灣望族‧基隆顏家後人的父親、以及父方親族的關係,並且看見自己與台灣的關係。
繼續閲讀

日常成長瑣事的不平常──林達陽《青春瑣事之樹》
  成長的所有片段,通常在當下只會覺得那是尋常生活,但是在未來的某天回過頭來重新檢視這些已經過去的「當下」時,往往會察覺這些事情並不是那麼平常,因為當經歷過這些記憶時,身體的某些部份會深刻地銘刻下相關經驗的感受,並且在特定的時刻回憶起、甚至影響接下來的選擇。這些日常瑣事的作用,就像文學評論者所說的「越是看來家常熟悉的事物,越是容易產生聳然失常的感覺」,日常和失常之間的游移,就是一種對生命的敏銳感受與體悟。
繼續閲讀

戰爭歷史中的台灣人身影──王瓊玲《待宵花》
  台灣近代史的大小事件眾多,在這些事件中,消逝的生命不在少數,但是並非每個經歷過這些重大事件的生命都有得到被強大討論的機會,造成這樣的原因很多、也很複雜,很多真相至今雖然在迷霧中看見一線曙光,但仍有分辨不清的疑團。這些疑團可以是「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事件?」「為什麼我(和我的家人)會捲入這些事情中?」「我們到底還有什麼是不知道的?」……這些聲音一直存在著,有些逐漸被得到重視,有些則因為缺少聲量而被忽視,但這些聲音,都是在台灣真切地提出對自己、對社會疑問,也因為有這些聲音,才能夠從歷史當中找到存在過的證明、與為何必須經歷的理由。
繼續閲讀

認同的回家之路──利格拉樂‧阿烏《祖靈遺忘的孩子》
  或許是作品曾被選入課本教材的緣故,利格拉樂‧阿烏(Liglav A-wu)一直是文壇中最常被「定位」、也是眾多讀者當中最有印象的「原住民女作家」。在「原住民」與「女」作家兩種標籤下,清楚標示出她在文壇創作的身分與認同,也便於被讀者指認。雖然在選文中,〈紅嘴巴的vuvu〉和〈男人橋〉兩篇文章向來是首選,也讓正在接受教育的讀者當中可以看見原住民社群當中的不同文化現象與性別權力的展現,將女性構築出自我的社群、與男性守衛家園的兩種生命能量呈現在文字當中。
繼續閲讀
Copyright © ◆◇…聆聽風的聲音…◇◆.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