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折子為全本,析勇將之情性──臺灣京崑劇團《良將與惡魔:雙面吳起》
  自清代各種地方劇種的興盛發展以來,產生了「花雅之爭」,而崑曲與其他情感激越的劇種相較,其水磨調長於細膩抒情的特性則被視為雅正的陽春白雪,加之崑劇大抵皆以生旦為主腳,搬演悲歡離合之情,其他腳色行當則多成為陪襯,僅有少部分折子戲會以非生旦之腳色為主角。此種演出情形,於現代亦然,無論是傳統劇目或是新編劇目,在現代舞臺上搬演的大型製作中,依然多為生旦戲。然此次臺灣京崑劇團以《良將與惡魔:雙面吳起》首開其先,將淨腳作為主腳外,可說是崑劇演出的一大突破與創新。
繼續閲讀

認同的回家之路──利格拉樂‧阿烏《祖靈遺忘的孩子》
  或許是作品曾被選入課本教材的緣故,利格拉樂‧阿烏(Liglav A-wu)一直是文壇中最常被「定位」、也是眾多讀者當中最有印象的「原住民女作家」。在「原住民」與「女」作家兩種標籤下,清楚標示出她在文壇創作的身分與認同,也便於被讀者指認。雖然在選文中,〈紅嘴巴的vuvu〉和〈男人橋〉兩篇文章向來是首選,也讓正在接受教育的讀者當中可以看見原住民社群當中的不同文化現象與性別權力的展現,將女性構築出自我的社群、與男性守衛家園的兩種生命能量呈現在文字當中。
繼續閲讀

遷移與追尋的神話敘事──拾念劇集《大神魃‧世界之夢》
  中國上古神話雖斷簡殘編,但當中的奇幻敘事,總令閱讀者深陷其中,彷彿在這樣的想像世界裡,可以讓精神得到自由無羈的奔馳。但是這些上古神話除了想像,還可以帶給身處現代的人們什麼?若依編劇李易修所說,此劇是為了「在宇宙間失去座標的人類心靈而做」,這些「神明的故事就是人類的故事」,那麼在《大神魃‧世界之夢》中,以旱魃為中心的眾神自述,或可視為世間眾人的話語。
繼續閲讀

媽媽的味道和台灣的生活──一青妙《日本媽媽的臺菜物語》
  這篇文章刊出時,應該是五月了,每到這個時間,不管是學校、還是在各類的商店廣告中,應該都開始瀰漫著溫馨的母親節的氣氛,然後在這時,我們才會有那麼一點機會,看看我們身邊最親近、但常常並不是非常了解的媽媽──不管事媽媽的現在、還是過去,因為親近熟悉,所以似乎也就在這種熟悉感中成為理所當然的存在。

  只是應該要怎麼看見媽媽、還有我們的上一輩的故事呢?在一青妙的《日本媽媽的臺菜物語》中,或許給了一個方法:媽媽留下來的信和記錄了三十七到台灣日常料理的食譜、還有自己記憶中的食物味道,從這些有形和無形的東西中,找出媽媽生活過的痕跡,以及自己的成長記憶和「台灣人」和「日本人」的認同感。
繼續閲讀

現代日常的神話解構與重建──莎士比亞的妹妹們的劇團《餐桌上的神話學》
  「神話」對於現代人來說,究竟有著何種意義?是遙遠且古老的故事?還是不可思議的幻想總稱?而這些內容,對於現代人的生活,又能夠發揮何種作用?這些疑問,在《餐桌上的神話學》中,經由Mary Zimmerman對荷馬史詩《奧德賽》的改編劇作的再詮釋上,可以取得解答。
繼續閲讀
Copyright © ◆◇…聆聽風的聲音…◇◆. all rights reserved.